做义工却因兼职被迫辞职

  • 2007年06月19日 15:30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0619b1401.jpg

  北京的鞠女士在一家饭店工作了19年,最近却辞职了。她说,她对自己工作的单位很有感情,自己非常不愿意离开,这次辞职是被单位强迫的。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原因?

  新闻故事

  老员工因“兼职”辞职

  鞠迎迎是北京长城饭店员工,在长城饭店工作了19年,并从一名普通的餐厅服务员成长为一名经理。她甚至还梦想着,有一天能够在这里实现更高更好的人生目标。然而,鞠迎迎说,有一天她的这个梦想被彻底地击碎了。

  鞠迎迎说,前段时间,单位有关部门负责人找到她说“你现在必须辞职,要么我开除你,让你辞职是给你面子”,当时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误,以至于单位要开除她。事后,她才了解到,主要是她在外面上课的一张课程表被单位发现了。

  原来,鞠迎迎以前是长城饭店餐饮部的培训经理,主要负责对员工进行餐饮服务方面的培训。而按照长城饭店的规定,作为单位的职工,是不允许再到外面兼职讲课的。所以,单位才会对她做出如此严厉的处罚。

  长城饭店的代理律师表示,鞠迎迎算是个老职工了,从餐厅服务员做起,做到一个在餐饮管理方面具有一定技能的培训师,那是饭店对她培养的结果,她现在拿着饭店的这些培训材料到外边去做培训,饭店是不能接受的。当然,如果饭店派她去的另当别论。

  “兼职”原是做义工

  违反单位规定,擅自在外面兼职上课,受到单位的处罚,这本应该是无可厚非的。但鞠迎迎说,她去讲课的百年职校非常特殊,是由中国青少年基金会希望工程资助的定点学校。

  这是一个特殊的学校,学生们都是来自于月均收入低于300元钱的农民工家庭的孩子。鞠迎迎说,她是学校的一个义工,不是在兼职,而是在为这所慈善学校义务上课。

  这到底是所什么样的学校呢?记者来到了百年职校。百年职校的校长告诉记者,看到这么多的进城农民工的子女在享受完义务教育之后没有学上,他们就想搭建一个平台,让一些慈善人士来行善事,让这些应该享受教育的农民工子女得到职业教育。

  为了让一些贫困家庭的孩子能够立足社会,2005年在社会各界的捐助下,才成立了这样一所慈善学校,孩子们在这里的学习全部是免费的,而来这所学校任教的老师也全部是义工。鞠迎迎说,也正是在得知学校的背景后,她才决定来这里上课。

  交通费算不算酬金?

  但长城饭店不这么认为,代理律师说,对于百年职校,他没做过了解。不管这是个什么样的学校,单位只判断这个员工做没做这件事,做这件事是什么性质,应该受到什么样的处理。

  长城饭店的代理律师说,他虽然不知道百年职校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但鞠迎迎在外面上课并不是像她所讲的那样是做义工。“我们有证据证明,鞠迎迎在讲课的时候,每小时课时费100元,讲几个小时就给几百元”,所以他们认为,事实上鞠迎迎不是义工,也不是自愿行为。如果她是利用业余时间,哪怕是经过允许的上班时间无偿地去给人做培训,也无可非议。

  可鞠迎迎说,学校给了一些钱不假,但那根本不是上课的报酬。钱是学校给的交通费,所有的老师都有。

  对于双方所争议的每小时100元的所谓报酬问题,记者也向百年职校的校长了解了情况。校长说,来百年职校教课的老师都是义务的,但是他们考虑到老师们来往坐车等费用,所以给每位来百年职校任课的老师100元钱的交通补助费,仅此而已。

  另外,百年职校的校长还向记者介绍,来百年职校做义工的老师,不仅有大学教授,还有跨国公司的老总以及各行业的优秀人才。他们来到这里讲课,主要是想为这些贫困家庭的孩子做点事情,而学校给每位老师每小时100元的交通补助,也仅仅是个象征的意义,绝不是等价的劳动报酬,也不应该因此就否定他们的义工身份。这些老师都是很知名的专家和学者,如果把这100元钱当作讲课酬金的话,那是对这些专家的贬低。因为他们在外单位给别人上一堂课,有的1小时高过万元。

  做义工耽误上班时间?

  而长城饭店方面认为,退一万步说,即使鞠迎迎真是在外面做义工,那也不应该耽误上班的时间,因为他们发现了鞠迎迎违反单位考勤制度的一些记录。代理律师说:“根据我们查实,到目前为止,鞠迎迎还欠饭店不少工时假期,大概是十几个小时,而且事先不请假,事后没有来补假。我们认为这是违反考勤制度的行为。”

  鞠迎迎说,给公益学校上课,她是利用自己的工休时间、倒休时间,长城饭店有非常严格的考勤制度,如果占用工作时间而不履行请假手续,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辞职是受单位强迫

  鞠迎迎还说,事情发生之后,她曾经多次与饭店的管理者进行沟通解释,但一切努力似乎都没有改变饭店的观点。“当天从13点30分到17点40分,饭店方一直在跟我谈,让我辞职,我恳求他们能不能给几天时间再答复,他们说不行,不给答复就不能走。我真的是无奈了,我说了好几次。平日,我是饭店的关爱主训导师,我们的关爱理念就是要我们关心同事、关爱客人、关注生命、关注社区,也是鼓励我们要去做好事儿。但是我做了好事儿,就是由于一个误解,结果现在逼我辞职。”

  鞠迎迎说,她最后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在辞职书上签了字。但是她怎么也想不通,她在长城饭店工作了近20年,按照与饭店签订的劳动合同,要解除合同,只有在她犯了严重过失行为的情况下才可以。自己做义工难道也算是错吗?于是,她又向饭店递交了一份撤销辞职报告的申请,希望饭店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

  饭店方表示,公司已经考虑到鞠迎迎未来的工作、就业等因素,已经做了比较人性化的处理,就是让她自己辞职。事实上,是她自己认识错误,自己在辞职申请书上写下因为个人原因辞职。

  而对于鞠迎迎所说的被迫辞职的说法,饭店方表示更不能接受:“不管怎么样,现在你要举证证明,你受到了什么样的外界压力,受到了什么威胁,甚至暴力或者其他恐吓等,如果不能举证,那只能以这个事实(自己辞职)为准。”

  在采访过程中,鞠迎迎出示了一段录音资料,她说,5月11日,她经历了长达6个小时的被逼辞职的经历,为了今后能够说清一切,她当时用了培训时所用的录音笔把一些单位负责人和她的谈话过程录了下来。

  在这段录音中,记者可以清楚地听到当初的谈话:“到时候你不签这个(辞职书),保卫部可来人把你更衣柜开开,把你的东西都扔出去,把你给轰出去,到时候你脸面可就没了。你还不如签这个呢……反正是要么你辞职,要么就是被辞……“

  谁来保护义工权益?

  目前,鞠迎迎和长城饭店之间的争议仍在进行。而她每天还会翻看工作照,回忆工作时的那段快乐时光。已经不再上班的鞠迎迎仍在给百年职校上课,而百年职校其他的任教义工老师在得知情况后,也谈了他们的看法。有的老师表示,如果仅仅因为鞠老师在这里当了义工就开除,这让人感到很震惊。如果长城饭店积极支持的话,对企业也是一个宣传。有的老师则说,不知道是企业太自私还是社会太自私,把义工和慈善都放在一种口号上,当真正身体力行的时候,可能真的需要付出代价。劳工都有法律保护权益,义工也应该有。

  而百年职校了解到鞠迎迎目前的情况后,为了进一步跟长城饭店解释清楚鞠老师究竟从事的是一项什么性质的工作,也为了更好地说明鞠老师的义工身份,百年职校的校长亲自给长城饭店写了一封感谢信。在这封感谢信中,记者看到了这样的话语:“鞠老师的爱心在孩子们的心中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和对社会的感恩,通过鞠老师,我们看到了你们集团的文化和社会责任感,再次表示衷心的感谢。”

  专家说法

  交通费不能看成劳务费

  张绍刚(央视《今日说法》主持人):什么是志愿者?什么是做义工?我们理解,顾名思义,志愿是无偿的。在这个个案当中,对于义工,我们到底怎么来理解?是不是志愿者?

  左祥琪(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劳动法律研究所所长):

  义工通常义务地、自愿地、无偿地帮助别人做一些事情,它跟志愿者意思差不多。只不过现在的志愿者通常是一种有组织地、自愿地、无偿地为他人或者社会公益提供服务的行为。

  张绍刚:义工就是义务工作,那么收交通费会不会使得义工的性质完全发生改变?

  左祥琪:我认为应该不会。因为作为义工,一个最主要的特点是提供劳动或者工作不收取报酬。但是,他在提供这个劳动的时候,可能要坐车去或者为这个工作提供一些原料之类的东西,这些支出不能让义工负担。交通费是对支出的补偿,不能够把它看成是劳务费。

  传授常识并不侵害单位权益

  张绍刚:鞠女士的单位提出的另一个让她辞职的理由,是说她出去讲的东西是公司特有的知识,是公司在长年工作中积累下来的类似于保护性的知识,而她在没有公司授权的情况下就出去讲,这种行为是对不起公司的行为。这样的理由能不能成立?

  左祥琪:我觉得这要看具体情况。如果说这些东西是企业的商业秘密或者是企业申请的知识产权保护的东西,那么员工拿外边去做,肯定要征得公司的同意。或者说,公司不同意,员工不可以擅自去做。

  但是对于一般的常用知识,我个人觉得不是这个单位特有的或者专有的知识产权。在传授学生的过程当中,鞠迎迎只要不涉及单位的商业秘密,我觉得应该没有问题。

  保护义工法律尚存空白

  张绍刚:现在,我国有没有法律法规专门对义工的权益进行保护?

  左祥琪:我们国家还没有这方面的立法,只不过有些地方在试图制定一些这方面的地方法规。

  张绍刚:您刚才也说到了,目前在法律上并没有明确的条文规定来对志愿者的劳动进行保护。在这样的一个大前提下,如果作为志愿者,我们在做志愿工作的时候和单位发生了类似鞠女士这样的冲突,应该怎么做自我保护?

  左祥琪:如果一个单位要解聘员工,在其解聘完后,员工若认为解聘的对就走。解聘的不对,就去打官司,该赔就得赔,该让员工回来得让员工回来。单位如果非法拘禁员工,不让走,员工就应该报警。员工应该有一个全方位的意识。

  另外,从单位的角度来讲,也应该鼓励这种行为,这毕竟是社会倡导的。做慈善行为可能不光是员工要做,企业也有这样一个社会责任。

  义工通常义务地、自愿地、无偿地帮助别人做一些事情。资料图片

  □央视记者李静李鹏鄢琳

  刘静 整理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