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母11年唤儿去自首

  • 2007年06月25日 09:14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6月23日,雨后初晴。固始县胡族铺镇黄岗村一座坟头前,42岁的黄启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磕几个响头:“爹,儿子听娘的话回来了,儿子来看你了……”

  83岁的楚兰修拄着拐杖,静静地站在儿子黄启华的身旁。11年了,逃亡天涯的儿子终于被自己11年的召唤唤回了家。

  寂静的坟场,纸灰飞扬。这么多年以来,楚兰修老人第一次由衷地觉得心里舒坦。因为黄启华负案逃亡,从1996年起,老人踏破铁鞋,四处寻找儿子以敦促其投案自首。11年中,儿媳负气离家、病痛、丧夫等一个个打击接踵而至,但楚兰修从没有放弃让儿子投案自首的梦。而今,这个梦终于变成了现实,黄启华也在自首3个月后被取保候审,与母亲得以团聚。

  从墓地回到家里,娘儿俩已经平静如初。这个曾经幸福和美的5口之家,老伴去世、儿媳和孙女外出务工,家里只剩下他们母子两人。和记者有过两面之缘的老人打开了话匣子:“儿子回来自首了,也说清楚了,俺不欠政府的,也不欠乡亲的了。”  □首席记者何正权通讯员王锋文图

  血案之后儿子抛妻别子再无音信

  楚兰修是大别山脚下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妇女,善良、勤劳的她养育了6个儿子。早在10年前,6个儿子都相继娶妻生子。

  “儿子们都很孝顺。黄启华是老四,能吃苦、机灵,我更爱一些。”楚兰修说。兄弟几个成家后,楚兰修和老伴黄志发一直与黄启华生活在一起。

  1996年2月27日下午4时许,黄启华的亲戚楚其国在酒后骑自行车返家途中,与同向骑自行车的赵某、马某两人发生争执,马某的亲属郑祖海等人赶来劝止。在外带队修路刚刚返家的黄启华恰好在事发地一亲戚家拜年,见外面有人争吵,就和同桌喝酒的人出来看热闹。见有亲友出来,楚其国反身追打马某的亲属郑祖海等人,而在旁围观的黄启华脸部被人用带刺条的树枝抽了一下。黄启华误以为是站在身后的邻村村民马某所为,恼怒的他与马某打了起来,两股打架人员混战到了一处。搏斗过后,郑祖海倒在了地上,黄启华则离开现场,去其他亲戚家拜年。

  当日晚上,满嘴酒气的黄启华回到家,给母亲说了下午打架的事。生性耿直刚烈的楚兰修不顾身患肾炎的老伴黄志发的劝阻,狠狠训了黄启华一顿,要黄启华第二天到马某家赔礼道歉。

  次日一早,不愿道歉的黄启华担心母亲再次训斥,偷偷跑到了邻县岳父家中。楚兰修只好让极不情愿的大儿子去马某家看看。大儿子回来后,说郑祖海伤得不轻,被送到了当地的卫生院进行手术治疗。楚兰修的心顿时紧了起来,一心想搞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2月29日上午,29岁的郑祖海在卫生院因肠断裂加上救治不及时死亡,楚其国则被固始警方控制。获此消息,楚兰修当即让老伴赶往黄启华的岳父家,她一心要问问儿子到底打没打郑祖海。

  老伴刚离家,村干部和当地的警察就找上门来。楚兰修当时就说:“俺已经让他父亲去他岳父家把他找回来,你们放心,他回来后俺马上就让他去投案自首。”然而,等到第二天天亮,楚兰修也没见到儿子。原来,听说郑祖海死后,因为担心坐牢或者“偿命”,黄启华在返家的途中改变主意逃走了。

  次日,民警再次登门。看到民警不信任的眼神,楚兰修的心碎了。

  民警刚走,她就与老伴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儿子说没打姓郑的,你让他逃,不是害他吗?再说如果是他打的,逃能逃得掉吗?”老伴却认为,对方一死就很难说清楚,送儿子自首就等于把儿子送上绝路,他坚决反对让儿子自首。

  楚兰修估摸儿子可能还会回岳父家,为了挽救儿子,决定亲自走一趟。当日上午,楚兰修徒步10多公里,赶到黄启华的岳父家。听说了楚兰修的来意,亲家夫妻俩的脸立即拉了下来,双方不欢而散。

  当天晚上,楚兰修把另外几个儿子和儿媳召集在一起,叮嘱他们只要知道黄启华的下落,就劝他立即回来投案自首。这个要求,遭到了大部分家庭成员的反对。

  而在此时,当地已经开始传言:“黄启华把人打死后跑了。”

  “俺知道俺的儿子是啥秉性,俺不相信他真会打死人。”楚兰修说,11年里,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找回儿子,搞清真相。

  劝儿自首大义母亲“众叛亲离”

  儿子逃跑后,当地民警不时上门查问黄启华的下落,这让楚兰修十分焦虑。每天晚上临睡时,楚兰修都要扒出黄启华从小到大的照片看,“看一次,哭一次”。

  楚兰修总怀疑家里有人瞒着自己与黄启华联系,只要一听说黄启华在谁家,楚兰修就什么也不顾,当即跑到人家家中,看个究竟。逐渐地,几个儿子和儿媳与她的关系都紧张起来。

  “我这样得罪了很多人,家里人也不满意了。”楚兰修回忆说。几个月后的一天,她与四儿媳(黄启华的妻子)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四儿媳一气之下,带着6岁的小孙女回了娘家。一个好端端的家,濒临解散,楚兰修说不清自己心里有多么酸楚。

  但楚兰修并未因此放弃自己的想法,她告诉邻居说:“只要能找回儿子黄启华,弄清事实的真相,所有的亲人最终都会理解我的。”

  1996年5月18日,黄启华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固始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楚兰修听说后放声大哭,她担心儿子因为外逃,结果会变得越来越糟。但在当年12月5日,同案中被逮捕的刘某被取保候审,回到了家中,这更加坚定了楚兰修找回儿子弄清事实真相,从而为儿子争取从轻处罚的信心和决心。在四处寻找儿子回来投案自首的同时,为了取得死者家人的谅解,楚兰修变卖了家中所有值钱的物品,凑了近4000元给了郑家。

  1998年5月20日,固始县人民法院对郑祖海被故意伤害致死一案宣判:被告人楚其国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相关法律文书并没有显示死者与黄启华之间有直接关系。

  此时,儿子黄启华已经逃亡了2年多,音信皆无。“就是不想父母,他也应该放不下自己8岁的女儿和相伴多年的媳妇呀?”楚兰修说她弄不明白儿子黄启华究竟为什么不给家里一点儿消息。

  而历经这些变故,多病的老伴黄志发身体变得更差。楚其国的判决结果出来后,黄志发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他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强行将儿子带回来去投案自首。

  老两口经过沟通,决定无论如何也要找回儿子。一到春节,老两口就分头到外地务工回来的亲戚朋友家里询问并让人家帮助打探黄启华的消息。

  撇下老伴八旬老人亲自南下寻子

  一晃7年就这么过去了。2005年快过春节的时候,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邻村在广东打工的亲戚一个月前在惠州市一个建筑工地上遇到了黄启华,当时还和慌慌张张的黄启华说了几句话。

  楚兰修当即决定亲自去惠州寻找儿子,劝其投案自首。黄志发也觉得自己年事已高,特别希望能见上儿子最后一面,同意了楚兰修的决定。

  此时,已经80岁的楚兰修因为长期流泪患上了白内障,视力严重下降。两口子除了种地没有其他收入,为了给老伴治病和寻找黄启华,老两口早已家徒四壁,生活都是靠着另外5个儿子接济挺过来的。

  楚兰修将5个儿子召集到老伴的病床前,宣布自己要去广东找黄启华的决定,经济上都不富裕、也担心母亲身体的五兄弟都表示反对。楚兰修老泪纵横,病床上的黄志发也哽咽着,说自己的病不治也要支持老伴南下……五兄弟只好同意。

  带着儿子们凑的2000多元路费,在家过罢农历小年,在大儿子的陪伴下,楚兰修抛下病床上的老伴踏上了南下寻找儿子的路。在惠州市,楚兰修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找到了亲戚描述的碰见儿子的那个地点,可那个建筑工地已经完工,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办公楼。楚兰修带着大儿子拿着黄启华的照片,在这个办公楼附近逢人就问人家是否看到过黄启华。

  “那边准备过春节,热闹啊!我们娘俩举着照片相互搀扶,活像两个乞丐。”楚兰修说。最后母子俩找到了在惠州市打工的老乡,拜托他们一有黄启华的消息就想办法转告。

  转眼大年三十快到了,大儿子劝母亲回家,但楚兰修认为,这是她唯一的也是最后一次寻找儿子黄启华的机会,“不能放弃”。

  老人至今对那一年的大年三十念念不忘。那天下午,楚兰修和大儿子没有再出去找黄启华,而是借宿在一个老乡的工棚里,“俺俩破例买了点卤菜和一小瓶白酒,就算是年夜饭,吃着吃着,想到家乡过年的热闹和躺在病床上的老伴,俺娘俩都哭了……“

  儿子投案11年后母子重得团聚

  进入第二年正月,在惠州市打工的老乡陆续从河南返回,尽管吃住已不是太方便,楚兰修还是坚持带着大儿子继续在惠州寻找儿子。然而,人海茫茫,哪里有黄启华的身影?

  身上带的钱很快要花完了,楚兰修不得不踏上了返程的火车。临行前,她一个一个再三叮嘱几位老

  乡帮助打听儿子的消息,托他们转告儿子:“他爹和他娘希望他早日回去投案自首,他重病的老父亲想见他最后一面……”

  正月初十晚,身心疲惫的楚兰修赶回了老家。5天后,老伴黄志发撒手西去。

  在老伴的葬礼上,抹着眼泪,楚兰修仍不忘记叮嘱乡邻和亲戚,只要有黄启华的消息就一定要转告他赶快回来投案自首,“他父亲没能见到他最后一面,他娘希望能在临终前见他一面”。

  胡族铺镇派出所所长席鹏飞和固始县公安局办理该案件的刑警殷守宝告诉记者,得知楚兰修寻子投案的事迹,他们很感动,几年来,他们也多次登门向楚兰修致谢,帮助老人解开心头的疙瘩。

  2006年11月,逃亡多年的黄启华在东莞市遇到了当年参与打斗并且已被释放多年的刘某,两人一起吃了一顿饭。在饭桌上,黄启华才得知母亲曾经到惠州来找他去投案自首和父亲已经离世的消息。“我心里难受啊,那一刻,我决定回去了。”6月23日,回到家中刚满5天的黄启华说到此处,泪已悄然流下。

  2007年3月初,在惠州市一家制衣厂务工的黄启华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第一次主动打电话给母亲。母子俩在电话中哭成一团。

  黄启华坦言,这11年来,他受够了逃亡的滋味,也多次考虑过投案自首,但因为“担心责任已被全推到了自己头上”,才迟迟没有做出正确决定。

  有了母亲的理解与支持,黄启华坚定了投案自首的决心。3月18日,黄启华与固始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联系,保证自己将以最快的速度赶回老家投案自首。3月19日下午,黄启华再次与母亲联系,表示自己从潢川下火车后想先回老家看望11年没见的母亲,然后再去自首。楚兰修没有同意,她让黄启华“抓紧时间赶到固始县公安局,越快越好”。“11年都忍了,还在乎这几天?不管投案后的结果如何,娘一定会想办法去看你。”楚兰修对儿子说。

  3月20日上午,黄启华到固始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自首,当日下午被逮捕。警方感动于楚兰修的大义之举,特意安排民警对黄启华投案自首进行了全程录像。当日晚10时许,记者随同带着摄像机和录像带的民警,专门赶到楚兰修的家中,让楚兰修提前与儿子“见面”。视力不好的老人,只能隐约看到镜头中黄启华的身影,但已是泪流满面。

  随后的几个月里,固始警方详细调查案情后,黄启华因投案自首表现和参与情节轻微,被取保候审,其网上的“在逃”信息也被撤销。

  6月19日,黄启华回到了阔别11年的老家,与母亲楚兰修11年来首次团聚,母子相拥而泣。

  6月23日,记者再次见到楚兰修,老人已经十分平静了。健谈的她对记者说:“我的心愿满足了,以后就安心养老了。”

  完成人生重大转变的黄启华,对白发老娘更加满怀敬爱与感激。他说:“等我的事情彻底了结了我就出门务工,多挣钱,好好给娘养老。”

  11年后,儿子自首,母子俩重新团聚,楚兰修说自己可以安心养老了。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