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钢公交乱局调查与求解

  • 2007年06月28日 09:04
  • 来源:东方今报
  • 记者 杨桐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从去年开始,舞钢市的130辆出租车车主就不断向相关部门申诉,要求取缔该市的小公交。

  这些小公交,都是由面包车改装的,2002年受舞钢市公交公司“招安”后摇身变成“钢城小公交”,在给公交公司上交一定数额的管理费用后开始从事公交营运,但营运客车所需要的手续一概没有。

  小公交的出现给该市的出租车和大公交带来了很大的冲击,的哥和大公交司机牢骚满腹。而小公交的司机也有不满,他们向公交公司上交不菲的费用,却始终摘不掉“黑车”的帽子,而当地的“大公交”其实相当一部分也没有营运手续,市场呼唤公平竞争。

  各方利益纠葛之下,舞钢公交乱局的症结从何而来又该如何解开?记者展开了调查。

  【的哥诉苦】他们那都是非法营运

  6月26日下午4时,舞钢市区37℃的高温,出租车内没开空调,司机老吴额头上的汗珠不停地滚落,他的衣衫已经湿透。“兄弟,体谅点吧,空调坏了。”老吴说。深入交谈之后,他才道出了实情,“实际上空调没坏,但开着太费油”。

  老吴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他的出租车一天一夜能拉两百元钱左右,由于两班倒,雇司机的费用是每天30元,油钱得120元左右,加上其他费用的开支,能挣到手里的钱实在太少了。“钱越来越不好挣了。”舞钢的多位的哥都这样诉苦。在舞钢,共有130辆出租车,分属于“闯新”和“舞联”两家出租车公司。据他们讲,生意之所以不好做是因为经营秩序太混乱。

  的哥老张说,舞钢是个只有10多万城镇人口(总人口为32万人)的县级市,城区内有1路、2路公交30辆,面包车改装的小公交20辆,加上难以计数的黑出租和三轮车也拉客营运,有正规手续的出租车生存越来越艰难了。

  在所有的竞争对手中,出租车司机对小公交的意见最大,因为这些小公交都是由面包车改装的,核载7人,而从2003年开始,全国范围的公交车治理活动已经不允许16座以下的车辆再从事城市公交营运,这意味着20辆小公交无一例外都在从事非法营运。

  小公交何以引起的哥们如此不满?

  【记者目击】小公交招手停生意火爆

  26日上午8时30分,舞钢市石漫滩水库河堤旁的湖滨大道上,写有“钢城小公交”字样的面包车往返不断。

  这里是小公交的始发站,当地人都叫寺坡站,是舞钢城区的一个繁华地段。小公交清一色黄顶蓝身,停靠后立即有乘客一拥而上,不需停留就能满载而归,一旁等客的出租车则无人问津。

  舞钢人选择小公交而不愿坐出租车的一个原因是票价便宜,坐小公交的票价是1元钱,而从寺坡坐出租到武功,车费则需要12元。

  记者上了一辆小公交,这是一辆新的一汽佳宝面包车,除司机外,车内共有6个座位,车上放着两个板凳,最后挤上车的一位乘客半弓着身子立在了车厢内,这辆核载7人的面包车拉了整整10个人。

  从寺坡到终点站武功乡也就10多分钟的路程,乘客说声“下车”司机就立即停车,路上有人招手也随时停靠,这种“招手即停”的小公交很受当地人的欢迎。

  小公交的行驶路线和1路、2路大公交的路线基本一致,由于小公交有招手即停的优势,所以尽管票价相同,小公交人员爆满生意火爆,大公交上的乘客则是稀稀落落。

  一位小公交司机告诉记者,开小公交一天能卖300多元钱的票,除去支出,一个月能赚3000元左右。而一辆出租车每个月的净利润只有不到2000元。

  那么,舞钢的小公交是怎么产生的?它们姓公还是姓私?

  【身世调查】小公交姓公还是姓私?

  经过调查,记者了解了舞钢小公交的发展脉络。

  2002年之前,舞钢市已经出现了拉载乘客往返于寺坡和武功之间的面包车,这些面包车都没有合法的营运手续,属于私人车辆,因为非法营运经常被交管部门查处,为了能够拥有合法身份,车主们开始找舞钢市公交公司协商,希望能够挂靠到公交公司旗下。

  而当时,公交公司内部也有一些下岗职工需要安置,于是,公交公司决定成立“小公交车队”,公交公司内部的7名员工购买了新的面包车加入车队,另外13名私家车车主也被“招安”进入小公交车队。

  这种小公交刚开始的名字叫“招手即停”,后来才改名为“钢城小公交”。公交公司内部员工的车每月向公司交纳1050元的管理费,而私家车车主上交950元的管理费。

  表面上看,20辆小公交车身喷绘成统一样式,又接受公交公司的管理,每辆车都排列了序号,应属于公交公司的车队。而实际上,这些车辆都是个人掏钱买的,除了交纳管理费外所有的收入都归车主所有。

  一位小公交车主告诉记者:“每月上交费用,公交公司从没有给车主开具任何收据,由于2003年不再允许16座以下车辆从事公交运输,20辆小公交都没有营运证,在20辆小公交中,16辆没有年审过,只有3辆车的牌照是真的。”

  这位知情人透露,01号和17号小公交共用豫D06643的牌照,10号和12号小公交共用豫D06646的牌照。

  由于政策限制,营运客车所需要的手续小公交一概没有,各种保险也无法办理。一位小公交车主说,2004年公交公司曾要求每辆车交纳2800元的“内部保险”,说出了事故可由公交公司出面理赔,但由于车主反对未果,从2005年开始,公交公司开始正式收取这笔费用。

  一位交过“内部保险”的车主让记者看了看领到的收条,内容是“今收到某某内保金2500元整”,收款人签名是田玉辉、刘小伟和刘广,这是车主们拿到的唯一交费凭证。

  收款人田玉辉原是公交公司安全科职员,不久前提升为公交公司副经理,一直负责小公交车队的管理,刘小伟和刘广都是公交公司职工,系小公交车队队长。

  27日下午,田玉辉告诉记者:“所有的小公交都是政府投资,不存在私人车辆,每辆小公交每月上交给公交公司的账面管理费是800元。”

  舞钢小公交已经存在4年了,为何出租车车主们去年才开始申诉要求取缔小公交呢?

  【纷争由来】舞钢公交系统的利益纠葛

  本来,舞钢的出租车和小公交一直处于互不影响,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

  2005年以前,舞钢出租车的起步价为2元,这只比小公交的票价贵了一元钱,该坐出租的还坐出租。2005年底,舞钢出租车的起步价上调至3元钱,这样一来,大量原本坐出租车的乘客改坐小公交。感觉被小公交抢去市场蛋糕的出租车车主们便不断找主管部门申诉,要求取缔小公交。

  而另一方面,受小公交的冲击,1路、2路公交车也失去了过半的市场份额,司机们对小公交颇有微词,也不断向有关部门反映。

  除了出租车、大公交和小公交三方存在利益纠葛外,舞钢市区还有不少私家车也从事客运业务。据出租车司机介绍,李辉庄就有20多辆黑出租,舞钢职工医院附近还有30多辆三轮车,掏1元钱基本上可以到城区的任何地方,舞钢现有这种三轮车不下150辆。

  相关部门该如何应对舞钢公交乱局?

  【内情披露】    其实所有公交都在非法营运

  舞钢公交乱局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2006年8月,平顶山市政府责成舞钢市召集交警、城建、公交公司等多部门和出租车司机代表进行了一次座谈。

  据参与座谈的一位司机介绍,当时舞钢市一位主管交通的副市长当场表态说,会淘汰三分之一无牌和到报废期限的小公交,今后到报废期限的小公交发现一辆淘汰一辆,不允许新增。

  然而,不久之后出租车司机们却发现,已经报废的5辆小公交换成新车后依然继续营运。

  舞钢市公交公司副经理田玉辉承认:“这些没有营运证的小公交从法律的角度讲的确是违法的。”他还说,“不但20辆小公交没有营运证,30辆大公交车中,除了8辆办理了营运证,其他的都没有办。”田玉辉称:“小公交给市民出行带来了方便,符合市民的消费需求,没办营运证是因为公交公司没钱给这些车入户,可以说公交公司的每辆车都在非法营运。要取缔,大小公交应该一起取缔。”

  舞钢市公交公司经理赵利南也说:“小公交都是公交公司买的车,没有私人的。”但他否认田玉辉关于“公交公司每辆车都在非法营运的说法”,称:“公交公司拥有城市客运的资格,不需要为每辆车都办理营运证。”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