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大典与俩村庄的变迁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牧羊女的扮演者(右二)和其他演员在排练节目

老尚和他的特殊演员山羊

表演队员打出的石头拳

  待仙沟,美丽的嵩山山坳。风声、水声,松涛、鸟啾作为不同的声部,构成了一种天籁般的神韵。在这里,所有的艺术元素因为有了背景注释,变得不同凡响。作为室外的大型文艺演出项目,《禅宗少林·音乐大典》已经为文化的产业化探索了一种可以借鉴的发展模式。附近马庄的农民、登封市内的出租车司机,以及众多的登封市民,每天都在关注着同样的新闻:今天有演出吗?昨天的观众多吗?潜移默化中,《禅宗少林·音乐大典》的发展已经变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一种朴素的期望。

  晚报记者 卢曙光 袁建龙 文/图

  一位农民演员的理想

  “过来、过来,今天怎么还害羞啊?”7月2日吃中午饭时,53岁的尚喜建用特有的手势招呼着躲在羊圈角落里的一只老羊。

  在老尚的努力下,一只带有很长胡子的波尔山羊走了出来,可以看出,精神不是很好,它仅是走出来那个角落而已,随后又走到了另外一个角落。“它在演出的时候,可不怕人,它是头羊,其他的羊全靠它带呢?”老尚的笑容带着腼腆,对于羊的不配合,他并没有强迫。

  老尚家住登封市少林办事处马庄村3组,自家养了58只羊。每天早上,只要天气好,他就要到村边的待仙沟去放羊。

  2006年1月份的一天,正在筹备《禅宗少林·音乐大典》的一名陈姓负责人看到了他和他的羊,一下子就相中了,按照《音乐大典》的构思,他们要把上世纪80年代风靡中华大地的电影《少林寺》中牧羊女唱的《牧羊曲》设计到音乐里。老尚无意中“导演”的“鞭儿摇、羊儿跑”的场景和歌曲的配合简直是天衣无缝。于是,这位陈姓负责人就派人和老尚商量演出的事。一听让上台演出,老尚连连摇头:“放羊俺中,演戏俺可不中!”人家说:“一场给你70块钱,就是请你去放羊!你不用唱也不用跳,只需赶着你的羊在台上走一趟,中不中?”回去跟老婆子一说,老婆子激动坏了:“跟天上掉馅饼儿似的,咋能不中?”就这样,老尚穿上了电影里才穿的白褂黑坎肩儿,把羊赶上了《禅宗少林·音乐大典》的舞台。

  如今的《禅宗少林·音乐大典》里,老尚和他的羊已经成为了经典。

  “在演出的时候,只要我挥两个响鞭,羊就会退场,即使个别不退场的,也会在《牧羊曲》结束的时候,退回到后场。”老尚骄傲地说。

  老尚家有四口人,两个儿子都在外地读大学。原先,每逢儿子交学费或是家里需要钱,就临时卖几只羊应急。“现在不用了,每月的演出费我还使不完哩。”

  按照事先合同的约定,老尚每次演出的报酬是70元钱。这样全年下来,可以有1万多元钱的收入,这个收入是每天晚上4分钟的时间换来的,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的羊。“当了半辈子农民,没想到也能成演员,不但能挣钱,还能让观众高兴,想起来心里就乐和!”老尚说。由于老尚的敬业,剧组已经将“白马驮经”的白马交给老尚喂养。

  老尚今年已经放了16年羊,在他以往的“崇高”理想中,能放下手中的羊鞭是他每天辛苦放羊的目标。“七十二行,不赶牲口不放羊。”这是登封当地的一句俗语,可老尚却是没有办法,全家的开销全靠放羊。

  在老尚家偌大的院子里,有一栋三层楼即将完工。“如果将来《音乐大典》的游客多了,我家就开办家庭旅馆,到那个时候,我就不放羊了。”老尚说。

  两个被“音乐大典”改变的村庄

  《禅宗少林·音乐大典》距离登封市还有一段距离,马庄和玄天庙村是距离演出现场最近的村子。

  和老尚一样充满期待的,是两个村100多名参加《禅宗少林·音乐大典》演出的农民。少林办事处玄天庙村村委会主任刘江涛告诉记者,过去村里好多年轻人农闲时没活儿干,经常喝酒赌博,自从《禅宗少林·音乐大典》落了地,不少“小年轻”变成了“大演员”,收入多了,人也变得文明多了。

  登封的流动人口,除了武校的6万名学员外,其他的只有来登封的游客了,可是这两部分人并没有租房的需求,但是在两个村庄里,几乎所有新盖的房屋都是两层以上。

  “就是看《音乐大典》有前途呗,将来他们盖大宾馆,吃素斋,我们就开农家宾馆,吃山上的野菜。”7月2日中午,马庄村一个村民毫不隐讳自己的观点,他说,几乎所有盖房子的人都抱有同样的想法。

  “我们村上的很多年轻人晚上当演员,白天到其他地方打工。嘿,一不小心都成名人了。”玄天庙村的一位村民说,演出肯定有非常火的那天。他们要提前作准备。

  剧组提供了700个就业机会

  传说中的牧羊女赶着羊群走来了,歌声打破木鱼的禅定,给这片佛国净土带来人间的美丽。禅,于是有了世俗的解释……

  就在梦幻般的演出让观众恍若置身仙境之时,牧羊女赶着一群羊出现在山坳中,在五彩斑斓的灯光下,在少林群僧练武发出的声响中,这群训练有素的羊儿竟能乖乖地按照“主人”的指引在舞台上走来走去。

  扮演牧羊女的演员叫蔡玉岩,来自广西“张艺谋漓江艺术学校”,和她一样,来自该校的演员共有50名。

  在“玄奘归来”中,一个小和尚的扮演者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叫李连杰,这是个纯属巧合的名字,今年9岁,3年前从成都来到“嵩山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学习少林功夫。李连杰的父亲当时开有一家录像厅,看《少林寺》看多了,就给儿子起了一个好记的名字:李连杰。这是一个功夫明星的名字,没有想到,倒是成全了这个小“李连杰”,如今,他的功夫已经有模有样,特别是少林童子功,已经到香港、台湾演出过,并受到热烈的欢迎。

  目前,剧组的演员总数已经达到了700人,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700人同台,即使不作任何动作,在灯光的照耀下,也足够壮观。

  这个数字,也是剧组所兴奋。“能提供这么多的就业机会,本身就是一个对社会的贡献。”郑州市天人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保中认为这是一个无法抹杀的功绩。

  音乐正在渐渐融入当地村民生活

  为了报答当地百姓对节目的支持,郑州市天人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决定在试演的时候,让附近的村民免费观看三场。

  “天啊,那时候人真多,场地的座位根本就不够坐,没有办法,我们加座,可还是不够。”7月1日晚上,负责场地的小李告诉记者。

  可演出并没有换来这些特殊观众的好评,很多人不等演出结束就走了。“他们不懂得如何去欣赏音乐,也可能音乐中所表现的声音和他们的生活没有距离美,所有也就习以为常了。”市场营销部的小付这样认为。

  小付的观点并不是没有道理。在整个节目中,音乐的元素的确没有豫剧豪放,舞蹈的元素也没有少林功夫豪爽。就是这种用普通的生活释禅的方式确实让村民没有神秘感。

  “我们积极倡导文化富农政策,吸收大批当地群众参与到《禅宗少林·音乐大典》的建设当中,现在有150余名农民成为企业的演职人员,后续工程陆续建成后,将有更多的人投身到旅游服务业当中,不断增加农民收入,提高生活质量,对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与和谐社会发展产生积极的影响。”在周保中看来,不久的将来,附近的农民都会懂得什么叫艺术。“毕竟艺术取源于生活。”周保中的话很有哲理。

  目前,剧组正在安排村民学习欣赏音乐。他们的目的不光是为了扩大群众演员的选材范围,更重要的是,周围农民“素质”的高低,也是剧组演出的外部环境之一。

  这项计划正在实施中,起码,放羊的老尚已经学会了如何欣赏《牧羊曲》的音乐。来源: 郑州晚报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