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保护高温下的劳动者

  • 2007年07月17日 08:18
  •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h0717131.jpg

①电力维修工:头顶烈日维修线路

h0717137.jpg

②建筑工地的民工:为降温索性脱去上衣

h0717136.jpg

③炉前工:高温下坚持工作

  □文/本报记者秦国防图/本报记者陈更生

  盛夏已到,酷暑难当,但依然有很多人头顶烈日紧张地忙碌,特别是建筑工人、炉前工、电力维修工、公交司机、交警、交通协管员、厨师等特种行业从业者。

  在高温条件下,劳动者的生命安全能否得到切实保护?相关的法规政策是怎样规定的?劳动者又如何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实地采访,并采访了有关专家和管理部门。

  探访烈日下他们挥汗如雨

  7月11日,郑州的气温达到35摄氏度。滚滚热浪中,劳动者的工作环境如何,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

  午饭后,记者走出家门,只觉得一波又一波热浪迎面袭来。将近1点钟,记者来到淮北街与路寨街交叉口的二七区汝河路派出所工地上。电焊工小刘和他的一位同伴正拿着焊枪焊钢筋。焊枪喷溅着火花,小刘上身脱得精光,颗颗汗珠还是不停地顺着额头流下来。记者伸手碰了一下焊接过的钢筋,立即烫得缩了回来。小刘笑了:这少说也得有六七十度,你没看我戴着手套?

  阳光直射在这毫无遮拦的楼顶上,40多摄氏度的高温让记者觉得嘴唇发干,而小刘和他的伙伴还要忍受高温和焊枪的双重炙烤。小刘来自南阳市社旗县,老板是他的同乡。他说,自己是在私人的工程队,没有什么防暑措施,渴了就自己喝点水,好在自己年轻,受得了。老板还算不错,夏季工作可以多发点钱。

  半小时后,记者来到陇海路上。穿着黄色制服的环卫工人郭德友正一手拿着扫帚,一手提着垃圾斗打扫路面。虽然是在树阴下,穿着短裤的郭德友还是大汗淋漓。郭德友是个临时工,来自商丘市宁陵县。他说自己每天要工作7个小时,从午后12点半一直到晚上7点半,这是一天当中最闷热的时候,月工资只有480元。高温季节,环卫公司并没有给临时工们发放饮料、绿豆汤,也没有任何补助或津贴。

  2点10分,记者坐上1路公交车,和司机靳师傅攀谈起来。靳师傅说,入夏以来,通利公交公司调整了司机的作息时间,原来一个礼拜才休息一次,现在3到5天就安排轮休,还准备了茶水和防暑药物,司机座位上面都安装了电扇。即使这样,记者看到,靳师傅的上衣后背已经全湿透了。他不时拿毛巾擦着汗水。靳师傅说,现在的情况算不错了,车的发动机换成了后置式的,以前发动机就在身边,那个热就更要命了。

  靳师傅的话在记者随后的采访中得到了证实。98路公交车的发动机是前置式的,司机告诉记者,自己周围的温度超过50摄氏度,跑一趟就像洗了一回桑拿。

  3点左右,记者来到中原路与嵩山路交叉口,交通协管员聂晓东正挥舞着红色的小旗指挥交通。聂晓东说自己每天工作6小时,站一个多小时会休息十几分钟。当时,地表温度是40多摄氏度,记者和聂晓东一起在太阳底下站了10分钟,穿着凉鞋都能够感觉到地面直烫脚。聂晓东说自己每天都是以汗洗面,干了三年协管,身上老是起毒痱子。说着他捋起短袖衬衣,记者看到在他双臂靠近肩膀处都是痱子。聂晓东说身上其他地方也有,只能回家用热水烫烫,再擦上痱子粉。不过,让聂晓东感到高兴的是,现在每月的工资涨到了600元,再有就是今年为了防暑发了三盒清凉油,一条毛巾,五斤白糖。

  采访中,记者发现,多数建筑工地都安排工人在午后休息,但是没有一家因为高温停工,也很少有单位给高温工作的劳动者发放补助或津贴,尤其是一些个体私营单位,连开水、绿豆汤这类必备的防暑用品都没有。

  现状

  高温肆虐成新型灾害

  高温,给烈日下的劳动者带来的是痛苦、疾病甚至死亡。

  郑州市120指挥中心的调度人员告诉记者,7月11日下午3点10分左右,由于天气炎热,一位姓夏的工人在工地施工时因为高温中暑,产生头晕、意识模糊,失足从2楼坠下,造成肋骨骨折。

  该中心的张世忠科长说,7月11日一天,截至18点30分,该中心已经接到10个求助电话,都是因为高温中暑,引起晕倒、从建筑物上跌落,创造了今年以来日均求助的最高记录。

  “长期以来,在人们的印象里,火灾、震灾、水灾、旱灾、虫灾频频出现,但提及热灾却不多。现实却是,高温也已经是一种名副其实的灾害。”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主任刘宝池告诉记者。

  据郑州市紧急医疗救援中心统计,去年盛夏时节,高温袭击郑州。仅在7月7日至13日的7天时间内,郑州市有40人因高温中暑从高空坠落致伤。这40人多数是顶着高温在工地上施工的民工,因气温高,他们先出现晕厥,而后失手、失足从高处坠落。除民工外,公交车司机、户外值勤的交巡警也是最易中暑的人群。

  今年6月25日,郑州市最高气温达37.3℃,而且湿度较大,达到51%。在省实验中学门口,两名学生突然晕倒;随后,陇海路与伏牛路交叉口,一名老年人因天热,诱发心脑血管疾病突然倒在路边;农业路农大对面,一名30岁左右的女性晕倒;京广路眼镜城附近,一名中年男子也突然晕倒。

  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主任刘保池告诉记者,中暑是由高温环境引起的体温调节中枢功能障碍、汗腺功能衰竭和(或)水、电解质丢失过量所致疾病,主要表现为肌肉痛性痉挛、高热、恶心、呕吐、乏力、低血压等,重者可有昏迷、多器官功能衰竭。中暑的病死率介于20%~70%,50岁以上患者高达80%。

  河南省职工医院门诊部主任吴玉彬告诉记者,从医学角度来讲,气温超过35摄氏度就会对人体有害,因为这已经超过了人体的正常温度,会导致大量出汗、脱水、电解质紊乱和器官功能衰竭。在高温天气下,用人单位应合理安排工作时间,尽量避开高温时段;降低劳动强度,并做好遮阳、供水,以及配备如灵丹、十滴水等防暑降温药品。现在之所以“热灾”频发,与人们对高温的危害认识不足、预防措施不到位关系极大。

  吴玉彬说,做好高温下的劳动保护工作,劳动者特别是农民工首先应该强化自我保护意识。由于目前劳动力市场供劳务输出远大于市场需求量,对于劳动者来说,找份工作也不容易,若向雇主提出高温下的保护等要求,就有被解雇的危险。所以,很多工人只能顶着酷暑进行高强度劳动,默默忍受高温酷暑的折磨。他提醒广大高温下的劳动者,千万不能为了钱拿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纵深

  监管遭遇政策缺失

  对于高温下的劳动者权益保护这个话题,省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政策法规处处长高良告诉记者,现在安全生产管理部门可以依据的法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

  该法第四十六条、第四十八条有这样的规定:从业人员有权对本单位安全生产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提出批评、检举、控告;有权拒绝违章指挥和强令冒险作业;生产经营单位不得因从业人员对本单位安全生产工作提出批评、检举、控告或者拒绝违章指挥、强令冒险作业而降低其工资、福利等待遇或者解除与其订立的劳动合同;因生产安全事故受到损害的从业人员,除依法享有工伤社会保险外,依照有关民事法律尚有获得赔偿的权利的,有权向本单位提出赔偿要求。

  “但是,这些法律规定都是原则性的,操作性不强。比如多少摄氏度算是高温?高温下应不应该停工、放假?应不应该发放补助?用人单位违反了这些规定怎么处理?都没有具体说明。”高良处长认为,高温劳动保护是个逐步完善的过程,以前,人们从来没有工作还要求讲条件这个意识,那时提倡的是“战高温、斗酷暑”。现在要“以人为本”,大家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度高了,但是立法进程还落后于现实需要。

  据记者了解,我国现行的《防暑降温措施暂行条例》制定于1960年。该条例中仅有“对高温作业者和夏季露天作业(包括田间作业)者,应供给足够的合乎卫生要求的饮料、含盐饮料”等规定,属于一般性劳动保护条款,该条例没有规定任何法律责任,即使企业不遵守它也难以追究企业的法律责任,这就使得它不像一个具有强制力的规章,而更像一个行政指导性质的文件,其执行效果也就可想而知。而且该条例只对防范高温作业引起的危险后果做了比较模糊而笼统的概述,对具体的问题并没作出明确规定。《暂行条例》规定:“夏季露天作业工人和农民,应使用宽边草帽或斗笠和白色宽大的服装。夏季田间作业,应在适当地点建立男女分设的简便厕所。”显然,《暂行条例》所反映的是半个世纪前的社会状况和经济状况,与今天的社会发展状况已经脱节,也与当前日益多样化的行业发展和越来越复杂的劳动关系不相适应,这样的法规的效力已经相当弱化。

  《劳动法》第六章五十四条有这样的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符合国家规定的劳动安全卫生条件和必要的劳动防护用品,对从事有职业危害作业的劳动者应当定期进行健康检查。”这里提到了劳动安全和劳动防护用品,但对于高温下的劳动保护来说还是太笼统。

  突围

  高温津贴标准正在酝酿

  预防“热灾”,在国家立法还不到位的情况下,目前各地陆续推出了一些有操作性的地方性法规。

  2005年,深圳出台了《高温天气劳动保护暂行办法》,以地方法规的形式对高温露天工作作出规定:每年7月至9月用人单位要向露天作业的员工发放每人每月不低于150元的高温保健费。日最高气温达到40摄氏度时,当日应停止工作;日最高气温达到38摄氏度时,当日工作时间不得超过4小时;日最高气温达到35摄氏度时,应根据生产工作情况,采取换班轮休等方法,缩短员工连续作业时间,不得安排加班加点,12时~15时应停止露天作业。用人单位安排员工停工或缩短员工工作时间的,应按《深圳市员工工资支付条例》的规定支付员工工资。根据该条例,因高温天气停工期间,停工在一个月内的,工资按员工本人标准工资的80%支付;停工超过一个月的,按不低于深圳市最低工资的80%支付。

  北京宣布: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因中暑而死亡或于48小时内抢救无效死亡的,均视同工伤并获得相应的保险赔偿。

  济南市的一些工地已经试行“高温假”制度,最高气温达37℃以上时,应停止室外作业,各道路施工现场和建筑工地要避免高温时段、大风和雷雨天气现场作业。上海市有关部门也联合发出通知,要求38℃以上可以暂停工作。

  1997年,我省颁布了《河南省劳动安全卫生条例》,《条例》第二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应保障劳动安全卫生设施的正常运转、及时检查发现事故隐患。并对粉尘、毒物、高温、噪声、体力劳动强度等进行检测分级,对事故隐患和不符合国家规定的劳动条件,必须限期进行治理。”

  高温工作能不能获得相应的补助?对于这个大家关心的问题,目前我省有关部门也正在积极考虑。记者从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获悉:该厅正会同卫生、安监、工会等部门,研究制定高温工作津贴标准。

  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有关人士透露,该标准如能顺利出台,今后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在高温天气(日最高气温达35℃以上)下露天工作,以及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将工作场所温度降低到33℃以下(不含33℃)的,应当向劳动者支付高温津贴。在高温、高湿场所因工作原因引起中暑,并取得有职业病诊断资质的医疗卫生机构诊断为职业病的劳动者,依法享受工伤保险待遇。

  这些突破性进展,相信会给高温下的劳动者带来一片“制度的阴凉”。③13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