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行36万公里的深山邮差

  • 2007年10月09日 08:51
  •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那一次,柴书朝在朱阳卫生所输了整整15天的水。邮件只能让其他同事临时替送,柴书朝不放心,一个劲询问邮件是否按时送到乡亲们手里。病情还没有痊愈,他又背着邮包上路了。

  【遗憾】儿子去上大学也没赶上送

  25年前,初中肄业的柴书朝在村里的小学做饭,邮递员王世全经常和他聊天。老王快50岁了,一直希望有人能接自己的班为山民送信。在他的推荐下,1982年,22岁的柴书朝背上了邮包,开始了他的步班邮路。

  柴书朝的家在朱阳镇蒲陈沟村,25年来,上班时间柴书朝很少有机会回家过夜,每周大部分时间,他都在长达135公里的山路上来回奔波。走得渴了、饿了,就坐下来歇歇脚,取出邮包里的干馍,就着水壶里的开水充饥。然后翻出要送的报纸,看看新闻,再继续赶路。

  13年前,柴书朝的妻子病逝时,大儿子6岁,小儿子才3岁。柴书朝没时间照顾他们,两个孩子只能跟着爷爷、奶奶生活。

  今年,大儿子考上了大学。9月8日儿子走的那天,老柴正在送信的路上,还是亲戚替他送的儿子。

  【兼职】免费捎东西

  9月27日下午,柴书朝走到周关村燕子坡杨有才老人家时,把两包盐、一块肥皂、一包洗衣粉从邮包里掏给老人。

  “本来那个邮包就够重了,不想给他再添麻烦,但这孩子坚持要给我们捎,每次都是他自己先买了东西捎过来才给他钱,时间一长我俩就依赖他了。”杨有才今年69岁了,老伴右腿残疾,唯一的儿子也没在一块儿住。多年来,家里的日常用品,都是柴书朝从镇上帮他们捎回来的。

  买这些东西一共花了9.8元,柴书朝一分也没有多收老人的。收下钱,柴书朝从包里摸出一个破旧的账本,在上面打了记号。

  随手翻翻这个账本,种子、农药、洗衣粉、酒、肥皂、油、盐、牙刷、火柴,没有柴书朝不捎的。

  自工作以来,柴书朝已经用完了10多个这样的账本,并一直珍藏着。

  时间长了,谁家有汇款,也都是经本人签过字、盖过章后,汇款单再由柴书朝带走从镇里代取,下一趟来捎回。最多的一次,柴书朝帮村民代取过4000元汇款。

  【愿望】每年多发几双鞋

  在柴书朝服务的139个村子里,村民们都叫他书朝,连见面就喊他柴爷爷的小孩子都知道他的名字。

  周关村70多岁的周彩英说:“要是几天不见他,就觉得心里不踏实,就像挂念自己的孩子一样挂念他。”

  周关村的冯当军说,有时他不在家,老柴宁肯在家里等他几个小时,也不把报纸邮件交给母亲,而且每次等的时候都会帮母亲干活。

  上一个班要走3天的山路,大多数时间,柴书朝只能独自低头赶路。为打发路上的无聊,柴书朝在邮包里放了一台小收音机,这样就可以听听新闻、戏曲,漫长的山路似乎也缩短了。

  旧水壶用了25年没舍得换,但有一样东西柴书朝是每个月都得换,那就是他脚上的黄军鞋。25年来,他穿坏了284双鞋。

  妻子病逝前,一闲下来就给他做千层底布鞋,妻子走后,穿鞋问题成了柴书朝的麻烦。

  去年年底,县里新换的邮政局局长专程到朱阳邮政支局里慰问他,问他有啥要求,尽管提。柴书朝想了半天说,走山路费鞋,要是每年能多发几双鞋就好了。

  听了这话,好多人眼圈都红了,局长一口答应下来,一下子为他买了12双黄军鞋。

  记者手记

  9月27日一大早,多名记者决定步行跟随柴书朝,体验一下他是如何跋山涉水给山民送信的。

  尽管这两年山里的路况已有很大改观,每个行政村都有小路通往朱阳镇,但因山民住得比较分散,有的自然村可能仅有两三户人家,柴书朝根本无法借助其他交通工具,只能靠双脚、凭记忆走自己多年摸索出来的“捷径”。

  刚出朱阳镇,就碰到了一条小河,虽然河水还不到膝盖,但用手试一下,山泉水冰得刺骨。柴书朝二话不说,脱下黄军鞋,赤着脚就过去了。记者却没人敢去试,最终全部坐着一辆越野车过了河。

  原以为,即使没有大路,羊肠小道应该还会有吧,但越走路越窄,最后竟找不到路了。满山野酸枣树的尖刺,隔着衣服挂得浑身生疼,即使这样,还要时刻注意脚下的山路。已经是深秋季节,但不一会工夫,走得人满身冒汗。

  这还是柴书朝边走边用镰刀给我们开路,不然真不知该往哪里躲。我终于明白柴书朝带着镰刀上班的原因了。

  一路上除了几只山羊在啃草,我们连一个人影子也没碰到。

  哪户村民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有信件或订有报纸,柴书朝都一清二楚。每到一户,他都热情地把信或报纸递到主人手中,并让他们在单子上签字盖章,才放心地往下一家走去。

  且不说累,单是孤单、枯燥的行走,就让人无法忍受。仅仅跟随他8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已经实在不想走下去。

  柴书朝一个月工资才460元,一名电视台的男记者边走边嘟囔:“这活儿?一个月给我开1万元也不干。”

  但柴书朝一直劲头十足地在前面走着。

  一路上,我一直在想,每天在这几座大山里奔波,柴书朝在想些什么?他不感觉乏味吗?有没有想过放弃?

  柴书朝说,他感觉很快乐,还没干够,准备再干20年,等走不动了,还想让儿子接自己的班,继续走下去。

  对于这样的回答,我半信半疑,并努力地寻找他坚持的理由。

  很快我发现,每到一处,山民们都热情地同柴书朝打着招呼,“书朝,书朝”地叫着,就像和自家邻居般熟悉。不善言辞的柴书朝在记者面前话不多,甚至紧张得有些结巴,但在山民跟前,他有说有笑地和大家聊天。

  在柴书朝服务的7个行政村,139个自然村1000多户人家,柴书朝曾经在120多个自然村、近900户农家吃过饭、借过宿。他要给钱,没有人会接,如果推让,他们甚至会生气。

  我想,这就是柴书朝人生价值的体现和他坚持的理由吧。



1,2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