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城农民张健康离婚记

  • 2007年11月13日 09:46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核心提示

  张健康原想着离了婚就会有一种“解放了的轻松感”,但从2003年前后开始,夫妻俩打打闹闹,丈夫先起诉、后撤诉,妻子反过来起诉、最终解除婚姻的马拉松式离婚终于画上句号时,他却有了一种“空空的感觉”:“不是后悔,是迷茫……”

  曾经,从打工仔干到小包工头,进了城的张健康一门心思想着“挣了钱把老婆孩子接来”。但最终,城市里的诱惑,让他放弃了原妻--那个“文化素质不高”、不能“理解”他的农妇。

  走上这条路的,并不只是张健康一个人。项城市人民法院对2003年~2006年以来审理的429件农村离婚案件进行了专题调查,结果显示,进城务工农民离婚率正在不断上升,农村外出务工人员离婚案在农村离婚案件中所占比重较大并逐年上升,2004年占62%,2005年占69.2%,2006年占到了79%。张健康离婚的过程,恰恰代表了一部分进城务工农民在见过世面、腰包鼓起之后自我意识不断增强,和配偶“眼界距离”不断拉开,进而“情途迷失”的过程。  □首席记者刘忠文记者于扬图

  进城了,离婚了,迷茫了

  张健康抢在记者之前买了单,尽管记者事先声明是请他。

  “这些年搞业务习惯了。跟人吃饭、泡吧、洗澡,都是我掏钱。现在手头紧了,要不这么晚了,怎么着也得请你去洗洗(澡)按按(摩)。”10月7日夜,与记者在郑州市纬一路附近的酒吧道别时,35岁的张健康一脸歉意。

  张健康和妻子历经几年“冷战”、“热战”的反复之后,最终离婚,张健康“净身出户”,财产都给了妻子。在接受采访时的一个动作,或许最能代表他目前的心态--他把手一翻,手心向下:“原先手里抓的净钱,这一翻,钱'丢'啦……当然,'丢'的也不止是钱。”他的“这一翻”,指的是离婚这个结果。张健康原想着离了婚就会有一种“解放了的轻松感”,但从2003年前后开始,夫妻俩打打闹闹,丈夫先起诉、后撤诉,妻子反过来起诉、最终解除婚姻的马拉松式离婚终于画上句号时,他却有了一种“空空的感觉”:“不是后悔,是迷茫……”

  张健康最先淘金的城市不是郑州,而是西安。项城的建筑防水业很有名,有30多年历史,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建筑防水劳务输出基地,号称有“20万防水大军”,全国所有县级以上城市,基本上都能见到项城防水人的身影。张健康就是这“20万大军”中的一员,通过努力还成了一个小包工头。

  1992年,通过媒人介绍,张健康和同龄的曹红结婚,婚事由父母包办。这一年,两口子都才20岁。记者在项城采访曹红时,她说自己是小学毕业,家境比张健康家好许多,那时看上张是因为“他高中毕业,脑子转得快,嘴巧”。结婚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女儿。1994年,曹红在天津做建筑防水的哥哥已经是腰包鼓鼓的包工头。曹红让张健康跟着哥哥打工,张健康说不想沾她娘家的光,转而投靠西安一位做防水的老乡。

  “刚到大城市,觉得以前白活了,就像井底的青蛙跳出了井口,发现城市真美,城市的霓虹灯真美,城市的女人真美。看着一家家亮着灯的窗户,那时候想,别说一套房子了,能在那窗户下面放张床就好。”一连几年,张健康都是做小工,一个月挣六七百块钱,好在吃饭由包工头管,住就在工棚里。“每年麦收和过年的时候才回家。我承认,那时候俺俩还很亲,把钱交给老婆,一家人其乐融融,心里头要多得劲有多得劲。你不知道工地上有多苦多孤独,晚上也没有任何娱乐,再想老婆,也只能等一年里那两个时候才能回家……”

  这期间,张健康最大的愿望是挣了钱把老婆孩子接来。

  “繁忙”丈夫和“唠叨”妻子

  1998年的一天,包工头带上张健康去陪发包方喝酒,发现张健康特别能说,把发包方逗得很高兴,从这以后,包工头跑业务时总带上他,张健康也因此摸到了包活儿干的门道。

  1999年,张健康的一位初中同学邀请他在郑州合伙搞防水,他让妻子借了她哥哥8万元入伙。这一年,他包到一些小工程,当年就还清了借款。2000年,小

  有积蓄的他在郑州燕庄租了一室一厅的民房,把妻子和一儿一女接到了郑州。

  “当时我满意得很,想着苦日子终于熬到头了。”曹红抹着眼泪告诉记者,“他也没接过大活儿,可每年除去花销也能挣个五万六万的,我给他做饭,操心孩子,谁知道后来他有了俩糟钱儿心就变了,拿回来的钱也比原先少了……”

  2003年春节,张健康告诉曹红,他要请工程的发包方去海南旅游,让她娘儿仨回老家过年。而第二年春节,他也以同样的理由没有回老家。后来,过节不回家成了常事,每逢“五一”、“十一”,他也总是说为了和发包方搞好关系,要请人家出去旅游。

  “那时候起,我就怀疑他在外找了女人,但只是猜。直到最后发现他和那个女人租住的地方和几张他们在外地旅游的合影才知道是咋回事。”曹红提起这些事,脸已经气得变形。

  实际上,从2002年夏天开始,曹红就注意到原来晚上10点前就能回家的丈夫经常到第二天凌晨一两点才回家,甚至根本不回来。对此,丈夫的回答是,防水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为了能在竞争中有个立足之地,施工中经常加班加点,而发包方也越来越难伺候,要请人家喝酒、洗澡、打牌等等。曹红还是不放心,开始频繁地提醒丈夫:“可别在外找女人。”

  “她那叫'提醒'吗?她那是唠叨,是胡闹,她到工地上找我,找不到就在工地上骂,简直就像个母老虎。她要是文化素质高点儿,也能看开些,多些理解。”张健康对记者说,“曹红越这样我越是烦她,越不想回家……本来,最初我也没想真跟她离婚……”

  也就是从这时起,张健康在曹红再一次大闹工地之后第一次吼出“离婚”两个字。从此,“离婚”成了两人吵架时的必提内容。2004年秋天,曹红在老家的父母相继生病住院,张健康劝说她带两个孩子回老家上学,同时可以伺候她的父母。曹红告诉记者,她娘家几个兄弟都在外做防水,二老没人照顾,而且“那时吵架确实吵累了,就赌气回了老家”。

  这之前,张健康把以他名字存款由曹红保管的存折挂失,而曹红并不知情。

  3天通话76次的号码

  离婚之战并没有因为曹红回老家而休止。她常常半夜拨打张健康的手机,开始两个人是在电话中对着吵,后来张健康不接电话或者干脆关机。曹红说,有一次自己梦见丈夫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次日一早,她在集市上买了一本“解梦”的小册子,看了册子上的“解释”,更加怀疑丈夫,当天就搭车来到郑州。那一次,两人动手了,直到张健康的合伙人出面证明曹红做梦那天晚上他们俩在一起才算结束。“还迷信那一套,哼,现在都啥年月了!”张健康至今对此耿耿于怀,而且让他铁了心要离婚。

  尽管当时没有证据,曹红仍坚持认为:“他有钱了,见世面了,看不上我这个小学毕业的农村妇女了。为了维持这个家庭,再说,离婚在农村是很丢人的事儿,我不同意离。”她说,从此张健康连生活费都寄得少了,有时几个月都不寄钱,有一回儿子生大病住院,她甚至是向娘家哥借的钱。“他肯定是把钱给那个女的了,想通过断绝经济供给逼我离婚,我偏不离。”对此,张健康说,不是不给钱,是因为曹红胡闹让他没心思揽活儿挣不到钱。但他向记者承认,他的确有一些钱花到了“那个女的”身上,而且,如果在郑州再婚,“那个女的”提出买套房,“干那么多年,我只有买一套房的钱”。

  2005年春天,曹红跑到郑州向张健康要生活费,但在工地等地方都没找到他。她说自己受电视剧中妻子查丈夫通话记录的启发,托人打印了张健康的通话记录单,她发现,有一个号码经常和张健康联系,有一次,在3天内与这个号码相互拨打76次,张健康发给这个号码的短信也很多。她拨通这个号码,证实对方是个女的。几经周折,曹红通过一个知情的老乡弄清了张健康和“那个女的”的租住处,并在当晚把他俩“活捉”……这一次,曹红带回老家的是几处伤痕,张健康脸上也永远留下了一道疤。

  10天后,张健康回到项城向法院递交了离婚诉状。法庭调解时,曹红提出,离婚可以,但所有存款和家里的房子都归她所有,俩孩子的抚养费一次付清。“这等于让我净身出户,还要负债。而且俩孩子跟我说,永远不认我这个父亲。奋斗这么些年,啥都没有了,我犹豫了,只得撤诉。”张健康告诉记者。

  离婚之战打打停停,“冷战”、“热战”间杂,又过了两年。今年6月初,张健康返乡参加老同学父亲的寿宴,曹红当众说张健康“包二奶”,张健康甩袖而去,当晚两口子再度动手,曹红被打骨折,后经鉴定为轻伤。

  出院后,无望的曹红向法院递交离婚诉状。她提出,要是张健康不想被追究刑事责任,就“净身出户”,并负担两个孩子的抚养费,医疗费和精神损失费等可以不要了。

  张健康不得不答应。“俺俩都是失败者。”他说。

  进城务工农民“婚变”调查

  张健康离婚仅仅是进城农民返乡离婚现象激增的一个缩影。最近,项城市人民法院对2003年~2006年以来审理的429起农村离

  婚案件进行了专题调查。在这份国庆节前刚刚公开的调查报告中,记者看到,农村离婚案件近年来呈增长趋势,该院2003年受理农村离婚案件92件,2004年受理145件,2005年受理192件。而农村外出务工人员离婚案件在农村离婚案件中所占比例较大并且逐年增加,2004年占62%,2005年占69.2%,2006年占到了79%。

  “张健康的婚变经历基本涵盖了多数进城农民离婚的基本要素。”曾有十余年民事审理经历的项城市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陈书冉说,“比如离婚原因——不外乎是外出打工有了外遇、夫妻有一方或两方存在婚外同居、当初结婚草率缺乏了解或者家庭暴力等,如同张健康的案子,这类离婚案在财产分割和子女抚养问题上,双方的纠葛比较多。”

  “现在,这种挣了钱丢了家的现象,让一些乡镇法庭的法官感叹自己快成‘离婚法官’了。今年的统计结果虽然没出来,但仍能看出进城务工农民离婚案的增长趋势。”陈书冉说。

  调查报告的执笔法官王凤梧和张坤告诉记者,当前农村离婚案件中还有一种情形,在张健康离婚案中并没有体现,就是离婚案件当事人年龄小、结婚时间比较短的现象。据他们抽样调查,2003年农村离婚者平均年龄为21岁,2004年为24岁,2005年为25.6岁,这个年龄层次的许多城市青年还没有结婚。这些离婚夫妻,结婚不到一年的占5%,结婚1~3年的占15%,结婚3~5年的占30%。同时,女性提出离婚的比重大,如2005年受理的192件中,女性提出离婚的有118件,占61.46%。

  “打工外遇型”,被列为产生农村离婚案件的主要原因的第一条,实际上,其在农村离婚案中所占比例也是最高的。外出务工家庭大概分三种类型,单一外出型、双方外出型、轮流外出型。无论哪一种,夫妻都难以有相聚的机会,长期的分居生活,难以培养起真正的夫妻感情,原本就不牢固的婚姻能否经得起外界环境的冲击就可想而知了。据统计,这一类案件占农村离婚案件总数的37%,同时也占了近年来农村离婚案逐年增加部分的一半以上。

  “有人说婚姻如穿鞋,合脚不合只有自己知道;有人说进城农民的婚姻是一双背井离乡的鞋,穿着这双鞋他们在城市里奔波。由他们离婚带来的单亲家庭增多、再婚困难、抢夺财产、争养子女、规避债务甚至诱发恶性事件等社会问题必须引起重视。在倡导婚姻自由的同时,探讨如何保持这个群体的家庭相对稳定,是新的综合性的课题。”王凤梧说。

  眼下,张健康又陷入另一个困境。

  他在城里认识的“那个女的”也结过婚,也需要他出钱才能离婚——她来自信阳大别山区的农村,今年才25岁,在张健康经常吃饭的一家饭店当迎宾小姐——他们就是这样认识的。张健康说,她高中毕业,算是知书达理了,而她认为他比她的丈夫成熟,有能力。“她在郑州当保安的丈夫提出,离婚可以,但必须退还当初的彩礼,承担由结婚产生的一切费用,10万块钱,一分也不能少。”

  “她一个月才几百块工资,根本攒不住钱,而我,几乎已经一无所有。城市给了我选择她的机会,可我现在不知道选择进,还是选择退。”(离婚当事人为化名)

  线索提供项城市人民法院研究室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