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凶手的留守女童之死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10元钱要了孩子的命? 留守女童喝农药自杀

  今报记者 奚春山  作为河南254万留守儿童中的一员,正阳县13岁的女孩王瑶,用农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数千万农民工在离开家乡进城务工的时候,不得不把尚未成年的孩子,留在家乡让爷爷、奶奶照顾。当“祖国的花朵”不得不在父爱母爱缺失的环境里孤独地成长,幼小的心灵是否有足够的能量面对这复杂多变的世界?

  【女童遗言】

  我再也不向家里要钱了

  “我再也不向家里要钱了。”这是13岁的王瑶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句话。

  王瑶是河南省正阳县寒冻镇某小学的一名留守儿童,9月16日,她用一瓶农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不好了,瑶瑶在家喝药了!”9月16日下午,正在地里干农活的寒冻镇某村村民、王瑶的大伯王雷,耳根仿佛听到了一声“炸雷”,愣了片刻后,王雷就向王瑶家跑去。躺在床上的王瑶口吐白沫,看到大伯吐出一句话:“伯,我怕是不行了!”

  坐上120救护车,到县城城南关附近时,王瑶看着王雷说:“我再也不向家里要钱了!我要走了!”到了县人民医院,王雷说王瑶还睁着眼睛,只是说不出话,但抢救了10分钟后,医生说,孩子不行了。

  王瑶喝农药前,曾想给爸爸打个电话,但远在武汉的爸爸手机欠费停机。王瑶的爸爸对孩子自杀的情况,只提供了这个信息。他说自己心里很难过,不想提孩子的事。王瑶父母都在武汉打工,一年也就回来一两次。

  王瑶说“不再向家里要钱了”,是什么意思?钱在王瑶的心里,似乎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王雷说,王瑶不止一次和他说,长大后,要挣钱养活他们。

  王雷说,平常王瑶是向他和奶奶要钱,不过小孩子,数量也不大,一元钱左右,都买零食吃了。

  【自杀之谜】

  10元钱怎么要了孩子的命?

  9月14日,王瑶向奶奶要10元钱,称要买学校的辅导资料。王瑶的奶奶回忆说,自己当时没有钱,就说等一天,还有点破烂,能卖20元,卖了破烂后给她钱。

  但9月16日,奶奶还没有给王瑶钱。是不是家里真的穷得掏不起钱?王雷说,当然不是,10个10元也有,她奶奶没有,我有。

  王瑶死后,王瑶的家人一度把责任指向了学校。王雷说如果不是学校推销辅导资料,孩子可能不会死。

  对王瑶家人的指责,正阳县寒冻镇中心校领导王学功称:发生学生王瑶身亡的事件后,深感压力大,事后连续开了几次职工会,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并对王瑶家人给予了8万元的人道主义赔偿。

  对校方让学生购买的学习资料,王学功说不是摊派。资料是有人到学校推销,学生自愿购买的。

  郑州大沧海律师事务所成永律师说,对自杀的孩子,从法律上不能追究校方的责任,学校根据具体情况,做出较高数额的人道主义赔偿,对家属来讲是个比较妥善的处理办法。

  正阳县教育局负责人表示,王瑶之死看起来是个人悲剧,实际上是社会悲剧。

  王瑶的班主任张老师说,很多在外打工的父母对子女总体期望值不高,甚至有部分农民工潜意识里认为,农村孩子学业有成的不多,将子女的学业定位在完成义务教育上,觉得孩子的出路还是外出打工。

  张老师说,青少年处于情感、性格变化的转折时期,留守儿童长期与父母分离,极易变得内向、自卑、悲观、孤僻。而一个老师要管50多个学生,只能通过集体上心理课的形式来解决学生的心理问题。

  【留守之痛】

  上学还不如早点出去闯

  更多的留守儿童很让张老师等教育工作者担心。去年夏天,学校有几个女生吵着要弃学打工。因为她们的一个小伙伴,在武汉打工,一个月挣1000多元。而在正阳县,政府的科级干部才拿1000多元。

  张老师说,像王瑶这样13岁的孩子,其实什么都懂,你教育他们好好学习,考上大学,才能找个好工作,他们会说,大学生找不到工作的多的是,公务员又难考,工资也不高,还不如早点出去闯。

  公开数据显示,像王瑶这样的留守儿童,全国已有两千万。

  河南创新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陈明魁说,留守儿童在心理上是弱势群体。从教育心理学角度讲,中小学生正处于身心迅速发展时期。对学业压力、人际交往等方面有独特的理解与认识。这时,他们需要畅通的倾诉,而爷爷、奶奶满足不了他们的心理需求,这样会引发留守儿童感情脆弱、悲观消极等心理问题。

  【各地尝试】

  招募代理家长、亲情结对

  对留守儿童问题,福建、湖南、江西等地开展了“招募代理家长”、“亲情结对”、“大手拉小手”等公益活动;在安徽,政府出资在全省每个乡镇建立留守儿童“托管之家”;宁夏为留守儿童建起了“心理健康档案”。目前河南省农村仅14周岁以下的留守儿童就达254万。

  去年6月,河南开始探索以“家长学校”形式来解决留守儿童教育问题。具体做法是由离退休干部担当留守儿童代理家长,有计划地组织留守儿童进城,城市家庭与农村留守儿童结对,儿童互帮互助、共同成长。

  但据正阳县教育局负责人介绍,正阳县还没有这样的“家长学校”,像王瑶这样的留守儿童也没有代理爸爸、妈妈。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