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九州体育馆需要眼泪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九州体育馆 需要眼泪

  北川中学的幸存者张蓓(化名)没有受任何伤,如果亲眼看到自己同学的脑壳被砸成两半受到的冲击不是一种创伤的话。

  回忆让她茶饭不想,昏昏欲睡,人们只能从妈妈那里知道这个女班长身上的巨大潜能。

  全班七十一个同学正在二楼上课,地震来时,老师第一个逃了出去,第二个逃出去的学生当场身亡。她感觉有十几个人从她背上踩了过去,张蓓呼喊大家按秩序下楼,冲出教学楼以后,因为整个北川中学都不安全,她又带着全班走了十多里山路,直到被收容。

  从那时起,她似乎耗尽了全部精力,奇迹缔造者开始陷入沉默。

  她不愿意再回忆那一晚上。“我不恨他。”张蓓说起那个老师。

  “我想看书。”张蓓说,

  随后是更大的沉默。

  她呆坐在绵阳市九州体育馆外的一根立柱边,那里安放着她和妈妈的被褥。父亲在湖南打工,正在回来的路上。

  九州体育馆外形像两片蚌壳,这里收容了两万灾民。馆内和可以被“蚌壳”遮蔽的地方,环绕体育场一圈都是人。张蓓就在外场。

  从5月12日晚上,来自安县和北川的幸存者们就逃到这里过夜。官方说,从13号上午开始,政府开始组织灾民在这里安置。

  情况在政府高速运转之后迅速好转。

  刚开始,还有执勤的当地女警穿着高跟鞋,几天后,从北川撤下来的特警开始把守体育场。他们更疲劳,但是更尽职。

  馆内起初大约分成四十个区,连现场官员也搞不清楚究竟具体数字。三天以后,整个体育馆被划为三个帐篷区。每一个灾民都佩戴有“救助证”

  张蓓起初每日的早餐有汉堡、牛奶,中餐是粥和咸菜,晚饭是面条,中间还不断有方便面和桔子分发,但是没有蔬菜和肉。青壮年们吃不饱,有人去领两次饭,起初会遭到呵斥,后来只要有“救助证”就能领饭。5月21日的晚餐时间,九州体育馆出现了豇豆肉片。

  满眼是矿泉水和方便面,物资开始充裕,分发点由一个变成了四个。有了热水供应,考究的移动厕所,以及临时课堂。但是帐篷仍然缺乏,因此张蓓总是在夜里被蚊虫叮醒。

  由于体育馆容量有限,政府号召青壮年返回家乡生产自救。随着各地状况的好转,每天都有一车车的灾民被送回故乡,留下的大多是张蓓这样的北川人。

  因为余震和堰塞湖的影响,从20日下午,北川的救援工作就已经停止,21日进行拉网式排查,有消息说这是北川的最后一次排查,这座风景秀丽的川北县城正在慢慢死去。

  人们脸上没有太多的伤痛和泪水,给人留下印象更深的是昏睡和欢笑。天热、心理疲劳都能让人在嘈杂中睡去。而欢笑,则来自幼龄的孩子们,他们在山区里一定没有使用过九州体育馆那么好的体育器材。

  对于专业心理辅导者来说,这并非一件好事情。

  九州体育馆里的篮球场对外界完全封闭,里面安置了部分和父母尚无联系的学生。政府说,这是为了避免有人拐卖儿童,并且让他们得到更好的休息。来自成都医学院应用心理学研究中心的专家们说,他们完全理解政府的苦心,但是让这些孩子与外界隔绝,无所事事,对于平复心理创伤并不好。

  他们还建议政府在体育馆中应该播放轻柔的音乐,因为天热,受惊,激昂的音乐会引发人们更多的负面心理。管理者们拒绝了这个要求,理由是抗震救灾处于关键时刻,需要激昂的音乐鼓舞人心。

  当心理辅导师们第一次进入体育馆的时候,还是大出意外。这些十多岁的孩子们看上去很平静,他们按照亲疏关系形成了一个个小团体,天然的有着自我防御能力。然而,随着幸存的父母一个个来接走孩子,馆内只剩下一半的孩子。每一天,他们都抗拒那个现实,但是现实终于还是到来了。

  “我们要帮着他们向逝去的家长告别。”成都医学院的景璐石老师说。他们会把确定双亲罹难的孩子叫到小房间,告诉他们坏消息,让他们试着和天堂里的亲人说话,道声再见。

  景璐石也会禁不住一起哭泣,虽然这也是一种心理治疗方法——“通情”。每当人们哭出声来,终于肯说出那些惨剧,心理咨询师们会稍感安慰。

  当人们在九州体育馆的生活安顿下来时,梦魇再次袭来。成都医学院应用心理学研究中心主任梅挺说,从5月19日开始,主动来咨询的灾民数量大幅增加。

  再加上巡视,发现病患,这实在是一个难以承受的工作,这些心理辅导人员大约两天换一次班,因为人们把惨剧、悲伤统统倾倒给他们,而他们只能在工作一段时间之后,互相倾诉,支撑着继续工作。

  应用心理系的大三学生陈敏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天。她的一个病例经过三天努力收到成效。来自北川的小女孩自从逃生之后,再也不愿意上楼。而她和父母都被安置到九州体育馆的二楼。陈敏用了整整三天时间和她联络情感、做游戏,然后以巧克力为奖励,和小女孩比赛爬楼,终于完成了一个成功案例。而另外一个女孩子,因为惊吓过度,自此不愿意在双脚着地走路,甚至站立的时候都踮着脚尖。这个案例刚刚进行了一个上午,那家人就已经返乡了。

  陈敏是这个学校第一届应用心理系的学生,毕业找工作的焦虑正在到来。灾难后的创伤平复会让心理学专业受到重视吗?陈敏没有时间考虑这个问题,她要开始自己每天的第三次巡查。

  陈敏发现了张蓓,经过三十分钟的交谈,张蓓开始双肩耸动,抽泣了起来。然后她在鼓励之下吃完了午饭。

  “我想看书。”张蓓说。三十分钟之后,张蓓拿到了记者从绵阳市新华书店买来的书,从中抽出了拉伯雷的《巨人传》开始阅读。

  两个小时以后,她终于在溽热的天气中熟睡。脸上盖着那本《巨人传》。(一琨/钟文)

责任编辑:吴勇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