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社会 猛料放送正文

二奶维权网成包养专版

2010年05月30日 11:24来源:现代快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专家认为,无论是法律还是道德根本不允许“二奶”存在,为她们维权必败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同样围绕婚外情,调查公司推出业务专门“除二奶”,而也有人开设网站专门为“二奶”维权。

  郑百春的“二奶维权网”早在2006年6月就已创立,当年曾因明确打出为“二奶”维权的招牌而名声大噪,引起国内外数百家媒体的广泛关注。但也就是从那时起,郑百春身陷舆论漩涡。

  聚光灯不只是带来光环,还有不断被调查和被“人肉”。有人开始揭露郑百春“假律师”、“假硕士”身份。而网站发展至今却经营惨淡,而且渐渐偏离他创办的初衷。

  为“二奶”维权,网站开场风光无限

  2006年下半年,一个名为“二奶维权网”的网站悄然登上互联网的舞台。它的 “出世”在很短时间内吸引了无数眼光,一时风光无限。据称,最初媒体、公众的广泛关注的确给网站带来了人气,当时网站每天点击量都在200次以上。

  网页的底纹、框架、以及大标题都采用了醒目的桃红色。内容设置相当丰富,除了一些成功的维权案例、媒体报道以及律师说法外,也有“男人如何偷情劫色?”这样的栏目。网站何以如此吸引人?不仅仅因为这个夺人眼球的网站名称,更因设置的这些内容以及由创始人郑百春提出的种种维权口号。这些旗帜鲜明的口号让不少网友认为很“雷”:“二奶是人,当有人权。”“革男人的命,维女人的权。”“大奶、二奶、三奶的合法权益同受法律保护。”

  一石激起千层浪,网站吸引了不少“二奶”拥趸。“二奶”们通过电话、电邮等形式向“二奶维权网”求助,而网站则主要通过调解和其他非诉讼的途径帮“二奶”维权。

  “非诉讼的途径能快速得到‘二奶’想要的结果。”郑百春举了两个例子。哈尔滨某机关的一位主任送给“二奶”一个13万多元的存折,“二奶”没舍得用,可后来她去银行查看时,才发现里面只有15元,13万只存了三天就被取走。“二奶”求助维权网,郑百春赶到哈尔滨与这位主任多次交谈后,让主任乖乖退回了赠予给 “二奶”的13万。

  另外一个令郑百春津津乐道的例子是曾用一封信帮一个“二奶”维权。男主角是广东某地的交通局长。郑百春在信中告诉对方,如果还想继续当局长,就要为“二奶”的孩子付抚养费,结果对方很快就支付了20万元抚养费。郑百春坦言,他倾向于为被经济能力强或者是官员包养的“二奶”维权,针对这类人他比较方便施展策略。

  但这种维权方式却遭到质疑,不少律师和社会学专家认为,利用对方身份进行威胁、曝光的手段是不道德的。郑百春却认为,他维护的是“二奶”作为公民的正当权益,因为很多来找他的“二奶”都是上了男人的当,被玩弄了感情。

  在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韩翠银律师看来,“二奶”肯定有其合法权益存在,但是相比较而言,合法妻子的权益才是最该维护的。“从基本的道德判断和法律认知来看, ‘二奶’的存在本身就违反一夫一妻制,无论是法律还是道德,根本就不允许‘二奶’存在。”韩翠银认为,尽管“二奶”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而且随社会宽容度增大,还有蔓延趋势,但至少在法律意义上不存在“二奶”的概念,更没有其合法地位。

  想多找案源,无奈沦为“包养”专版

  创办网站的最初几个月,郑百春和他的“二奶维权网”热热闹闹地红火了一场,可这种热度没持续多久,到2006年10月,网站营运4个月时,直接经济损失已经达到3 万余元。尽管仍有不少“二奶”慕名而来,但郑百春的维权之路却走得并不顺当。在网站惨淡经营4年后,情况已经非常不尽如人意。现在通过网站找到郑百春的 “二奶”也有不少,但是真正维权的案件数量却比以往少了。

  “过去来求助的多是通过电视、报纸找到我,现在相当一部分是通过网站找到我;过去来求助的‘二奶’不少是‘临时起意’,现在多是反复考虑很久才和我联系,她们的顾虑多了。”郑百春说,“来找我的绝大多数是被抛弃的、有病的、精神有障碍的。”他坦言,“二奶维权网”的经营一直是赔钱的,由于工作人员的待遇不高,现在人员已经由最初的七人减为三人。

  另一个给他带来烦恼的是,网站的“交友中心”开始变味。设置这个版块的初衷是为那些与男人分手的“二奶”提供交友方便,可现在的内容很多都是:“高校美女大学生求包养,身高172,体重54,觅经济实力男,各取所需,互不干扰。有意者联系……”“90后美男子想找想做二奶的美眉……”无怪乎有人说“二奶维权网”成了“求包养和找包养对象”的专版。

  为“二奶”维权会给公众造成错觉

  法律会保护正当合法群体的利益,“二奶”当然也有合法权益,韩翠银律师不否认自己代理过的案件中也有这样的当事人。“从业务的角度上来看,如果对方的身份果真是律师,他为当事人维权也无可厚非,可如果特地开设网站,大张旗鼓地公开去为‘二奶’这个群体维权的话,那就有待商榷了。”她不能认同郑百春的做法:“打着为一个群体维权的名义开设网站,会给公众造成错觉,大家或许认为,有律师都专门为这个群体维权了,是不是‘二奶’已经合法了?是不是‘二奶’名正言顺了?这些都可能会给公众传递一种错误讯息和消极暗示。”

  南京爱之图婚姻咨询中心创办人、南京医科大学周正猷教授认为,每个人都有人权,要崇尚人权,“二奶”这个群体中的女人作为普通公民有着她的合法权利。但就现在来看,“二奶”实际上是个职业,这种职业其实是不合法的,她们得不到法律的保护。从道德层面、文化传统层面而言,更不能为世人所容忍,而律师公开地为“二奶”这个职业维权,自然也不能被世人接受。

  周正猷称,我国曾对两千对夫妻做过婚姻状况调查,有93.7% 的婚姻当事人觉得没有爱情。他认为婚姻是鲜有爱情的,都是亲情和友情,但婚姻有爱情作为基石。对于情人、婚外恋、二奶的出现,他认为,站在个人立场上,寻求情感释放无可厚非,但站在婚姻双方和社会的立场上,这些角色却不能被容忍,我们不能忘掉婚姻对他人的影响。当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发生冲突,作为一个社会人只能牺牲个人利益。

  □快报记者 张瑜 李彦

  郑百春其人

  “帮二奶维了几年权,我却离婚了”

  星期柒新闻周刊:为什么要为二奶维权?与你的个人经历有关?

  郑百春:多方面的原因。我不办谁来办?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曾有多个“二奶”说过:“你如不帮我们,怕不会有人来帮我们这类人了。”从媒体上看到有些“二奶”的案子,法院判得不合理,光顾着考虑公众舆论和道德标准。我很愤怒,就决定办网站,以此来表达我的观点。我还很看不惯男人欺负女人,这是对女人不公的。

  星期柒新闻周刊:“二奶” 破坏传统一夫一妻制,在大多数人眼中是有违道德的,你专门为这个群体维权难道不是与主流的价值观相违背?

  郑百春:这是社会现象,有其必然性。包二奶违背公序良俗,但帮“二奶”维权,却不违背公序良俗。我承认“二奶”现象违背道德,与主流价值观相抵触,但我要尽量减少这种现象。其实我们帮 “二奶”维权,是在向包二奶的男人发难,是在敲打和警告男人不要包二奶。

  星期柒新闻周刊:网站建立至今,为多少名“二奶”成功维过权?

  郑百春:通过电话、邮件、QQ咨询的至少在上千件。成功维权有六十多件。失败的很少,只占百分之十。每个案子,我们要先了解详细情况再进行评估。有胜算的就接,有的“二奶”要求过分的就不接。而有的包二奶的男人没有经济能力,又不是官员的,我们也不接。

  星期柒新闻周刊:现如今有些所谓的调查公司和侦探社,开始推出“拆散婚外情”、“除掉二奶”的业务,而你却是为“二奶”维权的,你怎么看?

  郑百春:这些侦探社,有的是做实事的,有的是骗人的。“拆散婚外情”、“除掉二奶”这是表面上的口号,其实不论“二奶”、“大奶”,他们只要给钱就接活。

  星期柒新闻周刊:你说过“维权手段会不道德,但只要不违法就行”,怎么解释?

  郑百春:对待那些不讲道德的人,最好的办法是采取不道德的手段来对付,这是最经济、最节约时间成本、也显公正的方式。

  星期柒新闻周刊:你的家庭幸福么?

  郑百春:问到家庭我很伤心。帮“二奶”维了几年权,还能有家庭?离了。

  星期柒新闻周刊:之前接受采访时,你说过不否认有一天也会包二奶,现在是否还坚持这个观点?

  郑百春:我现在没有“大奶”,当然没有“二奶”一说。以后结了婚,万一合不来就离婚。离不了或不能离,我可能会包二奶的,但我会把伤害减小到最低。经历过这么多风雨,我以后如果再婚了,离婚的可性很小。包二奶的可能性更小,但我也不会排除这种可能性。

责任编辑:许会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