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社会 猛料放送正文

奶奶饿死6岁智障孙子

2010年06月11日 07:50来源:现代快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奶奶饿死6岁智障孙子 称不想让儿子受苦(图)

饿死孙子的仇凤兰已外出打工,家里大门紧锁 快报记者 田雪亭 摄

六岁智障孙子被奶奶活活饿死?

她称虐死孩子的理由是不想让儿子再受苦

“走远点,走远点,怕!”6月8日下午,江苏兴化市周奋乡三界村大李村282号门前,一个小女孩大声喊着她的同伴绕开这个极为普通的小院,“这家的小强(化名)饿死在家里了,阴森森的,小心撞到鬼!”

小强是一个年仅六岁的智障儿童,因为成了家里的“包袱”,今年3月29日,最终因为营养严重不良导致脏器衰竭死亡。而当地派出所的调查显示,造成这一结果的,竟是小强的奶奶仇凤兰。

奶奶饿死自己的亲孙子?这一事件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记者近日赶赴现场展开调查。

快报记者 田雪亭

可怜的孩子

在饥饿中走到生命的尽头

“你快来看看吧,小强好像不行了,我喂水都喂不进去了!”3月29日上午10点多钟,小强的奶奶仇凤兰急匆匆地走进了邻居朱安珍家里,拉着朱安珍就往她家里走。朱安珍也急,小强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这段时间越来越消瘦,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推开院门,走进里屋,小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身上只盖着一个小床单,面无表情,但眼睛一直睁大着。

“我的孩子啊!”朱安珍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她赶紧从桌子上端来一碗水,用汤匙盛了一小口,送到了孩子嘴边。小强的嘴巴嘟哝了几下,似乎要张开喝水的样子。朱安珍将汤匙底部高高翘起,水顺着匙边滑进了小强的嘴里。一个浅浅的笑,浮在了嘴角。朱安珍一下子高兴起来,已经几个月了,她看到的都是孩子饥饿和焦急的表情,从来没有见到哪怕这么淡的笑容。

朱安珍抬头发现旁边的桌子上还有一罐没有开封的牛奶,赶紧起身抓过来,拉开盖子,兑在了那碗热水中,“孩子太可怜了,得补充点营养!”一匙,两匙……朱安珍仔细数着数,一直数到“五”的时候,小强闭上了嘴,不喝了。朱安珍不忍再看,她站起身,将仇凤兰拉到了一边,“你不说他不喝吗?我喂他,他一直喝的啊!”

仇凤兰没有说话,但朱安珍看到,她的眼里也有泪水。

朱安珍简单交待仇凤兰等会继续给孩子喂点牛奶后,匆匆回家准备中饭。烧了饭菜,她还给小强盛了半碗米汤。但没想到,这碗米汤,小强再也没有机会喝了,等到朱安珍端着米汤重新返回仇凤兰家里的时候,仇凤兰正站在小强的床边,哀嚎流泪。

朱安珍摸了摸小强的鼻子,冰冷的鼻尖处,没有一丝气息。

狠心的奶奶

孙子早已营养不良,却不肯救治

在一个不大的村子里,小强死亡的消息,瞬间便传开了。

邻居王秀英第一个赶到了现场。今年75岁的王秀英满头白发,她不仅是仇凤兰的邻居,还是仇凤兰的远房表姐。她进门后,看了看已经没有气息的小强,转身对着仇凤兰说,“你太狠心啦,你怎么能这么做?”

3月23日,小强因为身体虚弱,躺倒在床上无法动弹。王秀英知道后,赶紧进门探视,随后,让仇凤兰通知了在外地打工的二儿子姚金国,也就是小强的爸爸,“赶紧回家看儿子,儿子病得可不轻!”随后,王秀英陪同小强一家人去了村里的卫生所诊治。

为小强检查身体的医生也是本村人,对智障的小强很熟悉,一番检查后,当即为小强输液。“说实话,我当时不敢诊治,小强属于典型的严重营养不良,已经非常危险,我就劝说仇凤兰赶紧带着孩子去大医院诊治。”当时为小强诊治的医生告诉记者,他的这一劝说没有起到效果,仇凤兰在小强输液完毕后,将孩子抱回了家里。

王秀英曾极力阻拦,但仇凤兰坚决不肯继续为小强诊治。不仅如此,仇凤兰还将儿子姚金国赶出了家门,逼其赶紧回原单位打工赚钱。而在这期间,正在与姚金国闹离婚的侍巧凤正在上海打工,丝毫没有儿子病危的消息。

直到儿子去世当天下午3点多钟,侍巧凤才接到了娘家人的电话,说小强已经不行了。侍巧凤在电话里嚎啕大哭,随后坐车从上海赶回,当晚9点多钟到家时,没想到儿子早已没了气息。

“我的儿啊,妈妈是罪人啊,妈妈害了你啊!”一边哭着,侍巧凤一边发疯般地扑向婆婆,要跟仇凤兰拼命。但在众人劝阻下,两人被分了开来。

次日,侍巧凤选择了拨打电话报警,她要为儿子讨个说法。

邻居的证据

每天看见孩子伸着手,啊啊啊直叫

3月30日12时许,兴化市公安局周奋派出所接到了报警电话。现场勘查后,民警随即安排法医对小强尸体进行了检验,结果显示,小强系严重营养不良导致脏器衰竭死亡。

“这个结果令人匪夷所思!”据周奋派出所民警介绍,在现在生活水平早已满足温饱的情况下,因为这样的原因死亡的,从来没有过。据此,民警迅速对此立案侦查。

“这孩子命苦啊,就是饿死的。”“是的,我们经常看见他一个人被锁在家里哭。”“那么冷的三九天,孩子就穿几件衣裳,嗨!”……随着调查的深入,很多邻居都向民警作证,证实小强的死,跟他的亲奶奶仇凤兰有关。

王秀英说,自从小强的父母闹离婚后,他就被丢给了奶奶仇凤兰,“孩子以前在妈妈手里的时候,不说是白白胖胖吧,但吃喝都很正常,人长得也精神,看起来精神也好。”但独自带孩子的奶奶因为没有经济来源,便带着小强去了上海,给人家当保姆。但带着这样的一个智障孩子,大小便又无法自理,显然让做保姆的奶奶吃不消,时间不长,仇凤兰便被雇主辞退了。王秀英说,那个时候正巧是过年,仇凤兰便带着小强回了家。

“但谁都没想到,回家后的小强,苦日子就开始了!”邻居们告诉记者,因为年前去上海打工,仇凤兰将家里的地转给了村民种植,自己回到家里后没事干了,就到处串门唠嗑,但每次出门,她从来不带着小强,都是把小强锁在家里。

“一出门就是大半天甚至一整天,每天都能看到小强站在门口,伸着手,啊啊啊地直叫!”朱安珍说,她每次路过门口,都能看到孩子饿得不成样子,她就赶紧回家给孩子拿点饼干,看着小强狼吞虎咽,她就忍不住要去找仇凤兰,但却没有办法说服她。

仇凤兰很快被传唤到了派出所。面对民警的询问,仇凤兰沉思片刻,如实交代了虐待小强致其死亡的犯罪事实。

4月2日,仇凤兰因为涉嫌虐待(致人死亡)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无奈的动机

将孙子饿死,是为了儿子不再受苦

“我这辈子已经受够了苦,但我不能再让我的儿子跟着我受苦!”在派出所,仇凤兰这样解释自己下此“毒手”的原因,她认为,将孙子饿死,纯粹是为了解脱。

“仇凤兰就是个受苦的命,这一辈子,让人同情!”王秀英比仇凤兰大15岁,也是看着她长大的,“在她一岁多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她父亲给她找了一个后妈,可想而知,对她不会好的啊!”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仇凤兰几乎失去了一个女性的温柔,“长得粗粗壮壮,做事像个男人”。

但谈到带孩子,朱安珍等人则对仇凤兰不屑一顾,“她赤脚干完农活,带着满腿的泥巴就能上床睡觉,你说她会照顾小孩吗?”王秀英则说,仇凤兰带着两个儿子,从小到大,几乎没有给他们烧过菜,“最多就是白米饭,要不就是吃面食”。而在两个儿子都长大成人后,仇凤兰对生活的要求更是简单了,“每天就吃两顿饭,从来不买菜烧菜,最多吃几块咸菜就着!”

就在这样的生活环境中,仇凤兰的丈夫在其45岁时,因为肝癌去世;她的大儿子,也因为突发疾病,于2008年死亡,大儿媳随后带着小孩改嫁他处。唯一的二儿子成了她的希望,但是,偏偏儿子儿媳是近亲结婚,婚后生了个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的智障儿小强。

“2008年5月,小强在家里玩火,结果发生火灾,家差点给烧掉,他自己的身体也多处被烧伤。”仇凤兰说,为此,家里东拼西凑,花了1万多元钱才给其看好烧伤。其他的,动辄生病,还要随地大小便,也让向来节衣缩食的仇凤兰无法忍受。

种种缘由,让仇凤兰最终选择了对小强的饮食进行克扣。“吃得多,拉得就多,麻烦事也多!”仇凤兰告诉民警,从今年春节过后,她开始有意无意地将小强锁在家里,不给他吃喝,最终导致小强因为营养不良脏器衰竭死亡。

专家观点

家庭的悲剧

社会的失责

“他是智障儿,他的生活很艰难,他的生活质量很不好,但这都不是理由,任何人,都不能剥夺他活着的权利!”中国社科院伦理学所研究员王延光听说小强的故事后,感到很痛心,“不仅他奶奶在犯罪,他的父亲,同样也在犯罪!”王延光表示,从客观情况来看,仇凤兰的遭遇的确值得同情,对于一个没有受过一定教育的农村妇女来说,当面对丈夫辞世儿子病死等压力时,她本能地选择甩掉智障孙子包袱的做法,似乎情有可原,“但这仍然无法让我们原谅她的做法,因为,她这是赤裸裸的犯罪!”王延光说,小强不仅是智障儿,他还是一个留守儿童的典型代表,在他身上,其实也折射了一个地方政府在对待这个孩子态度上的缺失,“作为一个地方政府组织,有没有尽到足够的责任去关注一个弱势的家庭?去关心一个个孤零零的留守儿童?从这一事件来看,显然都没有。”

记者在向当地政府有关部门求证此事时,各个部门都觉得这个事情“不好说,不清楚”,“这个应该是公安机关的事情吧?是犯罪就要抓她,不构成犯罪就不抓她,应该很简单啊!”

江苏圣典律师事务所仇海军律师表示,如果仅仅从法律上来分析这一问题,等同于把复杂的社会问题简单化,根本无法从根本上杜绝此类事件的继续出现,“大家不应该仅仅关注法律,因为法律从来都是最低层次的要求。”

但事实上,从小强的父母、小强的奶奶,以及小强所在村子里的村民,大家都没有想到过,在遭遇诸如小强家的艰难处境时,要向政府部门求助。

如今,小强的父母已经再次赶往外地打工,而他的奶奶仇凤兰,也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外出打工。大李村282号院里空无一人。但那个红色的大铁门,总是让记者眼前浮现出这样的画面:一个睁大着眼睛的孩子,双手牢牢地抓着铁门框,啊啊啊地叫喊着。

责任编辑:anyange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