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社会 猛料放送正文

阎崇年回应悬赏挑错事件

2010年06月14日 11:18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我父亲先是‘被悬赏’,后又‘被炒作’。他一直没有正面回应,是觉得白平进行人身攻击、金钱勒索,唯独和‘学问’不沾半点边。”6月3日,北京社会科学院满学研究所研究员阎崇年的儿子阎天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这样表示。 

  “为什么我狠狠抓住不放手?”6月7日,给阎崇年的校注古书《康熙顺天府志》挑出690处错误、并状告阎崇年要求其兑现“一字千元”承诺的山西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白平告诉记者,他“较真”的原因在于:“这本书错误多、质量差,对大众是一种欺骗,我要用张扬的方式提醒大家注意;再者,名人也不该乱说话,滥用媒体资源,从中不当得利。” 

  6月2日,白平诉阎崇年悬赏广告纠纷一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的亚运村法庭进行了庭前证据交换。事情的真相是怎样的?本案折射出哪些问题?记者作了深入采访。

  记者了解到,原被告都关注的证据是:《阎崇年新书求错一字千元》(2009年9月12日《北京晨报》,以下简称《一字千元》),以及《京城学界正气——赞闫崇年先生的勇敢之举》(2010年3月1日《北京日报》,以下简称《正气》)。 

  “最初引起我注意的是《正气》一文,作者对阎先生所提‘一错千元’的勇气大加赞赏。”白平告诉记者,他看到此文后,“觉得很惊奇”,认为“文章传递的信息很有冲击力”,于是决定“不妨配合一下”、“凑个热闹”。 

  阎天对这篇评论很有意见:“这个作者宣称阎崇年曾经‘公开声明’,这四个字却是他最先提的,后来被白平硬安在阎崇年身上;这篇评论连我父亲的姓都写错了,非常不严肃,一看就靠不住,却被白平当成了‘信赖’悬赏存在的根据。” 

  《一字千元》如何而来 

  在庭前证据交换中,阎崇年的代理律师这样解释《一字千元》的由来:阎崇年从来没有委托任何媒体发表过悬赏广告,所谓“挑错给酬金”的说法,只是阎崇年与《一字千元》作者——《北京晨报》记者刘婷之间聊天时的约定,并不是针对广大读者的悬赏广告。 

  阎天也认同这一说法,他说,当天他在自己的房间写作,父亲请了4位记者(分别来自《北京晨报》、《北京日报》、《北京青年报》、《新京报》)到家里喝茶。目的并非采访报道,而是朋友式的闲聊。父亲当时已经75岁,不会上网浏览新闻,对新闻的看法很传统,愿意和他认为“提问水平高”的记者交朋友,也借此了解些社会上的“新鲜事”。 

  “送书的时候,他们特热闹,笑声挺大,所以我听了一耳朵。”阎天记得,父亲和记者们聊起了校注《康熙顺天府志》的事情,并送给每人一本。 

  阎天认为“不是采访”的依据是,“正式报道的文字稿,只要可能,都要事先发给我们看的。”阎天一向担任采访父亲报道的“把关”之责,但是那天没有这道程序。 

  “没想到,四家媒体都作了报道。”阎天说,其他三家报道的主要是校注的过程,只有《北京晨报》用了“一字千元”为题报道。阎崇年的夫人先看到了这篇文章,觉得不妥,但阎崇年劝她:“不过是跟年轻人开个玩笑,谁会当真?再说,澄清可能会影响到记者本人,算啦!” 

  阎天也觉得不要紧,他告诉母亲,这是“新闻”不是“广告”,署名的是记者,并没有以父亲本人名义发出,“不会有人把这个当成‘悬赏广告’”;虽然“一字千元”被当作标题、文眼,但是在文中“没有加引号”,说明准确的意思记者记不清楚,“读者不难判断出来”;文章刊登在“文娱新闻”版,与《酒井法子放弃保释》等娱乐消息放在一起,“八卦堆里的文章,没人会当真的”。 

  白平较真 

  可是,白平当真了。白平告诉记者,他读了《正气》一文后,决定买一本《康熙顺天府志》来挑错。3月14日,他在博客上发表了第一篇博文《阎崇年先生,请先备好一千元》,挑了一个错,结尾时说:“(以后)再慢慢琢磨这本《康熙顺天府志》,说不定是棵摇钱树呢。” 

  次日,白平发表第二篇博文,表示:“阎先生对中华书局和所托专家有点过于信赖了……笔者用一天时间翻阅,便发现了不少疑点。”这次,他列出16处错。3月21日,白平博客又举例14处。3月23日晚,白平发表博文说:“我这样设想,‘挑出一个错,奖金一千元’的悬赏承诺已经喊得震天响,阎先生不会不兑现。让他一下子出两万(注:20个错的奖金)……他出这点钱算不得掉膘,我得这点钱也算不得长肉,关键是要对舆论有个交代。其次我也会对得住他,肯定还能从书中为他挑出二三百处错误来,我不给人讲,只是提供给他,可以让他在修订时把这些错误消弭掉。” 

  白平找到了阎家的电话,“接听的是位女士,我向她说明了事由,她给了我一个邮箱地址。我将两篇挑错文章的主体部分发给了她,后来再给她打电话,老是不接;给她发短信,也不回;给她发邮件,也不理。” 

  “这是对我人格的不尊重。”3月24日下午,白平以《中华书局,请召回你们的劣质产品》为题,在博客上公布了挑出的200多处“错”。5月,白平向北京市朝阳区法院起诉。“希望阎崇年兑现承诺,支付奖励人民币69万元(针对690处错)。未起诉之前,阎先生就收到了我方的律师函,我也公开表示过与他协商处理纠纷,他不回应。走上法庭是他的选择,不是我的本意。”白平说。 

  为何不回应 

  对于“没有回应”的原因,阎天说,从一开始,母亲和他就觉得事情“味道不对”。当时先跟阎夫人联系的是位女记者,在电话中径直让她“回应”,弄得阎夫人一头雾水;后来白平打来了电话,却又要她去“看博客”。“我母亲一看,白平把名人都快骂遍了,而且净是人身攻击。那位记者则早在打电话前一天就发表了文章,给我父亲扣上了‘悬赏’的帽子。” 

  当时,阎崇年正在海外讲学。第二天,阎天在网上发现:“那位女记者报道中所提的‘要求兑现承诺’的网友,并没有提这种要求。我觉得,父亲‘被悬赏’了。”阎天征求父亲意见,阎崇年告诉儿子:“别去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然而到了4月下旬,白平的律师函到了。至此,阎崇年终于得知:有人“当真”了。“白平说什么‘错误毫无争议’,‘连小学生都可以发现’。他要的不是‘回应’,而是‘认罪’,甚至张口骂人,我们自然不会理他。”阎天说。 

  白平为何“喜欢给名人挑错”?他在自己的博客上曾对走上《百家讲坛》的于丹、钱文忠等都写过专门的批评文章,他的理由是:“我是牛脾气,眼前不能有红布晃。他们自己通过媒体嚷闹,生怕别人不知道,所以我就知道了,知道了就不能容忍,可谓冤家路窄。” 

  截至记者发稿前,本案仍未开庭,本报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林辉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