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发帖举报政府征地问题 灵宝小伙遭跨省追捕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据河南商报报道 记者 王向前 手机铃响,是一个陌生号码,王帅一阵紧张,压低声音说:“我现在不方便多说,电话有人监听。”虽然从看守所出来已经一月有余,但昨日下午,这位网络新生代“红人”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仍格外谨慎。3月6日到3月13日,因一篇涉及地方党政部门工作的帖子,他在看守所度过8天,而他也因此蹿红网络。他说:“咱们还是网上交谈吧。”

  发帖

  他感觉政府征地程序有问题

  像在外务工的所有人一样,已在上海有一份体面工作的24岁青年王帅,在老家灵宝市大王镇南阳村度过了2009年春节。

  熟悉的面孔,震耳的鞭炮声,都是他在上海体验不到的。不过,在品味乡情之余,他也被村里正在发生的一件大事困扰着。

  大王镇位于灵宝市东部,距市区23公里。在拉大城市框架,打造工业园区的时代强音下,由于区位优势,它成了灵宝市的“绩优股”。

  2008年5月28日,经有关部门批准,当地政府以建设五帝工业聚集区为名,“租”用大王镇农地28平方公里。

  灵宝市还公告了地上附着物数量及补偿金额,以每年1000元/亩的价格租地,30年为限。后来有村民不满此数额,多方交涉,租价提高到每年1200元/亩。

  为鼓动农户积极配合,五帝工业园区建设指挥部甚至张贴公告称,在规定时间前清理完毕者,可享受补偿金总额3%的奖励,逾期者则可能被扣除补偿金额。

  王帅家即在征地名单中。听说此事后,通过“恶补”相关法规,他感觉政府征地程序有问题,且农户得到的补偿项目只是《土地管理法》上规定补偿的一部分,就通过网络在线信访,多次向有关部门递交举报信,却一直没结果。

  求助无果下,走出农村的王帅想到了网络。“网络是民意最畅达的地方,它能反映农民的呼声。”王帅说。

  利用堂哥的相机,他拍下了被征农地的现状,以及农户清理地面附属物的情形。

  2009年2月12日,这些图片被他放到了人气火爆的天涯论坛,并配以刺眼标题。

  波折

  正上班的他被抓进看守所

  就在王帅往网上传输图片时,他不知道,他的命运轨迹已经悄然转变。

  他的帖子得到了网友的狂顶,网易、新浪、搜狐、雅虎等都放在首页。这样火爆的帖子当然也引起了地方的重视。

  3月6日下午2时左右,正在单位上班的王帅,面前突然出现两位男子。当其中一位掏出证件时,他才知道,站在眼前的两位便装人,是上海刑侦队的民警。

  民警没多说,只是称“跟我们到公安局走一趟,有点儿事问问你”。王帅想得也很单纯,“是不是我租房的地方有什么事了”,就跟着下了楼。

  到了楼下的一辆桑塔纳轿车旁,王帅随着民警坐了进去。此时,车里还有另外两个人。

  不认识,不用多说。不过上海民警开口了,介绍说这两位是灵宝市公安局的。紧接着,一句话还没说的灵宝市公安人员拿出手铐,戴在王帅手上。

  没经历过这种事的王帅蒙了,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但我知道,一定是我发的老家的帖子闯祸了。”谈话很快印证了这种猜测。戴好手铐,灵宝一民警问:“知道为什么抓你吗?”

  “不就是我举报市政府违法征地的事吗。”王帅说。

  “那就对了。”

  后来王帅得知,灵宝来到上海的两位民警分别是灵宝市刑警大队的何艳伟和网警大队的李平。当天,王帅被带到上海市第二看守所。3月10日上午,他又被转移到老家灵宝市看守所,直到3月13日,在“证据不足”后,他被取保候审。

  探因

  他怎么就被跨省抓捕了呢?

  政府的一些行为,感觉有问题,正面反映没回应,就网上发帖,这不独是王帅一个人的思维逻辑。在国家领导人也频频做出举动重视网络的今天,可以说是大多数网民的自然行为。

  可王帅怎么就被跨省抓捕了呢?

  被带到灵宝当天,王帅在灵宝市公安局第一次做笔录。他回忆,还是那两个警察,让他写悔过书,让他承认因为征地补偿不满意,诽谤灵宝市不抗旱。

  “地都征了,还抗什么旱?”王帅反驳。他认为自己说的都是事实,更没有诽谤。警察又让他承认照片是移花接木的,王帅拒绝。 做完笔录,警察还是给王帅发了拘留证,罪名是“诽谤”。

  事后,灵宝市委一负责人说,王帅做得太过分了,简直是胡说八道。“什么‘抗旱绝招’,明明是混淆视听。这些地被征了,农民让羊把麦苗吃掉,这是很正常的,没什么好炒作的。这样说给灵宝带来多坏的影响!”

  昨日,记者就此事向灵宝市有关部门求证,工作人员都称“敏感”,不愿多谈。

  原来,王帅在发帖时,为吸引人气,让帖子和当时全国都关注的“抗旱”联系到了一起,帖子取名为《河南灵宝老农的抗旱绝招》,并配有10幅图片,主要取材于羊在麦地吃麦苗和村民砍伐苹果树。

  对“羊吃麦苗”系列图片,他的文字解说为:看看我是如何抗旱的吧。2月11日,我把羊儿领到了麦地!羊吃得多高兴啊!好大一片哦,都吃光光,好好高兴;嘿嘿,我告诉你,这么做是政府号召的,还有奖金拿呢。国家困难,政府说了,把羊都赶麦田吃吧,吃一亩奖励好几百块呢。

  在“砍果树”上,他也称:看看我们抗旱场面,把树全刨了,不就不用浇水了吗?他还把《灵宝筹资540万抗旱保苗》的新闻网页粘贴到其间,附文字道:“看看俺们政府,还弄了五百万抗旱,都不知道花到哪去了,俺们直接让羊把麦子吃了,果树砍了,五百万去哪了呢?”

  而这些言论,果然如王帅预想的一般,撩拨了众多网民的神经。

  回应

  他伤害了有关部门负责人

  王帅发帖被跨省追捕的新闻,一如他在论坛发的帖子,同样引起各界广泛关注。众多人士评论,这是“权力在压制舆论”。

  不过,也有人指责王帅的帖子以偏概全,照片内容与抗旱无关,借“抗旱绝招”,引“违法征地之事”,是在“打擦边球”,所以有诽谤嫌疑。一关注此事的人士甚至指责王帅是在滥用舆论力量,“如果不捏造‘灵宝农民抗旱绝招’,实事求是反映征地问题,就没有事了。”

  针对这些发难,王帅解释,征地跟抗旱的确没太多关系,正面反映没人答复才如此,目的只是想引起注意,且说的都是事实。

  他还告诉记者,在大旱之际,全国人民都在抗旱保苗,灵宝市政府却顶风作案,以建工业园为名导致千亩农田的小麦只能用来喂羊,“难道不是消极抗旱,与抗旱无关?”

  他也承认,这么做也有私心,要维护他家的利益。

  就在网民们对王帅行为褒贬不一时,灵宝市对王帅行为定性的声音又出现了。4月10日,灵宝市委、市政府主办的灵宝党政公众网灵宝新闻一栏中,出现一则对此事的回复信息,署名为灵宝市信息中心。

  该回复再次称,王帅的“抗旱帖”,“严重损害了灵宝的形象。特别是伤害了市抗旱工作指挥部和市水利局负责同志”,导致“一些网民在网上对灵宝市党政部门和水利局的负责人肆意辱骂,对其人身恶意攻击”。

  由于“市抗旱办、市水利局一些负责人”的“人格和身心健康受到严重侵犯”,2月23日,灵宝市抗旱指挥部一工作人员报案,要求公安机关查处发帖者。

  于是,公安局依据《刑法》相关条款立案侦查,“3月13日,王帅被解除刑事拘留转取保候审。现王帅诽谤案正在办理中”。

  回复还对征地建设工业园区等问题做了答复。

  昨日下午,商报记者向该中心求证,一工作人员证实,该回复系灵宝市委、市政府授权他们发布的。

  制度

  网络监督应由相关法律规范

  3月19日,经灵宝市公安局批准,取保候审的王帅又回到了上海工作。但过去诸多天的经历,已成为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阴霾。

  昨天下午,他正在出差后回上海的路上。他声音低沉,小心谨慎,不愿多说,称电话有人监听。“这件事给我的教训太惨痛,以后再也不敢多管闲事了。”他说。

  他不知道,类似事件近年来已经多次上演。从重庆“彭水诗案”到山西“稷山文案”,再到海南“儋州网案”、安徽“五河短信案”等,几乎都是下级或群众用诗歌、信件、网文等方式批评当地党政部门,结果无一例外不引起“诽谤”罪名。

  他只不过是权力与监督角力连续剧的一个续集。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于建嵘认为,对这类事情,政府部门应慎之又慎,因为网络监督已成我国民主监督的一种新形式,民众通过网络反映自己关心的问题,客观上有利于相关部门转变作风,改进工作。

  不过,他也承认,目前我国的网络监督还存在一些诸如知情权与隐私权、言论自由与人身攻击等没有明确界定的问题。“对这些问题,我们需要的是法律的规范和引导。”

  而在郑州执业的知名律师张胜利说,诽谤罪是指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很明显,作为一种严重侵害人格权的犯罪行为,该罪的侵害对象必须是自然人,而不可能是社会团体或者国家机关。

  “在王帅案件上,除了考虑是否有权力干预外,更应该保证司法程序的公正,尊重诽谤罪的构成要件。”张胜利说。

  灵宝市委宣传部的负责人则说,灵宝市是按照法律程序进行的。负责此案的李平在和记者聊到案件时,也只是一再强调记者去详看《刑法》。

  现在,王帅处于取保候审阶段,对他的诽谤案,公安部门还在调查,结果无法预料。

  王帅已有悔意,谁能想到在网上发布一个帖子就有这样的可怕后果?“即便我方法欠妥,但都是事实,也不至于违法犯罪。”

责任编辑:吴勇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