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聚焦河南正文

舍弃富饶家园 淅川为调水作出巨大奉献

2010年06月17日 07:34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核心提示

  16.2万人在70万的淅川总人口中,算不上是一个巨大的数目。但是,对于世代生活在丹江河流域的这十多万人来说,他们的命运却从此被改写。骨肉分散,亲人分离,不同的地域下需要改变的生活习惯和即将变得疏远的乡音。有的家庭,自1958年库区开建以来,已经是搬迁了三次的老移民。他们舍弃小家,建设国家,在移民的路上,就像66岁的移民王廷彦说地那样:“不想走啊,可咱不能让国家调不成水吧。”

  □首席记者 郭启朝 通讯员 唐红丽

  放弃600万元的饭店

  看着自己一手培育起来的“赵福禄渔村”饭店,赵福禄十分不舍。他告诉记者:“饭店营业面积达到500多平方米,当年投资达600万元,年收入都在60万元左右。”

  饭店位于库区,因擅长做丹江鱼宴,生意十分火爆。可就在2009年冬季,赵福禄接到了淅川县政府正式下达通知,他的饭店所在的黑龙桥村按规划要搬迁至邓州的裴营镇。裴营镇没有黑龙桥的地理位置优越,让赵福禄搬迁就意味着让他从“金窝”搬到“穷窝”。想到自己苦心经营了十多年的心血即将面临破产,赵福禄整整一个礼拜都熬煎得吃不下饭。

  “现在想通了”。赵福禄对记者说:“国家肯定只会让老百姓越过越好,不会让我们往穷里折腾。”赵福禄说,如果没有政府的帮助,他的饭店也不会有今天这个规模。

  赵福禄随即带头签了搬迁协议。在赵福禄的带动下,黑龙桥村的村民们陆续地签了协议。

  就在6月17日,赵福禄将和乡亲们一起踏上移民搬迁之路,奔赴新家园邓州市裴营镇。善于经营颇有经济头脑的赵福禄说,他已经在裴营镇做了三个月的市场考察。他打算到邓州之后,投资3500万元建一个“农业观光旅游度假村”。

  舍弃富饶家园

  在第一批移民中涉及的十多个乡镇57个行政村绵延分布在环丹江水库400公里的河岸线上。这些地方是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

  特别是在依靠渔业养殖和捕捞为生的香花镇和马蹬镇,这里的村民一年单纯从河上获取的收入最少也能达到三四万。

  周长生是马蹬镇高庄村村民,他与妻子常年都吃住在船上,两条渔船每天至少能为他带来200元的纯收入。他们将搬往百公里以外的社旗县。在那里,周长生的渔船和渔网都不再有用武之地。

  周长生说:“村里的人大多数都不想走,但移民是大家的事情,我们虽然有损失,但是也会全力配合。”

  四星级集镇香花镇的百姓无论在交通上还是消费上,都非常便利。另外,加之该镇处于丹江水库风景名胜区的核心区域,百姓的物质生活和消费水平都一直位居全县首位。但是,在搬迁至邓州后,绝大部分都远离乡镇。有的村路甚至连四轮车都无法通过。

  历经“三代移民”

  说起搬迁,淅川县盛湾镇的王洪汉老人可谓感慨万千。他说:“我今年已经71岁,这辈子已经搬了三次家了!可每一次我都没有怨言,因为每一次,都是支援国家嘛!”

  1965年,当时还是毛头小伙子的王洪汉和家人一起,为了响应国家为建设丹江水库实施淅川县第四批移民搬迁的号召,移民到丹江水库边,大队给盖三间土坯房,再支口锅,就算是新家。11年后,他所居住的库区水位上涨到157米,接近国家规定的移民高程159米。为了安全考虑,当时的王洪汉一家9口人又成了第六批移民搬迁对象——从山脚下迁移到山腰,土坯房换成了四间砖土混合房,高山位置使得王洪汉一家的吃水问题成了老大难。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王洪汉一家却在这里住了33年。2003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正式动工,王洪汉所在的村因为在移民迁移线172米高程内,再次被确定为搬迁村。

  在16.2万的搬迁总人口中,像王洪汉老人这样历经二次甚至三次迁移的移民并不少见。

  淅川县财政年减近半亿

  说起奉献,群众的奉献最大,因为他们是单个的个体,而个头庞大的淅川县财政,也作出了巨大的奉献。

  当年丹江口水库建成后,初期工程建设淹没淅川54.3万亩土地、淹没县城1座、集镇14个、公路180公里、各种水利设施2673处,各项淹没实物指标直接损失7.4亿元(时价)。丹江大坝加高后,正常蓄水位由157米提高到170米,淅川新增淹没面积22.96万亩,占库区新增总淹没面积的47.6%,淹没3个集镇、36家工矿企业及大批基础设施,各项淹没指标占库区两省六县市总淹没指标的一半,静态淹没损失约90亿元。

  调水工程实施后,淅川大片土地被淹、大批移民动迁、大量工厂被关,现有经济社会发展格局将被完全打破。一是工业遭受重创。失去丹江电厂直供优惠电量电价,每年将新增上亿元的电费支出,已关闭、转产企业上百家,损失达6.75亿元。二是农业受损严重。库区10个乡镇13.1万亩良田被淹,占全县耕地总量的22.9%。由于严格限制化肥、农药、农膜的使用,淅川每年粮食将减收4.4万吨左右,经济作物将减收4.6亿元。三是旅游业发展受限。四是交通成为新的瓶颈,成为全省唯一不通铁路、不沿国道、不临高速的县份。五是财政更加困难。2004年以来,财政每年减收达891.5万元;2008年以后,县财政年减收4669万元。同时,财政还需承担学校布局调整、偿还贷款等支出9260万元。

责任编辑:姜秋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