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图片 > 每日头条
 
 

中国代表谈安理会改革:不赞成设时限或强行表决


http://www.dahe.cn 2005-04-08 05:56:32  河南报业网--大河报  
  河南报业网讯 王光亚在第59届联大讨论安南秘书长提交的联合国改革报告时发言指出,中方支持对安理会进行改革,但不赞成为安理会改革设定时限,更不赞成强行表决缺乏共识的改革方案。
安南提出改革计划的两个方案
  安南提出的安理会改革计划有两个方案。方案A是增加6个没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以及3个经选举产生的非常任理事国,其中非洲和亚太地区各有2个常任席位,欧洲和美洲各增加1个常任席位。
  方案B是增加8个任期4年、可连任的准常任理事国和1个非常任理事国,非洲、亚太、欧洲和美洲将分别获得2个准常任席位。
  两套方案的共同点在于,与现有的五大常任理事国不同,新增的常任理事国或半常任理事国都不会拥有否决权。
  安南3月21日正式向联大提交了联合国改革报告,建议联大在首脑会议举行之前就安理会扩大问题作出决定。安南还希望各会员国按一揽子形式接受他的报告,而不要像在餐馆点菜那样只挑选自己喜欢的。
中国支持优先增加发展中国家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6日说,2005年对联合国是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年,将于今年9月召开的联合国首脑会议将就联合国未来发展及作用作出重要决策。他说,中国支持安理会改革,并支持安理会优先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安理会扩大涉及各方切身利益,有争议是正常的。关键是要充分考虑到所有地区和国家的利益与关切,讲求民主、深入讨论、耐心磋商、稳步推进。唯有协商一致达成的方案,才能真正赢得全体会员国的广泛信任和支持。
  王光亚指出,对任何有利于弥合各方分歧、有利于维护联合国成员国团结的安理会扩大方案,中方持开放态度。在联大前一段时间的磋商中,各方围绕高级别名人小组提出的两个方案展开了讨论,分歧明显。中方认为,名人小组两方案都是原则设想,有关讨论不应局限于名人小组两方案,要集思广益,同等重视其他改革方案和想法。
  他强调,从维护联合国整体和长远利益出发,中方不赞成为安理会改革设定时限,更不赞成以强行表决的方式处理尚缺乏广泛共识的不成熟方案。中方不希望看到联合国因此陷于重大分裂,从而影响到9月联合国首脑会议的筹备。
四国互相支持共做常任梦
  日本共同社7日援引日本、德国、巴西和印度外交人士的话说,四国正谋求联合国在7月底之前完成安理会新增常任理事国席位选举。这四个国家于去年结成同盟,相互支持竞争上述席位。
  “四国联盟”正为尽快在联合国大会安排一次新增安理会席位选举投票做准备。
  共同社说,根据“四国联盟”的计划,第一步,他们将在五六月间联合向联大提交一份框架方案,提出新安理会的结构,包括成员数目。预计这一方案将建议增加6个常任理事国、3到4个非常任理事国,并敦促联大挑选新增席位候选国。
  如果联大接受这一框架方案,那么这就为新增席位选举创造了前提。“四国联盟”期望这一选举在7月底前举行。如果选举得以实施,到9月的联合国首脑会议前,与会者就将确认四国实现联合国改革的意图。
  接下来,四国将动议修改联合国宪章,并在议案中特别指命一些国家担任新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并寻求这一提案在今年年底之前获得通过。
  按照四国设想,新增常任理事国选举方式将和选举非常任理事国类似,即由联大根据各洲分配名额。共同社说,目前,在框架方案起草中主要涉及的问题是,是否允许新常任理事国拥有否决权和确定各地区非常任理事国数目。
  四国设想遭到意大利、西班牙、韩国、巴基斯坦、墨西哥等国的强烈反对。这些国家希望以方案B为基础展开讨论,并主张各方通过协商就安理会扩大达成一致,反对就此设定时限或强行表决。
发展中国家质疑安南做法
  在7日举行的联大辩论中,大多数发展中国家都希望安理会改革不可草率,并质疑安南为改革设定最后期限的做法。
  据美联社报道,6日,在第59届联合国大会上,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提交的改革报告遭到发展中国家的严厉批评。此次改革也是联合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改革。联合国191个成员国当中大部分来自发展中国家。
  马来西亚驻联合国大使拉斯塔姆·穆赫迪·伊萨代表不结盟运动在联大上表示,不结盟运动所呼吁的发展和社会进步仍是联合国最重要的特征,但这一要求并未在秘书长的改革方案中充分体现出来。
  伊萨称不结盟运动希望对每一条建议都进行评估。不结盟运动主要由发展中国家组成。
  另外,改革报告还试图让目前受一系列丑闻困扰的联合国的工作更加有效,赢得更多信任。由于联合国接连爆出伊拉克石油换食品计划贿赂丑闻以及刚果维和部队性丑闻等一系列事件,联合国现在面临空前信任危机。
  牙买加驻联合国大使斯塔福德·尼尔代表77国集团在联大上表示,联合国应该在与发展相关的领域作出更加大胆、意义更加深远的决定。77国集团是另一个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重要组织。
  尼尔说,联合国当务之急不是怎样作出新的承诺,而是如何落实富裕国家过去所作出的增加国际援助、减少和消除贫困国家债务以及改善资源转让的承诺。
  许多重要发展中国家甚至在做单独发言时语气强硬地批评了安南的改革报告。阿尔及利亚驻联合国大使阿布达拉赫·巴里说,联合国“现在病了”,需要对症下药,“然而,按照任何实事求是的标准,秘书长的改革报告既不是治病所需的治疗方案,也不是我们期待的万能药。”
  综合新华社、文汇报等媒体报道
评论 有关方案尚不成熟
  国际社会在安理会扩大问题上意见不统一,说明有关方案尚不成熟。安理会改革涉及各方的切身利益,出现争议是正常的。国际社会有必要在充分协商、深入讨论的基础上逐步就有关问题达成一致。人们注意到,安南建议的两套方案都属于原则性设想,也就是说,这两套方案只是为展开进一步的讨论提供了基础。既然这两套方案无法被各方所接受,那么就应该对方案进行修改,或者考虑其他的替代方案。把不成熟的方案强行付诸表决或者为安理会改革人为设定时限,都是不合时宜的,也是不明智的。
  安理会是联合国最重要的机构,对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负有主要责任。这就要求在讨论安理会扩大问题时,必须采取积极慎重、稳步推进的原则,否则,只能导致国际社会的分裂和矛盾的加剧。
  还应看到,安理会扩大只是联合国改革的一部分,联合国其他领域的改革也很重要。人们不希望有关安理会改革的讨论和争议冲淡甚至损害对其他问题、特别是发展问题的磋商。
链接 推进改革的总体原则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在联合国大会发言时指出:存在分歧和争议是自然的。因此有必要对推进改革的总体原则形成基本共识。我们认为可以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国家不论大小、贫富、强弱,均有权全面、平等参与讨论所有联合国改革问题。
  第二,改革应最大限度地满足所有会员国,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主张和关切。
  第三,改革应先易后难、循序渐进,对各方尚存分歧的重大问题要采取谨慎态度,一时难有共识可继续磋商,避免强求在今年首脑会议期间作出决定。
  第四,改革的重点应是切实扭转联合国长期以来“重安全、轻发展”的现象,真正加大联合国对发展问题的投入,有效落实千年发展目标。

责任编辑:陈要逢

 
进入论坛 】 【 字体显示:  】 【 打印 】 【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