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议:献出爱心 送特困家庭一个“暖冬”

  • 2006年11月23日 14:27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阅读提示

  前天,郑州的阳光还一如春天般温暖,到了昨天,天气却陡然变得阴冷,伴着呼呼作响的寒风,无情的冬雨下个不停。市民们感叹,今年的冬天真正降临了。

  面对突然降临的寒冬,出行的市民们裹上了厚厚的冬衣,大多数待在家里的市民也许正享受着暖气和空调的温暖,而生活在我们这个城市里的特困人群,他们是否做好了过冬的准备?昨天下午,本报记者兵分五路,走进五个特困家庭……

  也许您是一个有爱心的市民,也许您愿意帮助特困人群,用我们的双手共同构建一个和谐的大家庭。今天,大河报特别开通民生热线65796257,为您和特困家庭架起桥梁,把您的爱心直接对接到每一个特困家庭,让他们也拥有像我们一样温暖的冬天。

 

1123c0401.jpg

社区工作人员拉着李敢龙老母亲的手问有啥需要帮助时,李敢龙笑呵呵地说:“啥都不缺。”

  1号家庭:二七区解放路社区陈爱莲家

  家庭情况:自己身患疾病,儿子患有脑瘫

  舍不得烧水渴了喝凉水

  一间十几平方米的房子,唯一的窗户还没有玻璃,用硬纸板挡着。当记者与解放路社区工作人员冯玉玲一同走进解放路98号附8号陈爱莲家里时,顿觉一股冷气袭来。环顾四周,屋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没有一样家电,最显眼的是两张并排的单人床,床上的被子看上去是那么单薄。

  有病在身的陈爱莲告诉记者,50岁的她目前和25岁的儿子一起住,因儿子出生时脑缺氧导致脑瘫,至今生活还不能自理,而她的丈夫也于16年前患恶性脑瘤去世,所住的房子还是二七区房管局的公房。除了每个月享受政府给的低保金外,遇到晴天,她会拿着纸笔到附近的人才市场帮人写个广告牌,一天挣几元钱,这就是她和儿子的生活来源。

  “其实我刚开始不想让社区给我办理低保手续,那时候,我身体还可以,能摆个地摊维持生活。我当时想着凭我自己的能力,能够照顾好我和孩子,我不想给别人、给社会找麻烦。但是,社区主任和办事处来找我做了好几次工作,后来我才接受了。”陈爱莲说,社区对她和儿子的帮助很大,逢年过节就会送来面、米、油,“现在我的身体不好,医生要我做手术,可我根本付不起医疗费,只好先吃着药慢慢治疗”。

  “屋里这么冷,怎么不生个煤火?”记者问。陈爱莲摇摇头,眼圈红了,“都习惯了,天再冷点,我就把窗户堵严,会暖和些。”当记者看到屋里还有液化气灶和罐时,以为她平时主要是靠这做饭,却没想到她摆摆手说:“这是邻居准备卖的废品,我寻思着还能用,就讨了过来,用气太浪费了,平时我舍不得烧水,渴了就接点儿凉水喝。”

  当记者问她有没有需要社区提供帮助的地方时,她说:“我现在真的很满足了,没什么需要的,社区对我照顾得很周到。

  2号家庭:金水区省建社区周贵兴家

  家庭情况:自己无劳动能力,母亲卧病在床“

  买个大冬瓜一吃好几天

  “老周挺不容易的,自己58岁了,身体又不好,还得伺候80多岁的老娘,真难为他了。”昨天下午,记者来到省建社区采访,社区工作人员正在商量,要去经八路9号院的低保户周贵兴家看看,记者便随同前往。

  “以前身体好的时候,老周在楼下摆了个冷饮摊,还能挣些钱贴补家用,结果积蓄却被‘媳妇’卷走了。现在他年纪大了,还得了糖尿病,胳膊也出现了肌肉萎缩,基本上失去了劳动能力,他母亲有腰疼病,经常卧床,全指望他端吃端喝。”周贵兴家住在七楼,社区工作人员贺女士一边上楼一边向记者介绍情况。

  头发花白的周贵兴披着衣裳开了门:“天太冷,我在被窝里蜷着呢。”因为是顶楼,窗户也四处漏风,屋里的温度比外面高不了多少。记者裹紧外套,打量着老周的家:这是一套老式的一室一厅,沿着窄窄的过道进去,应该是客厅了,但客厅实在不能再叫做“客厅”,倒更像一间仓库:老周用木板在客厅里又隔出了一个“卧室”,里面堆满了铁架子、冰柜等杂物……客厅最里面的一角放着老周的床。

  卧室是老周母亲住的。推开门,老人正从床上艰难地起身,屋里杂乱无章,散发出一股霉味儿。“腰疼病又犯了,好长时间没有出过门了。”老人脸色苍白,声音有气无力,贺女士赶紧让她躺下休息。“俺娘儿俩都有病,下趟楼、出趟门都难着呢。”老周叹了口气,推开厨房的门,他指着案板上的一个大冬瓜说:“这是前几天买的,便宜还放得住,够俺吃好几天的。”

  “社区给他娘儿俩都办了低保,可他们年纪都大了,医药费负担也很重,可惜社区也没有更多的力量帮助他们。”贺女士说,每次到老周家,总会因不能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帮助而遗憾,“现在天这么冷,老周的胳膊还有病,恐怕连洗衣服都会成难题,要是有个洗衣机,老周也会少受点罪”。

  3号家庭:惠济区粮运社区李敢龙家

  家庭情况:上有八旬老母,下有正上大学的女儿,自己因病失去劳动能力

  一周难沾荤不失乐观心

  在丰乐路1号院1楼的密封阳台内,54岁的李敢龙正在和一位老同志下象棋。院子里冷风飕飕,记者和社区工作人员张玉萍被冻得缩头缩脑。正在下棋的李敢龙看到记者一行,慌忙笑着站起来招呼记者进屋。

  屋里还没有生煤火,有点冷。李敢龙笑着说:“今天外面太冷了,出不去,就和他在这里下个象棋。”

  “在家冷不冷?”记者问李敢龙。“不冷啊,我穿着毛衣哩,俺老娘都穿上棉衣了。”李敢龙说,“我这人不贪心,虽然全家就靠200多元的低保金生活,但我从没觉得日子有多苦。”

  当记者说天冷了家里缺啥尽管给社区说时,李敢龙说:“过冬的衣服都有,亲戚朋友给的都够穿了。还有棉被,我和妻子结婚时的被子,盖两辈子都用不完。仔细想想,好像也不缺啥。”

  社区工作人员张玉萍笑着拉住李敢龙母亲赵明氏的手说:“别客气,有啥说啥,需要啥东西尽管说,我们尽量帮助解决。”

  “真的不缺啥东西,我很知足。”李敢龙说,“虽然家里一周也难得吃上一次肉,唯一的电器就是这台电视机和这个有毛病的冰箱,但我觉得日子还过得去。”

  记者环顾李敢龙的家,除了三张床和一个装满书的大书柜,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客厅中放的一辆自行车,是这个家中较为抢眼的一件物品。“这自行车是我亲戚给的,还是赛车呢。”望着八成新的自行车,李敢龙笑了。

  “别看家里条件不好,他还经常免费给贫困家庭写春联。”张玉萍说,李敢龙是一名书法爱好者,经常参加社区组织的公益活动。

  “要啥钱,能帮别人挺开心的。我从小就爱写毛笔字,每天晚上吃过晚饭后都要练一小时的毛笔字。”说着,李敢龙拉开书柜告诉记者:“这里面都是关于书法方面的书。”

  当张玉萍再次问李敢龙需要啥帮助时,李敢龙说:“在以前我困难时,社区帮我联系了协管员的工作,还给我申请了低保。社区的工作人员隔三岔五就上门来看我们,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没啥急需的。”据了解,几年前他因身患高血压、脊椎瘤而失去了劳动能力,唯一的女儿目前在外地上大学。

  临走时,李敢龙说:“我吃着国家的低保,就觉得不好意思。如果以后经济条件好了,我就去退掉低保。以后社区有用着我的地方,尽管说。

  4号家庭:管城区北下街社区袁新秋家

  家庭情况:自己因病截肢,妻子摆地摊贴补家用,家有年迈老母和一双正读大学、初中的儿女“

  冷得受不了才烧煤取暖

  走进北下街社区商阜小区特困户袁新秋家时,袁新秋的妻子王香云正忙着打扫卫生。

  “都脏得没有地方下脚了。”王香云说,因为烧煤球,家里到处都是烟尘,液化气对于他们来说是奢侈品。

  因病截肢的袁新秋说,一年四季他们家都是烧煤球,尽管如此,家里专门生个煤火取暖的日子也是很有限的,“冷得受不了了,才会烧上几天,要是天天都烧煤取暖,那得多少煤球呀,大不了多盖一床被子”。

  “祖祖辈辈都这样过来了,咱也能挺过去,再说,屋内、屋外空气温度差不多,对身体也好;即使有暖气,咱连暖气费都交不起。”袁新秋乐观地说,夏天天再热,他们也不过是多开一会儿风扇而已,很多时候都是开门、开窗睡觉,“自然风多好呀”。

  袁新秋说,他们家经济收入除了低保金外,就是妻子王香云摆地摊挣俩钱,家里还有个近80岁的老母亲,生活上不能自理,目前儿子在上大学、女儿上初中。

  “咬着牙也得供应孩子上学,毕竟孩子都是自己考上的呀!”袁新秋说,社区、办事处也给他们家提供了很多帮助。儿子上大学时,除了办事处补助一部分外,还有一些好心人捐了钱,社区还帮忙申请了贫困学生助学贷款。逢年过节,社区、办事处会给他家送来点油、米、面。尽管如此,能吃顿肉,对于他家来说,是逢年过节才会享受到的美味。

  5号家庭:中原区纺专社区李桂玲家

  家庭情况:丈夫干临时工,自己捡废品,儿子正读高中

  一家三口人挤一间小屋

  昨天下午4点多,记者在建设路街道办事处纺专社区主任王爱民引领下,来到了辖区特困户李桂玲所住的桐柏路61号院13号楼。13号楼建于上世纪50年代,李桂玲和她的丈夫及儿子一家三口居住在里面一间13平方米的房子里,这是李桂玲丈夫做临时工的单位——郑州纺专免费提供给他们的,此时夫妇俩都不在家。

  据邻居讲,李桂玲去外面捡废品了,她的丈夫要到晚上6点才能回来。王爱民指着堆在楼道里整理好的旧纸箱、饮料瓶等告诉记者,这些废品都是李桂玲平时捡的。

  正当记者准备离开13号楼去寻找李桂玲时,冻得双耳、双手通红的她拎着小半编织袋饮料瓶回来了,这是她在寒风中劳作了近两个小时的收获。

  李桂玲听说记者来意后,连忙打开房门把记者等人让进屋。床上放着叠得整整齐齐的缀满补丁的被子,两张小床及一张书桌把这个小屋塞得满满当当。那台看了十几年的14英寸黑白电视机,是李桂玲家中最值钱的家什。

  李桂玲局促地搓着双手说:“屋里太乱了,早知道你们要来,就好好拾掇拾掇了。”然后急忙用袖子在床上抹了抹说,“坐呀,你们随便坐。”

  李桂玲夫妻都年近六旬,丈夫在纺专打扫卫生,每月收入300元,李桂玲则每天外出捡废品贴补家用,即使如此,三口之家的月收入也仅500元。不过令李桂玲夫妻欣慰的是,尽管经济非常困难,但是他们的儿子很争气,勤奋好学,今年考上了中原区一所重点高中。

  “要不是社区一直在帮俺家,俺早就过不下去了。现在社区还在帮俺俩申请低保,可因为俺俩的户口才从农村转过来两年,不符合条件。”说起自己家得到的帮助,李桂玲打开了话匣子,“俺还得谢谢纺专的领导,给俺家了一间房,不要钱,还不收水电费,真不知该咋去谢这些好人……”

  “孩子他爸干活的地方最近要裁人,他要是没工作了,俺真不知该咋过下去了。还有,俺现在住的房子,听说年底前要拆迁,俺哪有多余的钱去租房……”李桂玲说起当前的困境,两行热泪刷地淌了出来,“要是有人能给俺俩找个工作就好了,俺一定好好干。”  □记者路六居温中豪常佰军刘云林辉  实习生梁志霞文记者平伟图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