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不起学费毕业证成结业证 大学生状告教育厅

  • 2006年11月23日 09:18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记者刘新萍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1123A1102.jpg

各有苦衷——皆叹!  王强制图

  核心提示

  25岁的牟高锋,是新乡市平原大学2004届毕业生。因未交齐学校近万元的学费,至今未拿到大专毕业证。为讨要毕业证,2005年7月,他将母校告上法庭。之后,平原大学向省教育厅请示,以一门功课不及格为由,请教育厅批准牟高锋毕业证书无效,随即,他的毕业证被改为结业证。今年9月,牟高锋把省教育厅推上被告席。

  近日,郑州市金水区人民法院审结此案,判决:撤销被告审批原告为结业的行政行为。原告的学历是否符合毕业条件,还需要平原大学重新申报并由被告重新调查作出相应处理。

  连日来,记者对此事展开调查。

  当事学生(未交齐学费、没拿到毕业证):

  因为没有毕业证,找工作时像民工一样

  牟高锋说,他来自湖北省利川市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2001年,他考取了平原大学计算机应用与维护专业。入学时,从家里只带了800多元钱和一张乡政府开具的贫困证明。

  牟高锋每年的学费是3600元,三年中,因为经济极为拮据,他只交了1000元学费。2004年6月,因尚欠学校9800元的学费,他没有如愿以偿领到毕业证。

  2004年8月,牟高锋南下广州,想尽快挣足钱还清拖欠的学费领取毕业证。因为没有毕业证,牟高锋说,他只能像民工一样在大街上苦苦寻找工作,2005年1月,他被广州一家外资公司聘用为调度员,月薪1100元。渐渐地他发现,没有毕业证,找工作或深造都很不便。

  牟高锋说,2005年6月,他带着打工积攒下的1500元钱,回到平原大学,请求校方先发给他毕业证,其余欠款签订合同分期付清,然而校方坚持按照学校的规定,要求牟高锋一次性结清学费后才能发放毕业证。

  2005年7月11日,牟高锋将平原大学起诉至新乡市红旗区人民法院。庭审中,平原大学辩称,颁发毕业证的前提是“考试成绩及格,德育体育及格”。而牟高锋在2004年6月《高等数学》补考时考了43分,不及格,按照规定,他只能取得结业证。牟高锋称,校方的这种说法让他感到不解,因为毕业前夕,学校让他缴了20元的毕业证书注册工本费。离校时,学校也没说他考试不及格。

  法院审理认为,牟高锋一门课程补考不及格,不符合颁发毕业证书的条件,遂做出一审判决,驳回牟高锋的诉讼请求。牟高锋随后提起上诉,不久撤诉,他说学校多次与他协商,劝他撤诉,会把毕业证给他。但学校迟迟没有兑现诺言。

  2006年7月,牟高锋在网上查询资料时,发现自己的毕业证书改成了“结业证书”。牟高锋认为,可能是自己的起诉惹恼了校方,学校以他一科不及格为由,注销了他的网上毕业证信息。2006年9月22日,牟高锋以非法审批平原大学颁发虚假结业证书为由将省教育厅推上被告席。2006年11月10日,金水区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省教育厅明知平原大学因为毕业证发放已经引发诉讼,却根据其申请,不对原告的学习成绩进行全面核实也未对毕业证书作出任何处理决定的情况下,就批准更改学历信息,其行政行为证据不足且程序违法,遂做出上述判决。

  当事校方(事出有因,不是不给他):

  如果学校不资助,他怎么可能完成学业?

  11月21日,记者就此事采访了平原大学主管教学的副校长闫宏斌、教务处处长张玉芳以及校办副主任刘晔等人。

  张玉芳说,将牟高锋的毕业证改为结业证,是因为他有15门次的课程成绩,是补考后才通过的,而且他的《高等数学》补考后也只有43分,按照教育部的规定是不能发给他毕业证的。对于牟高锋出现电子注册的毕业证一事,张玉芳称,是因为学校在学生毕业时要提前办理毕业证,时间为四五月份,此时学生毕业前最后考试成绩还未出来,牟高锋的《高等数学》是6月17日才出来的,但那时他已离校了,如果说我们有错误,也就是为他提前办理了毕业证。

  而据牟高锋称,2004年12月中旬,他在广东参加公务员考试时,其大专文凭是被有关部门审核通过的,那时他的电子注册还是“毕业证书”,而在他2005年7月11日到法院起诉了平原大学后,7月下旬他的毕业证书就改成了结业证书,对此,张玉芳苦笑着说:“哪是这回事!牟高锋的《高等数学》补考成绩不合格,按规定,2005年6月还可以再补考一次,若及格了,仍然可以发毕业证书,可他6月份来到学校,让他再补考,他非要有关领导给他写保证书,保证他补考后成绩合格,他才补考,谁敢给他写这样的保证书?”至于补交学费,当时他说没钱交,学校让他写个还款计划,他也不肯写,于是就把学校告上法庭。

  说到学生交费,闫宏斌显得很无奈,他说平原大学贫困生占的比例较大。不少学生都不能一次交清学费,可因为学校属于地方性大学,除了教职工工资费用上级拨发外,大部分费用都要靠学生所交学费来支付。而有的学生明明有钱却去买电脑、下饭馆等,逼得老师跟着催要学费。即便如此,学校还是尽可能帮助那些经济困难的学生,像牟高锋这样三年内只交了1000元学费的学生,学校如果不给他想办法,他怎么可能完成三年的学业?

  闫宏斌还说,牟高锋运用法律手段维护他的权益可以理解,学校不会因此而怪罪他。“每个学生都像我们的孩子一样,我们总是尽可能地帮助他们解决问题,虽然目前根据牟高锋的情况,还不能给他发毕业证,但我们还想再给他争取补考的机会,成绩如果合格,有希望拿到毕业证。“

  各方说法(能给与不能给):

  把证先给了以后找不到学生该怎么办?

  学生如果欠了学费,该不该领到毕业证,记者就此走访了新乡一些高校师生。

  一学生说,如果没有毕业证,很难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不管怎么说,学校都应该让学生先领走毕业证,等他挣到钱了,再还学费。而有的学生却认为,学校把毕业证给了学生,以后找不到学生怎么办?

  新乡方正律师事务所律师程秀波认为,高等教育是非义务教育,交学费是每个学生应尽的义务,有的学生确系家庭困难,有的却是恶意欠费,应区别对待。社会应建立起一个诚信体系,用制度来保证欠债还钱的信用。河南师范大学学生处处长张向战说,大多数大学生还是很诚信、懂得回报的,社会应大力倡导诚信风气。  □记者刘新萍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