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费不足 河南公共文体场馆要靠出租谋生?

  • 2006年11月28日 14:09
  •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h1128132.jpg

杂技馆院内开办的驾校。

h1128131.jpg

河南省科技馆被各种广告包围。

h1128133.jpg

青少年宫本该是孩子们免费的乐园。□文/图 本报记者陈辉

  核心提示

  河南科技馆被商标所、跆拳道馆占据,郑州杂技馆院子里是驾校,郑州青少年宫内到处是收费的培训班,河南省体育馆的场地也成了服装展销点和驾校。这些本该承担提高民众科学和文化素质、免费对市民开放的公共文体场所,如今却充斥着商业的诱惑,国家有关公共文体场馆应该坚持公益性质的规定在这里成了一纸空文。

  更令人怀疑的是,当事方都能以各种理由来说明自己是“被迫出租场地”,否则无法“养活”职工。在公共文体场所免费开放的大趋势下,这些本为公益性质的场馆该何去何从?

  “这个卖服装的大棚太影响打球了!”常去体育馆打篮球的李先生不满地说。近日,读者反映说位于郑州市文化路的河南体育馆篮球场内多了一个卖服装的大棚。从路边望去,大棚把篮球场完全遮住,不知情的人还以为球场被“取消了”。

  这并非先例,在省体育馆最北边的一处空地上,几辆教练车滑来滑去,这里早已出租给一家驾校,在这两者中间,是一处收费的网球培训班。处于文化路黄金位置的省体育馆早早被打上了“市场化”的烙印。

  令许多市民不满的是,这样的遭遇越来越多。在省会郑州,一些承担公益性质的文化、科技、体育场馆被大量出租、占用,本来是为市民服务的公共活动场所成了“养人的单位”。11月20日至22日,记者先后走访了省科技馆、省体育馆、郑州市杂技馆、郑州市青少年宫等几家具有公益性质的文体场馆,却发现很难找到一处免费的落脚点。

  科技馆里“没科技”

  处在花园路核心地段的河南科技馆可谓“寸土寸金”,进门一个大厅,两边分别是一家商标事务所和一家跆拳道训练馆,过了大厅,后院还有一所外语培训学校,再往后,是装修一新的酒店。如果不是大厅内悬挂的几幅科学家照片和一张9月份的恐龙科普展宣传海报(门票每人15元),你很难把这个地方和科普工作联系起来。所谓的科技馆,被“浓缩”成了一个面积相当于两间学生教室的展览厅。

  11月21日,记者来此采访,在院子里来回走了两趟,也没能找到办公场所,经院内的清洁工指点,才在其中一幢楼的三楼找到科技馆的管理人员。

  按照科技馆的职能,这里本该有一些科技含量高的声、光、电展示区以及自然科学方面的展览,但河南科技馆内并没有这些展览。馆长孙长青诉苦说:“不是不愿展览,而是根本就没有可供展览的东西。”

  “没有钱购买设备。”孙长青说,科技展览需要购买展品,但省科技馆自从建成起,就没有得到过这方面的资金,每年的财政拨款还不够人员的工资。现今,河南科技馆有在职人员60多人,算上退休人员有100多。“如果再加上日常开支,一年需要400万元费用。”孙说。

  为了“养活职工”,处在花园路繁华地段的省科技馆只好把大部分场地出租出去“挣钱”,至于科普展览,“一年也没有几回,而且大多是商业化运作。”

  “办公益展览是科技馆的本职工作,还能落个好名声,我为什么不干啊,实在是没钱干。”对此,馆长孙长青颇显无奈。

  杂技馆院内办驾校

  处于人民公园西门的郑州杂技馆外观时尚,周围环境宜人,和杂技馆漂亮的造型相比,院内到处是竖杆的驾校则显得大煞风景。

  杂技馆曾是郑州市当年的重点建设工程,它的建成一度被认为是城市品位提高的象征。但在经营的压力下,杂技馆也不得不向市场低头,其位置优越的场院租给了一家驾校,另外还有一家跆拳道培训馆在室内租用场地。

  “出租场地给驾校也算多种经营。”郑州杂技馆馆长毋迪说,郑州杂技馆在建成之后,就成了“自收自支”单位,“我要养活杂技馆的员工,还要负责杂技馆的日常维护,这些都需要钱。”

  据毋迪讲,该馆每年的工资和维护场地的费用,大约需要20万元。“演出是不少,但杂技团来演出,门票还要上交给人家,我们只是得了个零头,因此这20万元还需要自己去挣。”

  青少年宫满是培训班

  11月21日上午10时多,一群幼儿园的孩子在郑州市青少年宫门前跳舞。不仅这个幼儿园租用场地,青少年宫一楼至四楼,几乎被形形色色的培训班、特长班占满。即便是一楼大厅的一个乒乓球室,也需要付费才能进去玩。

  郑州市青少年宫综合楼2003年建成使用,由市财政投资3300万元。从1997年开始,郑州市政府对青少年宫的投入改为财政定补。青少年宫书记常杰说,一年37万元的财政拨款还不够70个人的工资,他算了一笔账,每年的人员工资在160万元左右,水电费120万元、保洁费10万元,此外,还要支付90个外聘老师的补贴。

  据常杰讲,郑州市青少年宫一年的教学收入有290万元左右,影剧院一年有近40万元的会务收入,此外,还有一处租出去的房子。他们实行的是收支两条线,目前收支基本平衡。

  “但问题不是这么简单,青少年宫交付时只是一栋空楼,培训设备的添置和更新费用,包括办公设备,只有靠自己想办法解决。”常杰举例说,青少年宫内的电梯坏了,没钱维修,只好一直闲着。

  经费不足靠收费

  2006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校外活动场所建设和管理工作的意见》中强调,要将青少年宫等未成年人活动场所定位为公益性质。

  大多数人对“公益性”的理解就是不收费。在记者采访的几个公共场馆中,河南省科技馆、郑州市青少年宫都属于未成年人活动场所,但他们除了有少量的财政拨款外,没有任何专项经费投入。

  “举办活动需要宣传,还得有必要的设备,有时还要请专家,这些都需要钱,政府没有这方面的经费,不收费怎么开展工作?”一位业内人士说,因经费不足而实行收费,几乎成了普遍现象。

  以河南科技馆为例,馆长孙长青说:“真正的科技馆应该是公益性的,面向公众免费、常年开放、普及科学知识,要想达到这个目标,首先得有经费保障。”孙说,如果有了经费保障,科技馆也愿意搞科普工作。

  郑州市青少年宫现在每逢节假日才有公益活动,书记常杰说,只要财政供给能保证日常运转,青少年宫完全可以天天坚持公益性质,把租出去的房子也收回来。

  据他们的统计,在河南省有青少年宫的9个市中,只有两家没有实现财政全供给,其中就包括郑州。

  同为政府投资的文化场馆,郑州杂技馆馆长毋迪说:“据我们的了解,周围省市的杂技馆运转很多是财政供给的,至少也是定额补贴的,而我们全靠自己。”

  在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意见》中,也强调了“各级政府要把未成年人校外活动场所运转、维护和开展公益性活动的经费纳入同级财政预算,切实予以保障。”

  在郑州市,郑州科技馆是少数属于财政全供给的公益性场馆,也正因为此,他们才得以实现不收费,并博得了很好的社会声誉。

  在文体场馆免费开放的大势下,这种因“经费不足靠收费”引发的矛盾越来越明显。

  公共文体场馆的出路

  事实上,通过采访不难发现,对公共文体场馆而言,保证经费投入只是其坚持公益性的基础,如何利用现有的硬件,有创造性地开展工作也是必须的,否则这些场馆有沦落成专门“养人”的嫌疑。

  在内部人士看来,公共文体场馆的未来还不仅限于此,如何适应社会发展,满足民众的需求变化才是根本。

  郑州市青少年宫书记常杰对此深有感触,他说,不少青少年宫的教学正走入误区,现在实行的精英教学,大部分是一些高收入家庭子女和有特长的学生。而真正需要关怀的弱势群体,比如贫困家庭子女、农民工子女等,他们反而少有机会来到这里。在郑州市青少年宫每年15000人次的培训量上,只有300个免费的名额提供给这些人。

  在青少年宫的未来走向上,常杰说,可以尝试走进社区开展活动,或者举办一些针对性很强的培训,而不是仅仅满足于充当“业余补习班”的角色。

  郑州杂技馆馆长毋迪说,杂技是个市场化程度很高的行业,杂技馆要么完全推向市场,要么由政府投入资金搞一些公益性的演出。否则,对资源也是一种浪费。

  同样,像郑州工人文化宫、河南博物院等这些公共场馆都面临创新形式的问题。随着社会的进步,工人的概念和生活都发生了很大变化,工人文化宫如果还像以前那样放放电影、玩玩棋牌,其衰落是必然的。在河南省成功创造“文化遗产日”之时,博物院如果只是把现有场地简单地出租,而不念及群众对文化的需求似乎也不高明。③17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