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世界艾滋病日 用责任和爱心编织起红丝带

  • 2006年11月30日 14:22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1130a1401.jpg

1130a1403.jpg

  阅读提示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全球近4000万人感染艾滋病毒,去年新增400多万感染者,上百万人命丧艾滋病。一连串的数字,提醒我们,病魔来势汹汹,人类必须携手迎战。

  相关评论:让歧视远离艾滋病患者 防艾滋病不能仅此一“套”

  在河南省对抗艾滋病的过程中,正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一“战斗”。他们中,有同伴教育项目的大学生志愿者,有积极影响“圈内人”的同性恋者,有常年值守防艾一线的医务人员,有多次被针头扎到手的病毒检测者……在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本报记者走近他们,感受每人鲜为人知、甚至“另类”的“抗艾故事”……

  崔为国

  □记者王芷荭文李康图

  1985年,中国发现第一例艾滋病患者。10年后,河南省发现首例艾滋病感染者。“十几年前,我参与了河南省第一批艾滋病感染者的检测。”崔为国是河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性病艾滋病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今年40岁,但称得上是一位“老防艾人员”了。

  1995年3月,河南省接到云南省卫生厅的通知,一名河南男子在当地被检测出感染了艾滋病。这名成年男子有嫖娼和卖血经历。“当时感觉很意外,因为大家都认为艾滋病这玩意儿和咱中国人不搭界。”崔为国回忆,那是河南省的首例艾滋病感染者,听到消息后,感觉“心里沉甸甸的”。

  更坏的消息很快传来。一个月后,新乡一家生物制品公司在对血液进行检验时,发现几份血样有问题,立即与省疾控中心(当时还是省卫生防疫站)取得联系,崔为国和同事们立刻对这些血样进行了检测,结果也显示HIV抗体呈阳性。由于当时的省卫生防疫站的艾滋病实验室只有初筛资格,还不能对血样是否感染艾滋病毒进行最终确认。省卫生防疫站派崔为国用一个保温瓶,装了血样,坐火车连夜赶往北京。在北京,经过国家实验室的确认,这几份血样确实感染了艾滋病毒。

  省卫生防疫站随即派崔为国和几名同事到北京接受艾滋病防治培训。培训完毕后,崔为国等人回到河南,立刻举办河南的培训班,由崔为国等人再对各地防疫站人员进行培训。

  从河南本土发现艾滋病感染者之后,在实验室里抽取血样进行艾滋病检测,就成为崔为国的重要工作。惊险的事情常常发生。拿着一根针管,替来做检测的人抽完血,还没处理好,针头一歪,又扎到了自己的手。“第一次被针头扎到,我当时吓得直冒冷汗。心想,完了。赶紧放下针管,往外挤指头上的血。”庆幸的是,第二天,这管血经过检测,HIV抗体呈阴性,没有感染病毒。

  “这么多年来,我和同事们都有过多次这样的经历,以前害怕,现在已经当成是家常便饭了。”崔为国说,按照我省的有关规定,他和同事们,每年都会接受一次艾滋病检测,以防“常在河边走,不慎湿了鞋”。

  1997年,由著名的艾滋病防治专家曾毅院士带队,一个专家小组到河南来验收河南省疾控中心(当时的省卫生防疫站)的艾滋病实验室。曾毅院士取出10份血样,要求崔为国和同事们对其是否感染艾滋病毒进行检测。崔为国等人检测后认为,10份中有6份感染了病毒,4份为安全血液。结果与正确答案完全一致。河南省终于拥有了一所具有艾滋病检测确认资格的实验室。

  周立华

  □首席记者王曦辉文张鸿飞图

  河南中医学院艾滋病研究所副所长周立华的名片上留有两个手机号,一个是郑州的,一个是驻马店的。2004年初,他在河南中医学院三附院第一个报名参加针对艾滋病疫情高发村成立的帮扶队后,近3年来,在两地来回跑已成了他的生活常态。近3年来,他看过的艾滋病人的数量有上千人次之多。

  “2004年,我报名到疫情高发村去帮扶。当初报名时,觉得自己是一名有防治传染病经验的医生,有责任到一线去。”这个曾在2003年抗击“非典”战役中冲在第一线的急诊科主任如是说。

  走进村庄,亲眼看到病人受到的折磨后,周立华被强烈震撼了。“作为医生,你有一万个理由要求自己去帮助这些病人与病魔作斗争。”在村里,最初的工作是给病人进行检查,帮助病人按时、正常服药,可是病人遭受的种种痛苦也让周立华等人陷入沉思:难道医生能做的只有这些吗?河南中医学院院长彭勃教授这时大胆提出了“在艾滋病人‘无症状带菌期’进行中医药干预”的设想,这个设想不但拨开了周立华等人心头的迷雾,也很快受到了重视,并在2005年成为国家“十五”重大科技攻关项目和国家973项目。周立华成为课题的负责人之一。

  “刚开始接触艾滋病人,说不怕那是瞎话。”周立华说,对待这些特殊病人,医生提供的不应只是药物上的帮助,更多的是心理上的慰藉。刚开始驻村时,病人根本不信任他们,甚至还有敌意,可是周立华等人没有气馁。见到他们,周立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主动上前握手,这让很多病人热泪盈眶。

  在下乡帮扶期间,课题组的研究也在日夜加班进行着。从2005年开始,研究开始取得重大突破:中医药在提高艾滋病无症带菌者体力、精力及免疫力方面效果明显,其中艾灸治疗艾滋病人腹泻成绩突出。在这方面,课题组的成果填补了世界空白。

  第一年帮扶结束后,周立华他们就可以回单位了,可乡亲们说什么也不让他们走,甚至县里的同志也出面进行挽留。“五一劳动奖章、优秀教师,这些荣誉我都获得过,当乡亲们把‘荣誉村民’的称号送给我时,我觉得分量太重了……”周立华的声音突然哽咽了。

  近3年时间里,研究所根本没有节假日。晚上12点以前能睡觉就是莫大的幸福。因为工作繁重、天天加班,分配到这里的研究生全都累哭过。

  “累是肯定的,可当你看到病人的笑脸,当你把工作的过程变成快乐的过程,那你的一生不都在享受吗?”结束采访时,49岁的周立华告诉记者,学院收到一个好消息:为了鼓励他们继续搞好中医药抗艾研究,省政府再出资200万元给予支持。

  李淑云

  护理艾滋病人,已3年多

  □记者李红

  给病人抽血、测体温、写好交接班记录……11月28日上午8时,李淑云走出艾滋病区的病房。刚值完夜班的她,面色有些憔悴,“护理艾滋病人和一般病人没什么区别,做好自我防护就行。”她淡淡地说。

  今年26岁的李淑云,2003年从郑大护理学院毕业后,来到郑州市第六人民医院。到医院不到两个月,她就被调到艾滋病区。

  艾滋病区实行三班倒,最熬人的要数夜班,从头天晚上9时到第二天早上8时。“夜里每隔半小时或一个小时巡视病房,对发烧头疼的病人特别照顾,有情况及时通知大夫。”李淑云说,对自己接诊的病人还要看病历、化验单,评估病号的病情,以配合医生的治疗。最后,还要对第二天的输液进行核对,早上抽血,测体温。“就这样忙个不停,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与别的病人相比艾滋病人的心理更为脆弱。病区的护士除了护理工作外,还要做病人的心理工作。

  遇到不配合治疗的病人,李淑云和别的护士就耐心地宽慰他们。前段时间,一名30多岁的女病人特别消沉,甚至丧气地说:“还扎什么针,不如死了算了。”

  李淑云说:“我注意到这名女病人比较听她哥哥的话,我就打电话让她哥哥过来劝说。后来病人的心情逐渐稳定,接受治疗了。”

  李淑云有过一次有惊无险的经历。去年下半年,病区接诊了一名40多岁的女病人。一次扎针时,她很烦躁,两个家属一起按着她的胳膊。可就在李淑云要扎针时,她猛地动了一下,“针差点扎到我手上,我心一下悬到了嗓子眼”。扎完针,走出病房,李淑云一摸额头,出了一头的汗。

  “病人也是无意识的抽动,这样的情况很少。平时多了解他们,以诚相待,他们会把心里的感受说给你,这样可以释放他们的心理压力。”

  去艾滋病区工作前,李淑云告诉了父母,“父母很支持,叫我多注意就行。”李淑云刚恋爱时,坦白地告诉男友自己在艾滋病区工作,“男友啥也没说,只说了句'你自己要小心'。”

  “朋友也没有因为我在艾滋病区工作远离我。经过这么多年的宣传,人们对这个病有了初步的了解和认识,其实,如果控制得好,一直服用抗病毒药,艾滋病人的寿命可以大大延长。”李淑云说。

  耿章文

  □记者王芷荭文李康图

  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靠窗的位置,摆了两盆绿色植物。沙发、电视、饮水机、电脑、DVD,干净整洁的地面。这里不像门诊,更像温暖的家。

  这个房间位于郑州市疾控中心的三楼,是该中心的VCT(艾滋病自愿咨询检测门诊)。

  53岁的耿章文,值守这个门诊已一年了。“一年来,有上千个人来访或通过电话询问。基本上都是些有高危行为的人,男性居多。”耿章文说,前来咨询的人中,相当多的人是因为有过不安全的性经历,有的是“一夜情”,有的是有嫖娼史。

  根据每个来访者所介绍的经历,耿章文要对其“危险程度”作出评估,然后建议其是否接受检测。

  “到这里来咨询的人都承受着很大的心理压力,因此我的工作也有很多严格要求,不管来者有什么样的经历,不能够对其指责,和咨询者交谈时声音不能太高,咨询者经过检测后如果是艾滋病感染者,要允许对方发脾气宣泄情感……”

  来访的人,什么情况都有。其中有一个严重“恐艾症”患者,他有过一次嫖娼经历后,就患上了严重的“心病”。求助于耿章文时,耿建议他做一次检测,检测结果显示他完全健康。可是,他还是不放心,一年时间里,他接受了17次艾滋病检测。

  来访的,还有“小姐”。“开始时,我强迫自己把她们的行为看成是个人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现在已习惯了。慢慢地,还发现她们当中很多人都很好。”耿章文说,“我发现感染者都挺有责任感,得知自己感染后,大部分人问的第一句话都是,应该注意什么,怎么做才会不传染给他人。”

  耿章文的工作内容主要是“谈话”。“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干过什么,走进这间门诊,你就是我的客人。”

  吴洁

  □记者李晓敏文平伟图

  预防艾滋病同伴教育,是国际红十字会发起的一个长期项目,它先召集一部分青年代表接受培训,培训结束后,这些人回到自己生活的地方,在那里针对他们身边的人继续开展教育活动,以此类推,逐步扩大受益群体以至整个社会都对艾滋病有一个正确的认识,从而真正实现社会的和谐与稳定发展。

  吴洁是河南最早投身这个项目的大学生之一。“我是学医的,所以当河南省红十字会要在大学生当中征集预防艾滋病同伴教育志愿者时,我毫不犹豫地参加了。”吴洁是郑大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学生。

  2004年9月,吴洁参加了国际红十字会在河南举办的“预防艾滋病同伴教育”培训班。培训班上有一个女老师,20多岁,人很漂亮,课讲得也很生动,给人的感觉很阳光,但她告诉学生,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

  “当时我们都很受感染,一是因为她的坦率,另一个是因为她的生活态度。感染了艾滋病,愿意主动告诉别人的能有几个?能如此快乐生活的,又有多少呢?”从那天起,吴洁真正觉得艾滋病并不可怕,同时也在心里发誓,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青年人了解艾滋病,更好地预防艾滋病,并且把正确信息告诉给身边的朋友、同学和长辈。

  培训结束,回到学校,吴洁和其他8个志愿者在同学中办起了培训班。“截至目前,我们已经培训了53期,1000多人了。”吴洁说,这些志愿者回到自己的生活圈子里,都会自觉地担当起培训员的角色,向更多的人传授防艾知识。

  “在中国'性'还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在给同学讲到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时,同学都表现得非常羞涩,自己也会有点不好意思。”吴洁说,不过这不算什么,毕竟是同学,过后都能理解,但有一次参加红十字博爱中原行活动时,自己遇到了一件尴尬的事。

  吴洁说,当时活动的内容是走进火车车厢给大家发放安全套的同时传授防艾知识,发到车厢中4个女孩座位上时,其中一个女孩拿起来看了一下,当吴洁告诉她是安全套时,那女孩突然惊叫一声,像扔火炭一样把安全套扔得很远。“当时车厢里人都看着我,弄得我很尴尬,好像我在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

  吴洁今年就要毕业了,明年如果能上研究生,她会继续组织培训班,教育自己的同伴,让同伴再去教育他们的同伴。

  吴涛

  我们“影响”了很多同性恋人群

  □记者王芷荭

  晚上7时,吴涛背着装满安全套和艾滋病预防知识小册子的大包,从河南公益先锋工作组出发,赶往郑州东三马路上的一所酒吧,那里是郑州的一个“同性恋社区”。

  “你随身带安全套了吗?在'同志'人群中,艾滋病发病率不算低!”见到男同性恋者,吴涛就上去问。如果遇到没带的人,吴涛就会用上几分钟甚至几十分钟的时间,介绍防艾知识,直到对方接纳他的观点。

  两年多来,这几乎是吴涛最重要的生活内容。

  吴涛是河南公益先锋工作组的一名核心志愿者。2004年,在张北川教授(我国首位在男同性恋人群中开展艾滋病干预的专家)的帮助下,英国贝利马丁基金会确定每年为河南公益先锋工作组提供1万元人民币的资金,以支持他们从事预防艾滋病传播方面的工作。

  宣传艾滋病知识、对“同志”人群的性行为进行科学干预,吴涛做了两年多,却没有一分钱的工资。“工作组的每个志愿者都一样,很多人正常工作出差的时候,背包里都装了很多安全套,顺路就宣传了。”

  “吴涛们”的工作,在艾滋病防治过程中所起到的作用,正受到更多人的关注和肯定。2006年1月和11月,吴涛和其他志愿者两次参与国家对于男男性接触人群的艾滋病监测项目。

  两年来,他和同伴们一起发放了超过4万只安全套,为上万名“同志”进行过防艾知识培训。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