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12岁小男孩的大爱人生:6年收捡弃婴20名

  • 2006年12月05日 10:01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1205a0102h.jpg

在家,12岁的赵双斌洗碗做饭、照顾弟弟,已承担起成人的角色

  3岁多时首次捡弃婴,母亲不愿惹麻烦,他拉着母亲说:“狗会吃他。”母亲最后把婴儿抱回了家

  从1997年到2004年的6年时间里,郑大第二附属小学的赵双斌和母亲在渑池收捡弃婴20名

  12月1日下午,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小学五年级一班,放学铃声一响,12岁的赵双斌便很利索地收拾好书包,径直向附近一所幼儿园跑去。妈妈不在家,他要去接弟弟回家。

  弟弟赵高翔刚三岁,调皮的他一见哥哥,跑过去就搂住哥哥的脖子撒娇,而赵双斌像一个小大人,微笑着拍拍弟弟的屁股,然后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拉着弟弟的手朝家走去。

  这是兄弟俩生活中极为平常的一幕。母亲不在家时,弟弟的日常生活全都由小双斌照料,尽管他也是一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

  事实上,赵高翔并不是赵双斌的亲弟弟,而是赵双斌9岁时捡到的弃婴,当时小高翔才刚刚半岁。

  而小高翔也只是赵双斌收捡的众多弃婴中的一个。从1997年三岁多时第一次把被抛弃的婴儿带回家到2004年初,6年中小双斌收捡过的弃婴共有20个。

  3岁多时他“捡回”第一个弃婴

  “最多的时候家里养了5个他捡来的孩子。”母亲赵文华对记者说。

  1995年,与丈夫离异后,赵文华离开郑州到义马与渑池交界的一个煤矿工作,刚刚一岁的赵双斌跟着母亲在矿区生活了8年。

  母子俩生活的矿区地处310国道和陇海铁路之间,在它周围大大小小有近千家煤矿,矿上的工人大都来自云、贵、川一带的贫困山区,流动性强。在公路旁和铁路旁,经常有出生没多久的婴儿因为家庭贫困或者有生理缺陷而被父母遗弃。

  1997年深秋一个寒冷的下午,3岁多的小双斌在自家房后玩耍时,听到不远处一个废弃的机井房传来婴儿的啼哭声。他好奇地跑过去,看到一个婴儿被层层包裹,只有一张小脸露在外面,一只黑狗围着它嗅来嗅去。很多乡邻都在围观,但看完之后都摇摇头走开了。

  天渐渐黑了,围观的人散去,最后只留下小双斌一个人蹲在婴儿身边。后来,他跑回家拽着母亲来看这个婴儿。赵文华不愿惹麻烦,就哄儿子说家里养不起,小双斌不依,拉着母亲一直说:“狗会吃他。”赵文华只得把婴儿抱回家,这一年,小双斌还不到四岁。

  自从捡回了这个婴儿,以前喜欢在外边疯玩的小双斌就一天到晚守在家里,随时“督促”母亲照顾婴儿。自己要工作,家里突然多了一个时时需要照顾的孩子,母亲有些吃不消。一次,趁双斌走亲戚,赵文华把捡来的孩子送到了渑池县福利院。后来小双斌为此跟母亲大闹了一场。

  这件事后,小双斌出去玩耍时总是喜欢在附近寻觅,希望能再发现被人遗弃的婴儿。这事传开后,甚至有人把不想要的婴儿放到他家门口。据赵文华介绍,在义马期间,从1997年到2004年初,被小双斌抱回家的弃婴共有20个,其中差不多一半有生理缺陷。

  “治好(弃婴的)病,就能给她找到家了”

  煤矿上事多,儿子抱回家的婴儿让赵文华十分为难,她只好一边找来保姆照料这些孩子,一边寻找合适的家庭来收养他们。大部分健康的孩子在家养了一两个月后,都能找到合适的人家送走;而那些身体有缺陷的孩子要在家里养得更久,直到给他们治好了病患后才会有人愿意收养。

  2001年春,7岁的小双斌跟着邻居到宜阳县盐镇赶会,途中遇到一大群人围着一个女婴。小双斌立即钻进人群,把女婴抱回了家。女婴捡回来不久就被当地一对老夫妇领养,但过了两天,却又被悄悄送了回来。

  “我给这个小女孩洗澡时,发现她先天性肛门缺失。”赵文华打算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小双斌不依:“福利院的小孩都没爸妈,为她做手术治好了病就能给她找到家了。”

  在小双斌的坚持下,赵文华当天抱着女婴到义马矿务局医院花了2000多元为女婴做了手术。不久,女婴被邻村不会生育的一对夫妇领养了。

  2002年,双斌又捡回一个兔唇女婴。在他的要求下,赵文华把女婴送进医院做了兔唇修补手术,最后在渑池县为她找到了收养者。

  6年来,为抚养这些弃婴和给他们治病,赵文华已记不清花了多少钱。“孩子一岁时,我就和他爸离婚了,我一直觉得孩子从小没有爸在身边,挺委屈。所以只要是他愿意做的事情,我都会尽力满足他。花钱在这些孩子身上,双斌高兴,又做个善事,也值了!“

  渑池东坡头村捡回的两女婴正健康成长

  每次,赵文华把婴儿送人,小双斌都会十分伤心。但随后都会让母亲带着自己去收养孩子的家庭“考察”一番。“他对那些孩子不放心呢,非要去看看收养家庭的条件好不好。”

  2004年元旦,小双斌抱回家一个不到半岁的弃婴。他让母亲给孩子取名叫赵高翔,说什么也不让母亲把孩子送人。赵文华答应了小双斌的要求。这一年暑假,赵文华带着小双斌和小高翔回到了郑州。

  “双斌心善啊,他可稀罕孩子啦!”11月30日,当记者来到小双斌曾经生活过8年的渑池县天池乡东坡头村,一提起小双斌,村民都对他捡弃婴的事津津乐道。

  村民夏丽(化名)当年领养了小双斌抱回家的一个女婴。采访时,记者在村口遇到了夏丽和那个已经三岁的小女孩。“他抱回家那么多小孩,他妈怎么能照顾过来?刚好我家没闺女,就领养过来了。”

  在村子另一头的李兰(化名)家,小双斌5岁时捡到的女婴毛妞子今年已经7岁了。记者去采访时,毛妞子正在学校上学,从家里挂的奖状看,毛妞子是个聪明可爱的孩子。

  回郑州后,城市生活并没有让小双斌忘掉对弃婴的关注,他开始盯上了媒体关于弃婴的报道。

  2004年夏末的一天,小雨,放学后,赵文华发现一向准时回家的小双斌没回家。直到晚上近8点,小双斌才浑身湿漉漉地回到家。问他去哪了,小双斌不回答。当时,气不打一处来的赵文华抡起胳膊就打。小双斌这才哭着说,头天看到报道,说环卫工人清早在航海路绿化带捡到一个弃婴。第二天放学后,他坐公交车去寻找弃婴。结果,辗转三次公交车来到航海路,因为不知道捡弃婴的环卫工人的名字,寻找无果而终。

  最大心愿与捡回的孩子相聚照张相

  12月3日,在郑州大学工学院家属院一栋两室一厅房子内,赵双斌正在厨房洗碗,三岁多的赵高翔正在玩耍。见记者进来,小高翔跑过去抱住了赵双斌的双腿。

  “孩子和他亲!”赵文华说,“前两年因为工作的事,我经常渑池、郑州两地跑,很多时候都是他兄弟俩在家。走的时间长了,就托邻居照看一下;如果只是三五天,都是他俩自己过。”

  今年10月,赵文华因为工作的事在义马待了一个多星期。母亲不在家,小双斌就承担起了照顾弟弟的责任。早上起床后,他要先给弟弟穿好衣服,让他吃面包喝牛奶,然后送到楼下刘奶奶家,再飞跑到学校上课。十来天后,刘奶奶见到回家的赵文华,就一个劲地夸:“你家双斌真懂事,弟弟衣服脏了,他洗好后还知道拿到我家用洗衣机烘干,说不然弟弟该感冒了。”

  “高翔和双斌感情好着呢,我现在打算把这个孩子也抚养成人。”赵文华说。

  12岁的小双斌不怎么爱说话,见到生人总是腼腆地笑。为什么要捡那么多弃婴,他的回答很简单:“那些孩子太可怜了,我还有妈妈。我不想让他们没有爸也没有妈。”

  前几天,双斌和母亲去幼儿园接小高翔回家,看到从幼儿园拥出的孩子,他突然对母亲说:“如果以前收养的那些小孩都没送走,咱家现在也可以开个幼儿园了。”之后他又说:“什么时候能把那些弟弟妹妹聚到一块儿,在一起吃顿饭、照张相就好了……“

  采访后记

  一个12岁的孩子,3岁多时偶然捡到一个弃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20个被遗弃的小生命也因他而重获新生。是什么让这个孩子有如此的举动?他的母亲在接受采访时,也一度流露出担忧,“双斌也太喜欢捡孩子了,会不会是有什么心理问题?”

  记者将赵文华的这种担忧转达给了郑州12355青少年维权与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高级心理咨询师袁林芳,希望能从心理学的角度找到答案。

  “童年是人生的初始阶段,童年的经历会对人产生强烈的心理效应,一般单亲家庭的孩子往往会对他人漠不关心甚至会对社会有抗拒感,但小双斌选择了捡弃婴这种非常态的方式,通过给予弃婴关爱,转移自小父母离异而导致的父爱缺失,从而平衡了自己的心态。”对于小双斌的这种行为,袁林芳给予了充分肯定,“小双斌在收捡弃婴的过程中是认真的,他在付出爱心的同时也获得了快乐,同时,在此过程中,小双斌的情商和责任心也得到了滋养。”  □记者李晓敏通讯员张玉海文记者平伟图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