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问黄河湿地白天鹅之死:没有经费保护不力

  • 2006年12月11日 14:35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1211a1005.jpg

有关部门人员在水面上加强巡逻

  发生在山西平陆县境内黄河湿地的毒杀白天鹅事件,经本报等媒体报道后在全国引起很大反响,更在河南三门峡、山西等地引起强烈震动。几天来,本报记者又数次奔赴黄河湿地了解相关情况,并往来于三门峡和平陆之间,就豫晋两地对白天鹅加强保护和对犯罪分子实施打击的情况进行采访。

  警方行动两地协作侦破

  昨日,记者在平陆县张村镇、常乐镇采访时看到两张悬赏通告。

  一张通告说,今年11月13日,陕县与灵宝市交界处黄河河心岛发生一起特大毒杀野生动物案件。案发后,公安机关侦查确定单闹友等二人实施了上述犯罪。希望广大群众积极提供线索,如发现二嫌疑人,请及时报告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将对提供有价值线索抓获犯罪嫌疑人者,给予1000元奖励,并对其严格保密;对提供有价值线索,协助公安机关抓获犯罪嫌疑人破案的,给予2000元奖励,并对其严格保密。

  另一份通告内容是,今年12月1日,西闫乡发生一起特大非法收购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经公安机关侦查,确定张跃林为该案犯罪嫌疑人。悬赏事项与上述奖励相同。

  在平陆县公安局,记者见到了该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张卫国。他说,平陆县林业局三天前向他们通报了该县后湾黄河滩发生多只白天鹅被毒杀事件。该局已经成立专案组,分赴案发地和豫晋陕交界地区收集犯罪嫌疑人线索,目前已获得可靠信息,正在追踪抓捕犯罪嫌疑人。记者请他谈谈案情,他说目前时机尚不成熟,待案件侦破后再向记者通报。

  记者在该局采访的同时,平陆县公安局副局长员明开正在三门峡市森林公安局协商“并案侦查”、“协作破案”事宜。员局长在电话中对记者说,几天来,他已两次到三门峡森林公安局商谈上述事宜。他说只要两地公安机关联手打击,犯罪分子最终将难逃法网。

  三门峡森林公安局局长李茂军说,从11月中旬至今,该局几十名民警昼夜奔波侦查,目前已抓获4名犯罪嫌疑人。他说,民警正在全力侦破。此外,该局部分警力正在配合林业部门巡查巡护黄河三门峡库区河南一侧,防止发生毒杀白天鹅事件。他说,该局与平陆警方已达成共识,决定建立长期联动机制,无论哪一方发案,随时予以配合协作。

  加强警戒两地“紧急总动员”

  三门峡市黄河湿地保护管理处主任杨玉秋说,该处在黄河沿岸设立的4个管理站、10个保护点,都加强了警戒和巡逻。

  12月8日上午,记者到平陆县林业局采访。在该局会议室,记者见到一条横幅,上书“保护白天鹅紧急动员大会”。该局总工尹法杰和副局长关兵役介绍说,平陆沿黄河北岸共有8个乡镇,白天鹅主要聚集地有三湾、窑头、茅津、三门、东坡、车村等河湾滩地。全县8个乡镇主要负责人和林站负责人出席了这个会议,运城市林业局及黄河湿地保护站负责人也专程到会。平陆县主管副县长马李魁在会上讲话说,林业部门应当把保护白天鹅作为当前工作的重心,扎扎实实抓好,不能再发生类似悲剧。

  记者先后到三湾、三门、茅津、车村等处河滩走访,感觉与前些天的气氛明显不同。在车村村口和靠近河滩的一块水泥碑上,分别贴着县林业局和常乐镇关于保护白天鹅的通告。记者见4位村民下河滩地里干活经过时,都近前仔细阅读。

  因近来山西一些媒体报道说平陆并不存在白天鹅被毒杀事件,记者就此向关兵役求证。关说,客观地说,目前该局已经确认,在记者曾报道的后湾河滩,共有17只白天鹅被毒杀。平陆公安局正在侦查的正是这一大案。

  昨日记者再到后湾河滩,阳光照射下的河面泛着亮光,如同镜子,但在此处河滩嬉戏的白白天鹅并不多。正在菜地里干活的一位中年人说,白天鹅灵性着哩,凡在这儿看到过同伴被毒死前痛苦挣扎的白天鹅,一般不会再来这里了。  □记者甲蕤文陈晓东图

  追问“天鹅之死” 天鹅无助的眼神让我们想到什么?

1211a1003.jpg

这只被毒死的白天鹅的眼睛里充溢着无助、痛苦的神情,不知道它在想什么。

  核心提示

  飞越万里后,白天鹅来到了位于河南、山西交界地带的黄河湿地,它们看到了宽阔的黄河滩、丛生的水草以及散落在庄稼地的黄豆,它们欣喜、兴奋,高声地呼叫着同伴。然而,它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岸边水草上散放的麦子、黄豆,被人拌上了一种名叫“呋喃丹”的毒药。白天鹅把美丽带给了人们,人们回馈给它们的却是“呋喃丹”。

  美丽天鹅惨遭毒杀

  这是山西南部、黄河北岸一个非常普通的小村庄,只有300多人,几乎不被人关注。但近几天,因为白天鹅遭毒杀,这里正受到全国人民的关注。

  这个村就是三湾村,隶属于山西省平陆县张村镇,紧靠黄河,是黄河湿地自然保护区的一部分。“白天鹅真是好东西,不知道那些人怎么就下得了手?”采访中一位姓海的村民很是不解。有这种想法的不仅仅是这位村民,自从1988年《野生动物保护法》颁布以来,越来越多的人对野生动物伸出了保护之手,“它们是人类的朋友”正在成为一种共识。但这一次,毒手还是伸向了不远万里而来的白天鹅。

  “每次能救活一只白天鹅,我就很高兴,而不能将它们救活时,我的心情就非常沉重。”三门峡市野生动物救助站副站长高如意说,“白天鹅是一种高贵的鸟类,浑身洁白的羽毛,人们看到它就会觉得心情舒畅。”高如意说,在他看来,白天鹅给人们带来了美,对这种高贵的野生动物,下手毒杀不可思议。

  利益驱使狠下毒手

  三门峡市林业局的义务巡护员姚建刚的最大愿望是,希望人们都能自觉地保护白天鹅,“它对人没有伤害,又好看”。但遗憾的是,有些人非但没有像姚建刚那样义务保护白天鹅,还对白天鹅下起了毒手。

  据了解,今年1月和2月,平陆县曾两次发生白天鹅中毒事件,每次中毒的白天鹅都在100只以上。去年12月,平陆县也曾发现有白天鹅被毒杀。近20天来,平陆县境内又陆续发现十几只被毒杀的白天鹅。

  被毒杀的白天鹅究竟到哪里去了?高如意给出的答案是,有些人想吃天鹅肉。据他介绍,目前,一只死天鹅能卖到三四千元,运到广州那边,甚至上万元。

  在高利润的驱使下,一些不法分子伸出了罪恶之手。据了解,他们一般将一种叫做“呋喃丹”的毒药,拌在麦子、黄豆上,撒在岸边的水草上。“天鹅喜欢到1米以下的浅水岸边栖息,很容易吃到这些食物。”姚建刚说。

  投下1包“呋喃丹”,毒杀一只白天鹅,换得3000元左右的非法收入,一个罪恶的等式就这样诞生了。

  “真不明白,这些人为什么要吃天鹅?”姚建刚反复琢磨着。

  没有经费保护不力

  “天鹅之死”被媒体报道后,引发了全国人民的关注。国家林业局得知消息后,立即就向河南、山西两省林业厅打电话询问详情。

  毒杀事件为何屡屡发生?

  三湾村村民解先生说:“听说三门峡那边有人保护,我们这边基本上没有保护。”对此,平陆县林业局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是省级保护区,没有经费,没有交通工具,确实有难处。”

  据这位负责人介绍,平陆黄河湿地自然保护区只是一个省级保护区,按照国家规定没有一分钱的拨款,保护经费只能按属地原则由当地政府拨付。但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平陆,根本就无力解决这部分资金,因此在湿地保护方面,平陆湿地保护站至今没有见过一分钱的经费。

  平陆县林业局一位工作人员说:“需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平陆县还没有多余的钱用到白天鹅保护上。”该工作人员还透露说,目前,大多数地方政府关注的都是招商引资,发展经济,没有钱也没有精力来关注白天鹅保护这种事。

  相比来说,三门峡这边的情况明显要好一些,有巡逻用的直升机等设备。但据记者了解,三门峡市林业局工作人员进行水上巡逻时,也要借用当地一位经营旅游用船的老板的快艇,这位老板叫赵三昌,是三门峡市林业局的四位义务巡护员之一。

  义务巡护7年没拿一分钱

  姚建刚是三门峡市林业局的义务巡护员,7年间,他没有拿过一分钱的工资。

  姚建刚是三门峡陕县张湾乡桥头村农民,祖祖辈辈靠种田为生,家里也并不富裕。16岁那年的一次偶然经历,他与白天鹅有了亲密接触。为了更好地呵护这些吉祥鸟,他把家搬到黄河岸边,主动当起了守护白天鹅的巡护员。

  1989年3月,《野生动物保护法》正式施行,三门峡市林业局成立了野生动物保护科。经过对三门峡库区沿岸的生态调查,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的白天鹅成了三门峡市的重点保护对象。听到姚建刚多年义务保护白天鹅的事迹后,保护科便邀请他担任义务巡护员,发现有人猎杀白天鹅或受伤白天鹅,可及时向林业部门举报。

  冬日的早晨,姚建刚每天5时准时起床,沿黄河岸边一路巡护,他的巡护区大约8公里,走个来回,差不多需要3个小时。“8点钟左右回来,不耽误吃饭。”姚建刚笑着说。

  1999年三门峡毒杀白天鹅事件发生后,经林业部门批准,姚建刚在自己家门口挂上了一块“三门峡市林业局野生动物巡护站”的牌子。

  因为白天鹅,姚建刚成了三门峡的名人。但他老伴却有些不太情愿。“她对我很有意见,又拿不到钱,说是天天跑个啥。”姚建刚说。

  但当冬天到来时,姚建刚仍然5点准时起床,沿着那段走了不知多少遍的河岸,去巡护他心爱的白天鹅。

  走出院落,姚的身后,是他自己建起来的几间小平房,门口靠近黄河的一边,悬挂着那块写有“三门峡市林业局野生动物巡护站”的木牌。

  阳光下,这块木牌看起来有些破,但很实在。

  天鹅问责谁之过

  姚建刚眼下最大的心愿是,别再有白天鹅被毒杀了。在他看来,让这些不远万里飞来的“神鸟”安全度过这个“漫长”的冬天,是最重要的。

  据了解,因为白天鹅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按相关规定,毒杀4只白天鹅就够警方立案标准,超过8只就属于重大案件。

  “对于这种在社会上影响特别大的公共事件,应该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河南政法干部学院一位行政学专家说。该专家指出,白天鹅眼中没有行政区划,河南、山西两省应该有人站出来承担责任,更应该联手加强保护。

  12月9日下午,在三门峡市野生动物救助站,记者看到了两只死去的白天鹅。其中的一只脖子已经有些僵化,但仍然向前伸着。它的眼睛里充溢着无助、痛苦的神情,不知道它看到了什么。  □记者黄涛文陈晓东图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