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经济区:21年跨省"联姻"何以难成正果

  • 2006年12月24日 08:27
  • 来源:大河网-七日财富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12240501.jpg

  □本报记者万军伟文图

  跨省13市的21载聚首

  这已经是二十多年来的第17次聚首。12月中旬,中原经济区市长联席会议在安阳如期举行。与会者是来自晋、冀、鲁、豫四省接壤区13个城市的政府官员。除了地点变换,每年一度冠以同样帽子的会聚,似乎已成为经济区各成员的一种心理惯性。

  与往年相比,今年会议依然没有太大变化,在这场集结各地官员的“务虚会”上,总结陈词,展望未来,轮值主席交接,等等,成为会议的关键词。

  这样的会聚,从21年前就开始了。1985年,当时的邯郸市市长和新乡市市长倡议并协商兄弟地、市同意,在平等自愿基础上成立了中原经济区,目前成员已经包括河南安阳、新乡、焦作、濮阳、鹤壁、济源等6市以及山西省长治、晋城市,河北省邢台、邯郸市,山东省临清、菏泽、聊城市。除了特殊年份外,经济区各地行政官员每年一度的聚首持续了下来。

  这样的跨省联姻,在那个年代是一种颇为时髦的集结。当时,正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时期,基于推进市场一体化的考虑,国家根据区域发展特点发展了不少协作区。中原经济区(前身为中原地区经济技术协调会)应运而生。

  而21年来,这无疑是一次次执著的会聚。在这期间,国内外经济形势风云变幻,中国完成了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转轨,加入WTO,资本化和国际化潮流风起云涌。曾经同时代成立的一些经济协作体烟消云散,但是,中原经济区却存活了下来。事实上,其间中原经济区曾经一度停滞。不过,基于一种内在的心理需求和相似的境遇,几年后,经济区又重新恢复了联系,也成为经济区各成员的精神支柱。

  这种内在的相似是,这些成员市,绝大部分是由各省一些边缘城市组成,面临着边缘化危机。尤其是近年来,国家“中部崛起”发展战略为实现“中原崛起”提供了良好机遇,而在中国的经济版图上,中原经济区的13个城市却处于“环渤海经济圈”、“京津冀城市群”和“中原城市群”的包围之中,陷入尴尬的“崛起”之外。

  这意味着,这些边缘城市如果不联合起来奋力自救,则可能面临着被“中部崛起”边缘化的处境。在“中部崛起”和“中原崛起”的过程中,如何充分利用中原经济区独有的区位、资源等方面的综合优势,积聚并发挥后发优势,探索区域协作发展之路,最终实现经济的跨越式发展,是中原经济区13个城市亟须研究的大课题,也成为中原经济区延续至今的重要因素。而在中原经济区的章程中,引人注目的一条是:“以中原经济区的名义,向中央、国务院及有关方面反映情况,争取项目和政策支持。”

  事实上,综观历史,中原经济区成立以来,已经取得了一定成绩。资料显示,21年来,各成员广泛开展交流,先后举办了中原物资调剂会、轻纺产品交易会、农副产品交易会等;协进协出各类物资,调剂余缺,互通有无,金额达58亿元;积极交流经济技术协作项目4000多项。修通了一批地市间的断头公路,联合投资修筑了馆(陶)聊(城)地方窄轨铁路,架起了豫鲁边界上的东明黄河大桥,改善了区内交通状况。先后组建了30多个行业网络,特别是新组建的旅游网络,有力地推动了中原经济区旅游大市场的形成和发展。

  行政主导的区域协作“短板”

  中原经济区面临的一个客观问题是,尽管取得了一定成效,但如果与其较长的运作历程、优越的基础条件、重要的发展地位相比,特别是与随后崛起的其他经济区相比,发展并非尽如人意。

  探寻个中缘由,邯郸市副市长彭学增认为:一是经济结构趋同。成员市大都是资源型城市,基础工业占主导地位,互补性弱,合作动力和潜力不足。二是合作机制滞后。现有的合作机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刚刚起步时的产物,随着中原经济区合作与发展的不断扩大和深入,已逐渐不适应形势发展以及共同参与竞争的需要,亟待进一步改革创新、完善提高。另一个现实的问题是,中原经济区没有龙头城市,缺少辐射带动及凝聚力,使这个区域变得较为松散。

  其实,抛却难以改变的客观因素,这种由行政主导的合作机制,是造成中原经济区现状的根本原因,也是其“短板”所在。按照河南省科学院地理研究所冯德显的分析,上个世纪80年代,基于计划经济的角度,为了打破区域壁垒和条块分割,国家采取了区域协作的发展模式。但是这种协作是以行政推动为基本动力,以政区协作为主要形式。在那个时期,这种合作曾经发挥了很大作用。但是,随着国家市场经济体系的建立,行政主导的区域协作逐渐疲软。因为这种区域合作模式,系由政府推动和行政主导,并非天然的市场联系和需求。

  尤其是2000年以后,在经济形势快速变化,市场重新分割的过程中,以市场为主体,以中心城市为中心的城市群,逐渐取代了以行政为主的区域松散型合作模式。尤其是近年来,城市化、工业化加速发展,市场体系加速建立,使得后者基本停滞。这是一个根本变化。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依然勉强或强行按照原来的模式,不改变不创新,势必要被淘汰或沦为有名无实,抑或这种聚合仅仅成为一种失落之后的心理自我安慰的需求。

  那么,在以大城市为中心的城市群区域经济已经成为主旋律之时,这些边缘化的城市,出路何在?记者了解到,河南省发改委正在对此酝酿一个新的课题,即非中原城市群以外的城市发展战略,基本思路是:第一,非中原城市群城市要积极参与河南省的不平衡发展战略,根据自身实际情况,争取把自己建成本地的区域中心,在二级层面进行区域协作。第二,依托四大产业带,即河南省规划的郑-汴-洛、新-郑-漯、新-焦-济(南太行)、洛-平-漯产业带,强力发展自身的产业和区域经济。第三,加强边缘地区城市间的互动联系,但要变目前以行政为主导的形式为以市场为主导,实现生产要素的有效流动。

  事实上,存在的有关问题,已经被中原经济区各成员认识到。在安阳市委副书记、市长董永安的观点中,“加强民间组织协调,组建跨地区同业联盟;加强政策研究,探索区域合作新模式”成为今后工作重要内容。不过,对于中原经济区这样一个以行政推动为主要动力的松散型组织,即使有着清楚的区域发展远景,如果不注入市场的活力元素,各自为政的利益博弈体制难以改变,其发展前景,依然有待时间考量。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