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农民工第二代:两栖的年轻人

  • 2007年02月08日 14:20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两栖的年轻人 在城市的雷妞向往着城市

雷妞对城里人的生活充满了憧憬

  编者按

  快过年了,大量来自农村的劳动者,携妻带子,大包小包,离开城市,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去过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

  与以往一样,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大河报》将目光投向弱势群体,投向与社会进步息息相关的劳动者。今年,《大河报》选择的对象是农民工第二代。顾名思义,民工第二代是老一辈农民工的子女,他们大约在上个世纪80年代后出生。据不久前新华社报道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目前,农民工第二代已成为中国农民工的主流,而在不久的将来,他们将成为我国产业工人的主体。

  在上个世纪80年代,上亿农民拥向城市,为工厂和建筑工地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劳动力。20多年过去,当老一代农民工迈入中老年,他们的孩子成长起来。这个头顶着农民身份却早已习惯了城市生活的群体,他们的生活究竟如何,他们身上还保留了多少父辈的印记?

  河南作为劳务输出大省,每年进城务工人员1557万人。本报今起推出关注农民工第二代系列报道“农民工第二代生存状态调查”,向城市居民介绍这些生活在身边的陌生人……

  主人公语

  可能还是要回老家的,现在只能是重复父母在城市的打工生活,干一些城里人不愿干的脏活、苦活、累活。——雷妞

  上学城里生活让她很不适应

  1987年冬,雷妞的父亲雷跃正离开了老家——豫西鲁山县瓦屋乡一个叫葛花架沟的小村子。和其他进城的农民工一样,雷跃正渴望挣到足够多的钱。在老乡的帮助下,雷跃正找了一份在某水果批发市场干保洁员的工作。

  1991年5月,女儿雷妞在老家出生了。母亲看到雷妞一天天长大,就跟随丈夫到郑州打工,把正上小学的雷妞撇给爷爷奶奶照看。

  2000年的夏天,雷跃正已经和妻子一起在水果批发市场租了个摊位卖水果。经多方活动,在交过赞助费和借读费之后,雷跃正把女儿弄到了上街区二铺小学就读。但雷妞在城里上学的日子过得并不开心。由于听不懂普通话,上课前班长喊出“起立”时,她总是慢别人半拍站起来,老师们都责怪她“没礼貌”。

  更令雷妞不能忍受的是班上城里孩子的嘲讽:“他们总骂我,还骂我爸是臭卖水果的。”因为这,雷妞刚入校没几天就与同学打了两次架。

  更大的不适应是,雷妞觉得城里学生的作业似乎多得做不完。由于父母小学都没毕业,不可能像其他孩子的父母那样指导她,每晚,雷妞都要在昏暗的灯光下做作业到10点以后。即使这样,雷妞的成绩也很难跟上班里其他同学。磕磕绊绊读完了小学后,雷妞选择了回老家读书——她不想让父母再为她上学的事而费力。

  回到乡村学校的雷妞如鱼得水,她成了班里的优等生。老师甚至还让她参加演讲比赛——因为她的普通话讲得最好。

  打工夜不归宿挨了父亲一顿打

  2005年8月,一场灾难袭击了这个家庭——雷妞的母亲突发疾病去世。雷跃正停掉在城里的生意,回乡处理妻子的后事。这一次,没等父亲开口,懂事的雷妞主动要求辍学打工,她知道,仅靠爸爸一个人打工很难支撑一家人在城里的开销。

  雷妞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宾馆里当服务员。没有人介绍,雷妞看到了宾馆门口张贴的“招聘广告”就应聘了。一脸稚气的雷妞谎称身份证丢了,还给自己起了“雷一静”这个化名——她嫌以前的名字太土,“城里人没有这么叫的”。

  交了50元押金,穿上一套红色制服,雷妞觉得一下子洋气了许多。酒店的工作并不繁重,除了中午、晚上吃饭时给客人端菜、倒酒之外,雷妞一天里更多的时间是和打工的小姐妹聚在一起玩。

  不知不觉间,雷妞学会了喝酒,学会了涂抹口红,还养成了吃零食的习惯,她甚至还学着其他女孩子烫了头发,打了耳孔。

  女儿的变化让父亲难以忍受,有一次,当雷跃正发现女儿晚上没有在酒店的宿舍内住时,第一次动手打了雷妞——尽管当晚雷妞住在了一个女同事家。

  打过女儿之后,雷跃正把雷妞带回家中,让她安心在家做饭带弟弟,不允许她随便外出,他怕女儿经受不了外面花花世界的诱惑。

  波折受骗之后帮父亲摆摊

  然而,少女对城市生活的憧憬却不是父亲的威严能控制得住的。

  2006年10月的一天,雷妞把弟弟一个人留在家中,跟着她在酒店认识的一位“面色和善”、非常有钱的阿姨去一个“工厂”打工了。

  雷跃正是当天晚上回家后才知道这个消息的,感觉不对劲的雷跃正立即向警方报案。经过警方多方排查,几天后,雷妞终于从一家洗浴中心被放出,她在那里不断地受到打骂和威胁,她誓死不肯就范,但也无法脱身。

  经过这一次波折,雷妞再也不敢轻易外出打工了,可她对天天在家做饭带弟弟的枯燥生活非常厌倦,她主动提出帮爸爸到水果批发市场卖水果。

  于是,从2006年11月起,水果批发市场又多出了一个年轻打工妹的身影,她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到摊位前把水果摆好,静静地等待着一个又一个买主光临。只是,在没有买主的时候,她会绕着不大的摊位来回走动,显得有些烦躁

  专家点评

  第二代农民工受教育程度依然比较低,同他们的父母相比,他们中很多人的打工、生活轨迹没有太大改变。一般来说,他们仅接受过初等教育,缺乏较高的文化素质,更不用说专业知识和技能。他们中的很多人像雷妞一样,过着城乡两栖生活,根据父母打工的状况,在城乡之间辗转反复。

  (点评人:栗阳,省社科院法学所专家)  □记者朱长振文图

1,2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