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领导陈义初呼吁将“农民工”写进历史

  • 2007年03月02日 09:49
  •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3月1日,我省又一批外出务工青年满怀信心前往珠海工作。近期将有苏州、上海等地的企业慕名来我省招收大批员工,河南劳务资源已成为许多企业的“香饽饽”。⑧3本报记者陈更生摄

  本报讯 (记者杨凌实习生林琳)“很多农民工已经在城市生活了十几年,还是背负着‘农民工’这样的身份,我有一个小小的希望,就是社会各界和媒体共同努力,把‘农民工’这个词写进历史,通称为‘劳动者’!”3月1日上午,在“2007年河南省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洽谈会”开幕式上,省政协副主席陈义初在致词中发出这样的呼吁。(专题:农民工的遭遇 我们在关注)

  当天,在郑州中原国际博览中心,来自省内外的600多家企业参加了洽谈会。省委副书记陈全国宣布洽谈会开幕,省领导李克、张世军、陈义初出席开幕式。

  陈义初在致词中说,当前河南每年都有近1000万农村劳动力在全国各地打工,仅去年一年就收获了955亿元工资收入,这对河南经济发展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大事。“建国58年来,农民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我们的城市居民和工人究其根本大部分出身于农民,但是当时没有‘农民工’这样的称谓……”陈义初指出,这不仅是一个称呼的改变,而是为了更好维护他们的权益,促进社会公平和谐。②7

  新规约束外来建筑企业 拖欠农民工工资逐出郑州三年

  (记者栾姗)3月1日,郑州市建委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对外地进郑建筑企业管理的通知》要求,从今年开始,郑州市制定了12条考核标准,凡存在拖欠分包单位工程款或拖欠农民工工资等12种行为之一者,将取消其投标资格,三年内不得进郑施工。

  规定中严禁的行为有:将承包的工程转包或者违法分包;按照国家规定需要持证上岗的作业人员未经培训、考核,未取得证书上岗;拖欠分包单位工程款或拖欠农民工工资;与建设单位或企业之间相互串标、围标,或以行贿等不正当手段谋取中标等。

  郑州市建委建管处表示,参加年度建筑企业动态考核的外地进郑建筑企业,违反12条考核标准中任何一项,还将面临吊销《信用登记证》等处罚。

  关注农民工的话题:街头冷暖几人知

  郑州街道十字路口处,路边上支起一块小木板,写上泥工、木工、机电工、油漆工、杂活等字样,或者摆放几把铁锨,赤日炎炎的树阴下,寒风凛凛的墙根下,三三两两的找活民工或坐或躺,或围起来玩牌,等待着单位或居民前来招雇,这是农民工进城的一道独特的景观。

  街头讨生活,冷暖几人知?请和记者一起走近他们,听听他们的诉说,了解他们的冷暖。

  失地农民的苦恼

  老邢来自郑州郊区,全家5口人,大儿子工作了,能顾住自己,还有两个孩子在上学,供应一个学生一年要4000元,家里还有老伴给上学的孩子准备一日三餐。

  村里的土地在城市扩展的进程中被征用了,一口人一个月只发50元生活费,半年才发一次。全家人的生活费全都加起来,也不够两个孩子的学费,出来找活干,挣点零钱,就成为全家生活的希望和指靠。

  老邢说,自他出来打工,一直都是这样,干好了,一个月能挣三四百元,干的不好,只能顾住自己吃饭。他们村的土地被征用后,16岁以上青壮年都发了占地失业证,拿着这个占地失业证,机关、公司雇用时一小时可以多拿10元钱,但谁愿多出这10元钱呢?人家不也要搞成本核算吗?至于居民家有零活,价钱都是当面商量的,你要高了,人家掉头就走了,反正这街头找活的民工有的是,你不干还有人抢着干呢,这占地失业证,看来用处不大。

  由占地失业证,谈起失业培训。老邢说,哪有什么培训呢,如果培训了,有了技术专长,能找到固定工作,收入或许有一定保证,也不用这样在街头等招雇了。

  老邢同村来找活的民工,证实着补充着老邢的诉说。他们有共同的生活难题,就是活太少了,一些工程公司、中介公司、修缮公司等,都来和他们竞争居民的零活,挤占着他们的生路。

  无地民工的艰辛

  来自杞县的李师傅今年36岁,是复员军人,一家三口,但只有他老婆一人的1.2亩地,他复员后没有分地,儿子十五六岁了也没有地。他们那里自农村实行“大包干”以来,农民承包的土地就没有调整过。上世纪90年代末土地第二次延包,他们那里仍然没有动。“大包干”后出生的人,现在都结婚生子了,两代人都没有土地。

  1.2亩地实在不够种,忙时顶多三五天就干完了。1.2亩地,一年顶多打千把斤粮食,吃都不够,别说花钱了。一个本来应该不太拮据的家庭,也只能靠打工来缓解生活的难题了。

  李师傅在家做过泥工,农村泥工一天也就是二三十元,郑州报酬高些,一天四五十元,但活太难找了。街头零工找活,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人家不找自己就没活干。李师傅说一个伙计拿着卖粮食的500元来郑州找活干,钱花完了还没有找着活,就又回去拿了500元,他也才挣了四五百元。还有一个伙计,来了十几天没有找到活,带的钱也花完了,只得向老乡借几十元回去了。

  活不好找,而费用却在增加,原来房租一个月几十元,现在260~280元,只好3个人合租。郑州都市里的村庄要拆迁的消息不断传来,李师傅真担心将来连房子都租不来了。

  李师傅等着开春,一般开春了活就会多些。如果开春还找不到活,他打算和杞县老乡们一起西行,到陕西、山西和新疆去找活干。

  不愿种地民工的负担

  与失地、没地的民工不同,来自平舆的王师傅是自愿离开故乡热土的。老家的6亩承包田转让给亲戚耕种,一年象征性地收600斤小麦,王师傅带着孩子老婆一家4口来到郑州,为的是让孩子能受到好点的教育。家乡的学校教育比郑州差得太远了。

  王师傅是很专业的防水防漏工,从业已经十四五年,平常,一个月能挣1000多元,春节前后活少了,一个月才挣六七百元,春节前记者采访时,他半个月才挣了100多元。活少了,选择的余地没有了,其他的电工活、木工活、泥工活,报酬30元、50元、80元、100元甚至10元的,只要有就接。但他同情其他找活的同伴,和记者聊天时,有人来找电工,他就让给了另一个民工。

  王师傅自然也为活少而着急,一家人生活的开支是固定的。两个孩子的学费、托费、生活费,房租和水电费,一个月没有1500元就过不下去。老婆在一家饭店打工,月薪500元,他必须每月挣1000元以上,才能应付日常开销。居家过日子,总得有些积蓄,应付意外,谁没个头疼脑热的?前几天他的妞妞感冒发烧,吃了药不见效,孩子整整烧了一天,连邻居们都着急了,催着他带孩子看医生。还是到一家小诊所挂水输液,就花去200多元。祈求亲人健康平安,成了他时时刻刻的心念。

  去年一年,王师傅落了一部手机、1000多元现钱。手机是必需的,方便找活。1000多块钱扣除房租、过年费,所剩寥寥。他期盼着春天的到来,他的希望在孩子的未来。

  □本报记者闫敬业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