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工怀孕被炒投诉无门 辞退孕期女工违法

  • 2007年03月09日 14:31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昨日,家住孟州市会昌办事处北韩庄村的薛娜娜向记者反映,去年10月,她怀孕8个月时被单位辞退了。她向当地劳动、人事部门投诉和申请仲裁,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却没有一个部门受理。昨日上午,记者就此事进行了采访,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劳动仲裁处负责人表示,女工孕期被辞退是一种违法行为。

  同时辞退四人二男回去上班

  今年26岁的薛娜娜介绍,2001年4月,孟州市农业机械管理局招工,她被招到该局做临时工。到去年10月被辞退前,她一直在局办公室管理档案,其间,她曾获2004年农机系统先进工作者。去年10月25日,局里通知她和另外3名办公室工作人员,因为单位经费紧张,他们被辞退。此时,她已怀孕8个月。

  “过了3天,另外两名男同事又回到单位上班了,我和另外一名女同事却呆在家里。”薛娜娜说,如果真是因为局里经费紧张把他们辞退的话,也可以理解,但,为什么另外两名男同事被辞退后又回到单位了?“很明显,局里害怕我马上就要生孩子了,按照局里以前的惯例,无论是正式工还是临时工,产假均是半年,我要是休息半年的话,他们肯定不愿给我白发工资,而另外一名女同事也刚结过婚,马上就面临着要孩子。”

  薛娜娜的这位女同事叫陈雪燕,2000年到农业机械管理局上班。她告诉记者,她被辞退与薛娜娜怀孕有一定的关系,好在她现在已经找了一份临时工,还能够养家糊口,而薛娜娜生了孩子后,半年内肯定没法找工作,得家里人养着,“娜娜挺可怜的,希望能通过你们新闻媒体给她解决点儿问题。“

  四个执法部门均不受理此事

  怀孕8个多月突然被用人单位给撵走了,薛娜娜不服,决定为自己讨个说法,要求孟州市农业机械管理局支付产假工资、经济补偿金,补交或赔偿养老保险金。然而,从去年11月至今年2月,她奔走于劳动仲裁、劳动监察、人事仲裁、人民法院等4个部门,没有一个部门受理此事。

  去年11月21日,薛娜娜先是找到孟州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委员会于12月15日做出《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理由是“不属本委受理范围”,让她到孟州市人民法院起诉。12月3日,薛娜娜在申诉期内分娩。

  今年1月4日,她具文起诉,法院没有说任何理由就不予受理。

  随后,她又委托丈夫向孟州市劳动监察部门投诉,1月15日,孟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向她下达《劳动保障监察不予受理投诉决定书》,其中第一条依据是:孟州市农业机械管理局属于事业组织,该单位与你没有建立劳动合同关系,你的投诉不属于《劳动法》调整范围。让她“自收到本决定书之日起三个月内向孟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2月9日,法院行政庭拒收诉状。

  考虑到劳动部门不受理的其中一个理由是农业局系事业单位,应由人事局管辖受理。2月9日,她又向孟州市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仲裁。2月28日,该委员会以“薛娜娜不是事业单位在编人员,也未与单位签订《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其所诉事由不属人事争议仲裁受理范围”为由,不予受理此案。

  辞退职工没错仲裁可以作证

  就薛娜娜被辞退一事,记者采访了孟州市农业机械管理局局长王永平。他说,他是2006年3月到任的,在他来之前,该局老班子已经开会定下辞退薛娜娜等4人了,他到任后,因为经费更加紧张,只好在当年10月把这4人给辞退了。

  对于在怀孕期间能否辞退女工,王局长说:“我们肯定没错,人事、仲裁部门没有受理就是最好的证明。她只是临时工,也没有签订劳动合同。“

  女工孕期被辞用人单位违法

  “尽管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只要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就不应该辞退孕期女工,这是违法的。”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劳动仲裁处张处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根据我国《劳动法》和有关保护妇女儿童的法律法规,孕期女工的合法权益应得到保护,用人单位不能随意解除劳动关系,“当然,用人单位有解除劳动关系的自主权,但在女工要临产了被辞退,用人单位明显有卸包袱的嫌疑。”

  在受理薛娜娜一案时,孟州市劳动部门称农业机械管理局是事业单位,人事部门又称她不是事业单位在编人员,均未受理。法院则没有理由地拒绝受理此案。张处长就此说,按规定,职工与企业产生纠纷后,应是“一裁两审”,即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一方不服的话可先后向两级法院起诉。在薛娜娜这件事中,如果她是农业机械管理局的聘用人员,应由人事部门仲裁;如果她是工勤人员,劳动部门是应该受理的,他希望当地劳动和人事部门能从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出发,解决好此事。

  针对女性生育丢工作 副省长送出“定心丸”

  大河报报道:昨天,由省人事厅、省妇联、省政府妇儿工委办公室联合举办的河南省第二届“迎三八·送岗位”女性人才专场招聘会在省人才交流中心举行,6000余名女性前来应聘,副省长王菊梅特意赶到招聘会现场为女性就业问题“支招”。

  两年前,吴大姐是一家鞋业公司的营销骨干,因工作出色,曾经被提拔为业务经理。但1年后因生孩子不得不重新求职。昨天上午,吴大姐转了几个摊位,也没找到满意的,“再看几个吧,差不多就签了,毕竟总闲着也不是事。”

  “像吴大姐这种情况在目前很多公司中占有一定比例,这在专业俗语中称为‘隐性失业’。”郑大教育学院副教授张励仁说,所谓“隐性失业”,就是职业女性在工作中因为生孩子而失去应有的工作机会和职位,甚至可能因此失去工作。张励仁说,防止女性“隐性失业”需要立法保障。

  “作为一个女人,都要面临结婚、生育这些事情。”在昨天女性专场招聘会座谈会上,副省长王菊梅意味深长地说,现在很多部门都在为维护女性的权益而努力,这很令人欣慰,但一些公司因为女人结婚、生孩子而辞退员工的事情也时有发生,今后,省政府将考虑对企业出台一些优惠措施比如减少管理费等来减少这种事情的发生。王菊梅说,虽然每年女性就业的比例都在升高,但总还有一部分妇女没有就业,而对于这些妇女和她们的家庭来说,失业率却是百分之百,希望有关部门在考虑女性就业问题时能以她们的立场为出发点,把工作落实到实效上来。□记者李晓敏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