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垣“不孝不能提拔”引争议 未查到不孝者

  • 2007年04月06日 07:43
  • 来源:大河网-河南日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h0406132.jpg

有关人员走访被考核的干部的家。

h0406134.jpg

  考核干部以德取人,备受争议。资料图片

h0406135.jpg

  长垣县考核干部新举措引人注目。资料图片

  □文/图 本报记者秦国防 聂广鹏

  核心提示

  近日,长垣县委在乡镇领导班子考察中,首次把忠诚、感恩作为一项重要内容,明确提出“不孝敬父母的干部不能提拔重用”。

  这一规定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干部群众议论纷纷。多数人鼓掌叫好,认为百善孝为先,一个连自己亲生父母都不孝敬的人,还能指望他“孝敬”人民、为老百姓干实事?但也有人指出,要分清“公德”与“私德”,不能以道德代替法律,对官员应该不求完美,但求尽职。

  把是否孝敬父母这样的私德纳入干部考核提拔标准,在我省还不多见,长垣县委出台这一新办法出于什么考虑?孝敬父母,到底是“私德”还是“公德”?能否成为干部选拔任用依据?记者日前赴长垣进行调查。

  干部考察先“家访”

  “这种弄法,我、我的家人都没经过,害得家里老人还以为我犯了什么错误呢。”说起10天前的那次干部考察,长垣县武邱乡党委书记林建文不好意思地笑了。

  3月22日,县委组织部一位副部长带着考察组到了武邱乡。按照惯例,包括林建文在内的班子成员每人都提交了一份述职述廉报告,然后,乡机关全体干部、乡直单位正职、各村(街道办事处)党支部书记、村委主任对乡领导班子和班子成员进行民主测评。

  林建文以为,和往年一样,考察将就此结束。哪想到,考察组并没有撤退的意思,反而要求乡里提供所有班子成员的家庭地址和电话号码,林建文一时弄不明白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第二天,林建文正在乡里上班,母亲给他打来电话,声音很是焦急:“你是不是出啥事了?”

  林建文感到莫名其妙:“没有啊,我就在乡里呢。”

  “没有?那为啥组织部的人来问你情况,问你是不是孝顺,在家好不好?”

  “噢,可能是在考察干部。没事,你放心吧。”林建文这才恍然大悟:要家庭住址和电话原来是要去家访啊。

  和林建文一样,3月19日到23日,长垣县100多名乡镇干部都经历了这种新办法的考核。

  新办法之“新”在于:首次把忠诚感恩列为考察内容之一,诸如对父母是否孝敬、对妻儿是否关爱、邻里关系是否融洽等这些看似与工作无关的事都可能影响干部的进退去留。

  个人私德能否成为干部选拔使用的标准?人们意见纷纭,说法不一。

  不孝敬父母坚决不用

  长垣县委书记刘森是新考察办法的倡导者。

  3月14日,长垣召开了全县组织宣传工作会议暨“讲正气、树三观”大讨论活动动员大会。按照工作部署,长垣今年将对各乡镇、局委领导班子进行调整。选什么样的人?怎样选人?全县上下都在看着这个县委一把手。在这次会议上,刘森谈了自己的想法。

  刘森说,做官先做人,忠诚、感恩、诚信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做人最起码的修养。而要学会感恩,首先必须做到有孝心。他说,“鸦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可以肯定地说,不孝敬父母的干部,根本不可能对群众有感情,对工作有热情,对社会尽责任。谈到忠诚,他特别提出干部要对家庭忠诚。他说,对于每个人来说,家庭是我们为人、做事、创业的后方,失去了家庭的和睦和支持,也就失去了成就事业的基础。试想,一个对相濡以沫的伴侣背信弃义的人,又怎么能够期望他与别人同心同德、通力协作?一个对子女不教不养的人,又怎么能够对别人真正负责、对工作真正尽心?

  刘森在讲话中提到了山西省河津市去年出台的一项规定:不孝敬父母、不善待配偶者不能当领导干部,在职的不能提拔重用。并为这一规定大声叫好,有人据此分析,刘森要在长垣推行干部考察、任用新办法,可能是受到了河津市的启发。

  也有人推测,刘森此举或许是针对眼下某些干部官德不修。证据是,刘在会上特意举了这样一个例子:长垣有个科级干部对家庭极端不负责,赌起博来兴致勃勃,彻夜不归,妻子怨恨,儿子不满,吵闹不断,后方不稳,以致在一个部门干了几年,工作没一点起色。

  不管是哪种原因,刘森在会上提出的“对不孝敬父母的人,要坚决做到一个不用”后来真的付诸实施。长垣县委组织部在制订《乡镇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考察工作方案》时,除了像往年一样要求考察干部的政治态度、思想品质、工作思路、组织协调能力、心理素质、工作作风、履行职责成效、廉洁自律等方面的情况外,首次把忠诚感恩列为考察内容。

  注重八小时之外

  “推行这种考察办法,工作量大大增加,但确实能够更全面地把握一个干部的总体情况。”长垣县委组织部副部长苏景全说。

  往年,考察干部的主要程序就是让干部提交述职述廉报告,然后在所在单位召开民主测评会。参与考察干部的,是组织部门的工作人员和被考察对象同机关的人员,考察的内容,集中在8小时之内的工作,关注的焦点,是干部的能力。拿长垣县孟岗乡党委书记张军杰的话来说,这种考察内容窄,对“才”的考察比较细,对“德”的考察比较虚,再加上参与人员范围小,很容易私下做工作,考察结论的真实性也因此打了折扣。

  而今年的考察,除了述职和民主测评,还要召开至少150人参加的征求意见会,参加者包括县乡两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乡直二级机构副职、村“两委”成员、本乡企业家代表、村民代表。

  此外,考察组还要随机抽取不少于50户村民入户调查,发放民意调查表。然后到考察对象家里,和其父母及街坊四邻谈话,了解其8小时之外的表现,诸如是否孝敬父母、与爱人关系如何、有无酗酒赌博之类不良嗜好等,都在询问范围之内。

  据长垣县委组织部的同志介绍,按照新办法进行考察,平均每个干部至少要接受500名各界人士的评议,基本上可以看出一个干部在群众心目中的形象和民意基础如何。

  参与考察的县老干部局局长赵光明说,像这样有组织地对干部情况进行入户调查,在长垣历史上是第一次。

  “这种办法,打破了以往考察干部只到单位、只见本人和同事、只看工作这个老套套,而是深入到干部居住地、街坊四邻和社会面上。一个干部如果在单位不敬业奉献,在家不尊老爱幼,整天吃喝玩乐,那群众就会毫不客气地在调查表上给他填上一笔。”长垣县孟岗乡党委书记张军杰说。

  “从某种程度上说,新办法把对干部的考察延伸到了8小时之外。”长垣县武邱乡党委书记林建文说。

  他分析说,以前有的干部是两个面孔,在单位时,因为有领导、同事的监督,大家都在看着他,他心里那根弦就绷得紧一些。出了机关大院,没人管了,他身上一些不好的东西就暴露出来了,确实有个别人不孝敬父母、不团结四邻、不关爱妻儿,甚至可能存在更严重的作风问题。把对干部工作的考核和8小时之外的表现结合起来,可能就把握得比较全面一些,避免“带病上岗”现象的发生。

  “私德”能否作提拔依据

  在长垣,多数人为这一新举措叫好。

  支持者称,“道德不厚者不可以使民”。我们中华民族历来崇尚受恩不忘,知恩必报。假若一个人对父母都不知报答,不知孝敬,那就丧失了做人的基本良知。这样的人,我们怎么能指望他去爱别人,进而热爱人民呢?提拔任用干部,根本的标准是德才兼备。而德形成的一个重要的情感基础是孝心。爱父母应该是一切爱的开始。因此,规定不孝敬父母不得提拔,有利于从制度层面上约束干部的道德行为。

  评判干部的忠诚感恩程度,群众也有相当的发言权,因此,当地一位农民告诉记者:“干部能不能提拔,底下的老百姓心里最清楚!这个法子好!”

  乡干部们则普遍表示“很受触动”。孟岗乡党委书记张军杰说,这次考察之后,他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反思。以前觉得是一些无足轻重的细节问题,比如陪客喝酒、忙于应酬等等,现在都纳入了组织和群众考察的视线,自己必须时刻保持警醒。

  但是,也有人对此持反对意见。

  有些人认为,孝属于“私德”的范畴,与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之“公德”,共同组成一个完整的“官德”。不能只看干部是否有孝心这个“私德”,更应该注重其是否对人民尽忠,这是比对父母尽孝更大的“公德”。再者,把“孝”写进干部选拔任用的规定,是公权对私域的僭越,有侵犯个人隐私之嫌。

  而长垣县委组织部的一位同志则认为,干部的私德应该被公开。在一个县里,科级干部某种程度上就是“高干”了,当然也是公众人物。公众人物的私德,是应该接受群众监督的。一个领导干部,你要被提拔,你在生活中就要检点,人格上就要注意,因为你不是一般的老百姓,你的个人隐私与普通群众不是一个概念。

  还有人说,选拔干部毕竟不是评选孝子,一个人要当好官,光有孝心是远远不够的,有孝心而无能力,他只会成为庸官;反过来说,如果一个有能力的人道德水平却一般,他也未必不能当好官。

  长垣县蒲东办事处主任韩文茂不同意这种看法,他认为,是否孝敬父母,善待妻儿,和睦邻里,关乎道德,也体现能力。一个干部如果连自己周围这些关系都处理不好,怎么有能力担负领导工作?再者说,一个领导干部失去了道德感召力,他在老百姓心目中就没有了权威,他的工作就难以开展。从这个意义上说,干部的道德影响力也是一种能力。

  长垣县委组织部副部长苏景全说,长垣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建立一种道德约束,督促干部不仅在工作场合严以律己,而且在家庭中以身作则。虽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对父母不孝的干部,但是,通过制度建设让不孝敬父母的干部止步仕途,有利于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加强干部队伍的作风建设。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陈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