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农村留守儿童有254.54万人 急需关爱

  • 2007年05月10日 14:36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当记者问小文奎想不想在城里打工的爸爸妈妈时,泪水一下子涌出他的眼眶。

漯河市召陵区邓襄镇韩店村被授予“全国流动人口子女、农村留守儿童示范家长学校”标牌。

  核心提示

  农民工进城了,他们的心仍留在家里,因为他们的孩子在那里。

  据省妇联提供的数字,目前我省有留守儿童254.54万人。去年1月9日~16日,本报策划了系列报道“大河特别行动·关注留守儿童命运”,全方位地透视了我省农村“留守儿童”生存的现状,本报报道迅速在社会上产生了强烈反响,引起社会各界对留守儿童的关注,相关部门纷纷行动起来,全方位关爱留守儿童。

  一年多过去了,一年一度的六一儿童节就要到了,那些待在农村苦盼爹娘的留守儿童还好吗?他们快乐吗?从今天起,本报再次推出关注农村留守儿童的系列报道,走访部分留守儿童,展现各级党委、政府、妇联、社会各界关注、关心留守儿童的具体举措,同时,也希望通过报道,促使社会各界更加关爱留守儿童,使他们快乐地健康成长!为全省农村留守儿童献上节日的礼物!

  无奈的选择

  为了生活,他们把孩子丢在农村

  4月底,在郑州市的一些建筑工地,记者走访了很多农民工,他们告诉记者最多的是:“为了生活,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把孩子丢在农村老家。”

  4月29日上午,记者来到黄河东路的一个建筑工地,工地上一片繁忙。工程监理公司经理党秀浩告诉记者,农民工找份相对稳定的工作不容易,一年到头很少回家。随后,记者跟随党秀浩来到刘柱、刘凤华夫妇面前。“他们家里有两个孩子,已经在郑州打工五六年了……”党秀浩说。

  党秀浩的话音刚落,刘凤华就开始两眼含泪。“她是想我们家里的孩子了……”她的丈夫刘柱说。

  刘柱告诉记者,他们是周口市太康县人,他在工地是木工,妻子因没有技术,在工地上干些杂活。他和妻子出来打工有五六年了,两个孩子很小就丢给了爷爷、奶奶照看。女儿10岁了,儿子7岁了,都在上小学。

  记者:“你们对孩子的学习状况了解吗?”

  “对孩子的学习了解不多,只有抽时间与学校老师联系,让对他们要求严格一些。老师说,这两个孩子学习成绩都不错。”刘凤华说。

  记者:“你们每年能回家几次?”

  “一年回家两三次吧。”刘柱说,孩子很想念父母,他们也想念孩子,可是没办法,一家人的生活几乎全靠打工挣钱。

  当记者问刘柱夫妇是否考虑把孩子接到身边上学时,刘柱说他和妻子多次议论这事,可是他们在建筑工地打工,流动性比较大,没有一个固定的地方,孩子来了也没办法上学。

  揪心的思念12岁的小文奎说,“我天天都想爸爸、妈妈……”

  5月1日,记者在漯河舞阳县文峰乡李楼村采访时,村民告诉记者,村里有个叫周文奎的孩子,父母都在外地打工,跟着聋哑的奶奶和一位近亲的爷爷生活,已经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中午,记者来到周文奎家,刚进门,就看到一个男孩在走廊下写作业,老人在一旁观看。看到有陌生人来家里,老人和孩子迎了过来。

  老人介绍说,他叫周海臣,今年66岁,是周文奎的叔伯爷爷,写作业的孩子就是周文奎,今年12岁。孩子的父母去深圳打工有6个年头了,已经有两年没有回来了。小文奎的亲爷爷去世早,他奶奶又是聋哑人,他只有承担起照看小文奎的责任,有什么困难,村干部、乡妇联都能及时帮助解决。

  快到做中午饭的时候了,小文奎慌着帮奶奶提水,瘦小的双手提着一桶水往厨房挪去,记者急忙伸手帮忙,想不到被小文奎拒绝,他说:“谢谢叔叔,我干得动。”

  几分钟后,他又帮助爷爷收拾柴火,帮助聋哑奶奶生火做饭,并不断地与奶奶交换着手势。周海臣说,他们祖孙俩可亲了,打手势早已成了他们之间熟悉的语言。“小文奎是舞阳县第一实验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学习成绩还不错。每一次小文奎的父母从深圳打来电话,问得最多的就是孩子的学习情况。”周海臣说,他的文化低,学习上帮不上孩子,平时有不会做的题就让小文奎标上记号,到学校问老师。

  当记者问周文奎想不想爸爸妈妈时,小文奎说了一句:“我天天都想爸爸、妈妈……”之后,眼泪一下子涌出了眼眶,哭了起来……

  据文峰乡李楼村的村支书介绍,目前李楼村有6个自然村,学龄儿童172人,像周文奎这样的“留守儿童”有68名,为了留守儿童的健康成长,村里成立了“四老家长”学校;依靠学校、妇联等单位,促进留守儿童健康成长。

  欣喜的“后续”

  留守儿童张硕跟着爸妈进城上学了

  张硕,女孩,今年8岁,家住漯河市舞阳县城关乡。她是去年本报“大河特别行动·关注留守儿童命运”系列报道中的受益者,有幸成为本报邀请的10名来访郑州的留守儿童的一员。5月1日上午,记者在舞阳县采访时,得知张硕跟随打工的父母去郑州了,并且在郑州上学了。

  5月8日,记者在郑州市经二路一家属院见到了张硕的父亲张春田。一见面,张春田就感激地说:“多亏去年大河报的报道,让我们夫妻俩认识到孩子教育的重要性,把张硕接到郑州上学了。”

  张春田说,目前他在郑州一家物业公司上班,妻子做小生意,一家人生活比较稳定。前些年,他们把张硕丢在家里,由爷爷奶奶照看,因老人年龄大,文化程度不高,无论是孩子的健康还是教育方面都不理想,为了孩子更好地成长,今年春节后,他们把孩子接了过来。张硕刚来郑州的时候,他曾带着孩子到几所公办小学询问入学的情况,因孩子没有郑州市户口,学校要么不予接收,要么让交纳高额的借读费。最后他们把孩子送到了一家私立小学,一学期300多元的学费不算太高。

  因张硕正在学校,记者未能看到她。张春田说,8岁的张硕现在上二年级,学习成绩还不错,小张硕已经适应了大城市里的生活。

  当记者离开时,张春田悄悄对记者说,他对现在的生活唯一不满意的是,在老家孩子上学是不收任何费用的,在城市里却不能享受这种待遇,他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得到与城市里其他孩子一样的读书机会。

  心灵的呼唤254.54万名留守儿童渴盼更多的关爱

  “你爸妈去哪儿打工了?”

  “不知道。”

  任玲玲,一个刚读五年级的小女孩。在漯河市召陵区邓襄镇第二中心小学,她告诉记者,爸妈出去打工,半年没回来了。在爸妈外出打工的日子里,她与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但有什么心里话,她从不跟爷爷奶奶说,而是给同学说。

  记者:“为什么不给爷爷奶奶说心里话?”

  任玲玲:“我说的话,有时候他们听不懂。”虽然如此,在面对“爸妈回来了,跟谁睡”这个问题时,任玲玲想了想还是说出“跟奶奶睡”。任玲玲没有说是什么原因,眼神有点儿迷茫。

  河南省妇联儿童部部长王喜云说:“父母常年在外打工,有些孩子已经跟他们生疏了,这也是留守儿童现象衍生的新问题。”

  据河南省妇联初步统计,目前,我省农村留守儿童有254.54万人,占儿童总数的16.48%,而且还有增长的趋势。他们大多由祖父母、外祖父母或其他亲戚作为临时监护人,还有一小部分儿童因无人照顾自己留在家中。因缺少父母的关爱,很容易造成留守儿童学习较差、性格缺陷、行为偏激、价值扭曲等不良后果。

  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刘道兴说,在构建和谐社会的背景下,如何解决这些留守儿童衍生的新问题,已经成为一个考量政府智慧的难题。而仅就河南而言,254.54万留守儿童已然发出了心的呼唤——谁来更好地关爱他们?

  多方在行动

  他们因社会的关注而感受幸福

  事实上,作为一个越来越庞大的群体,留守儿童正在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

  “儿媳闺女养猪种田,儿子女婿外出挣钱,家孙外孙心心相连,四老管孙理所当然。”在漯河市召陵区邓襄镇韩店村,记者从一本名为《“四老”家长学校教材》的小册子上看到了这样的语句。据了解,在越来越多村民选择外出打工的背景下,该村专门成立了“四老家长”学校,专门就“四老”家庭如何教育留守儿童组织学习、讨论。

  作为这本教材的编写者,闫自起老人的感悟颇深。他坦言:“外出打工者越来越多,留守儿童也越来越多,教训也多起来,孩子半夜不进家,安全没保证,成立‘四老家长’学校,就是要加强对这些孩子的教育,让出去的打工者放心。”

  据了解,韩店村有留守儿童120多人,其中有80多名儿童都是跟随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等“四老”家长生活。

  “我们村的‘四老’家长学校成立后,每星期六、星期天,我们都会把孩子们组织起来,统一写作业,写完作业就安排孩子们一起跳绳、踢毽子、打乒乓球,学习与玩乐两不误。”闫自起说。

  邓襄镇第二中心小学副校长郑金涛说:“我们想了很多办法,就是想把这些留守孩子带好。每天放学,我们都让孩子们集中在学校写作业,等爷爷奶奶忙完农活,做好饭后,才让他们回家。同时成立一些兴趣小组,吸引孩子们把时间用在培养健康的兴趣、爱好上,引导他们全面进步。”

  投入关爱,收获幸福。自成立“四老”家长学校以来,韩店村没有一名“留守儿童”失学、辍学,更没有发生过“留守儿童”违法现象。2006年9月,该村还被全国妇联授予“全国流动人口子女、农村留守儿童示范家长学校”标牌。

  之后几天,记者又走访了商丘、信阳等地,看到各级妇联与当地党委、政府、学校合作,每一个地方都建立了留守儿童档案,定期了解留守儿童的学习、安全、身体状况;有的地方专门开办了留守儿童之家,留守儿童帮扶小组……

  昨天,省妇联一位负责人说:“全省各级妇联正在和各级党委、政府、社会各界努力开展众多有益于留守儿童健康成长的工作,使留守儿童在特殊的生活环境中感受到社会的关爱。” 策划热线新闻部  执行记者梁振廷黄涛实习生胡朝辉文图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