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巡警与广告公司签约 道路指示牌变广告牌

  • 2007年06月20日 15:26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核心提示

  最近几天,途经郑州市金水路东段的市民发现,路北一侧不少道路指示牌的背面开始出现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大幅广告。原本服务于公益目的的指示牌背面突然“变脸”从商,引起了众多市民的关注和议论。

  记者走访了解到,目前,一家成立不久、处事极为低调的企业--河南东易久盛广告有限公司已与郑州市交巡警支队签约,金水路东段的数十块广告牌“变脸”仅是一个开端,下一步他们将对郑州市区4000块道路指示牌中的一半进行商业开发。

  道路指示牌作为一种公共资源是否能进行商业化?其大规模“变脸”是否该提前听取民意?商业化的结果,到底是有关方面声称的“多赢”还是对公众利益的侵犯?记者采访过程中,郑州市交巡警支队未给予正面回应,更让这一“变脸”的过程充满了问号。

  “变脸”:道路指示牌半面成广告

  “咦,这里的指示牌咋成广告了?”6月16日,在郑州市金水路东段中州快捷假日酒店门前,市民孙先生发现一些道路指示牌背面出现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的广告后,不禁惊叹起来。

  记者在现场看到,这些背面新添了楼盘广告的道路指示牌分布在经三路与中州大道之间的金水路北侧,总数约有10块,面积与道路指示牌一样,约有1.5m×1.5m。有意思的是,与一般的广告牌不同,这些广告牌乍一看,颇有几分道路指示牌的意味:广告中约有1/3的版面用了一个巨大的单向箭头指向前方。但这个方向所指不是别的,而是广告中房地产开发商的接待中心位置。

郑州市金水路东段已“变脸”的道路指示牌

  根据指示牌背面广告的内容,记者找到了广告发布单位——河南广汇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汇公司)。

  “发布广告肯定不是违规的,我们与东易公司签有正规有效合同。”6月16日上午,广汇公司策划部负责人薛昆接受采访时说,最早的时候这些道路指示牌背后并没有广告,但刷上了河南东易久盛广告有限公司(简称东易公司)的广告招商电话,他们根据指示牌上的招商电话与东易公司进行接触,东易公司称这些指示牌背面可以“出租”,广汇公司于是租下了金水路一带10多块广告牌,合同期限为“常年”。薛昆透露,签约之前他们也对道路指示牌开始用作广告牌感到奇怪,为此专门查验了东易公司的相关手续。

  记者提出查看两家公司的合同文件的请求,薛昆予以婉拒,只说租下位于黄金位置的这10多块广告牌的费用为“几十万元”。

  “有50万元吗?”记者问。

  “差不多吧,费用确实很高。”薛昆十分谨慎地回应。

  据记者调查,在广汇公司这种大版面的商业广告发布前足有半年时间,东易公司已在郑州市内花园路、紫荆山路、金水路、经三路、中州大道等繁华路段的道路指示牌背面发布招商广告,这些广告均是以郑州市交巡警支队名义提醒市民注意道路安全的公益广告,只是下面注了一行小字:“河南东易传媒,招商电话××××”。

  调查:半数指示牌将被“开发”

  东易公司是否真的已经可以“出租”这些道路指示牌?

  6月17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紫荆山路上的东易公司,见到了该公司总经理潘艺。潘艺自称来自东北,是一个“纯粹的商人”。

  “我们很早就开始关注郑州道路指示牌广告市场了。”潘艺说,河南东易久盛广告有限公司只是呼和浩特东易久盛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个分公司,独立运营郑州的道路指示牌广告市场。他说,他们目前已经在呼和浩特、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苏州等国内超过8个大中城市介入运营了道路指示牌广告,郑州只是其中之一。

  “手续绝对齐全!我们是商人,都是为了追求效益,如果手续不齐全,谁敢冒这么大的风险?”潘艺表示,东易公司在郑州经营这项业务“肯定合法”。随后,他出示了郑州市市政管理局于今年1月份下发的户外广告设置许可证以及公司营业执照。

  潘艺还说,他们在郑州开展的这项业务“也并不是一帆风顺”,之前“很早就与郑州市政府及道路管理部门接触,但没谈成”。2006年5月全国畅通工程现场会在郑州召开,借着这个会议,他们与郑州市有关部门再次进行了接触,表达了开拓经营郑州道路指示牌广告的意向,最终与郑州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签订了协议。

  潘艺透露,协议规定,东易公司将承担郑州市内老旧道路指示牌的维护更新费用以及新建道路指示牌的费用。作为回报,东易公司可对郑州目前存在的约4000个道路指示牌中的一半进行商业开发,在其背面设置商业广告。

  “我们现在还在亏着呢。”按照潘艺的说法,他们目前已完成前期投资大约800万元,预算总投资有7000多万元,但直到目前获得的成果只是广汇公司租下了金水路东段的道路指示牌,投放了房地产广告。他说,这些广告牌对外的报价,“每块年费有三四万元。”

  潘艺介绍,根据广汇公司与东易公司签订的合同,目前由东易公司投资设立的道路指示牌产权归东易公司所有,但“经过一段时期以后”,产权将归交巡警部门所有。对合同的签署日期及合同文件,潘艺表示将请示相关职能部门领导,但最终答复说“不能透露”。

  “这对郑州来说,是一个新生事物,可在国内不少城市,这已经很普遍了。”按照潘艺的说法,包括他们公司在内,目前国内已有超过3家公司介入运营了32个城市的道路指示牌广告业务。

  潘艺说:“新生事物都有一个接受过程,这个我们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我们对公司的业务前景,十分乐观。“

  职能部门:“指示牌投资由财政拨款”

  “东易公司办有审批手续和户外广告设置许可证,我们会依法进行监管。”昨日下午,在记者多次联系后,郑州市市政局广告处有关负责人做出回应,东易公司确实已经办理了设置道路指示牌广告的相关市政手续。

  郑州市工商局广告处有关负责人也表示,按照《国家工商总局户外广告设置办法》及《户外广告登记办法》,“东易公司要运作这些广告必须得经过工商审批”,审批要持有规划局的审批许可证、户外广告设置许可证、营业执照、占地协议、广告小样等手续。

  “如果他们发布的广告内容违法,我们肯定可以查处。”该负责人说,如果经调查确认这些发布广告的设施属于违章建筑,执法部门可以强制拆除。

  郑州市财政局办公室苏主任说,他暂时尚不知道东易公司已开始投资并经营郑州的道路指示牌。

  “以前这些公共设施的投资全部是由财政拨款。”苏主任说,如果东易公司投资属实的话,他们“肯定会相应地减少财政拨款”。

  疑问一:交警能否“出卖”指示牌?

  “交巡警支队凭什么可以出卖道路指示牌?”在采访中,不少郑州市民质疑,道路指示牌是用来为公共利益服务的,其性质应该属于公共设施,“广告公司竟然可以跟交巡警支队签订合同,取得道路指示牌的广告发布权,令人费解”。

  还有部分市民质疑:“这些道路指示牌本来就挺好,干干净净的,商业化肯定是为了商业目的,有关部门是不是以此为目的?”

  “交巡警部门可以对道路指示牌进行规划设置,但这些指示牌作为一种公共设施,警方与企业签订合同进行‘出租’,有待商榷。”昨日下午,郑州市金色阳光律师事务所律师高健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郑州这次道路指示牌商业化运作的“程序不太妥当”,有关职能部门应当履行听证程序,听取民意。

  “交巡警部门的行为涉嫌用公权牟取私利,涉嫌违规,是不应该的,也是不妥当的。”法律博士、河南省国基律师事务所律师任成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这样表示。

  任成宇说,道路指示牌是一种公共资源,按照有关规定,只能用于公益事业,不能用于营利;作为公安机关,按照中央有关文件的基本精神,郑州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不能也无权从事这种商业行为。“早在道路指示牌商业化之前,一些地方的商家自费为警方建造红绿灯,而与警方分取违章罚款收益,两者性质其实一样,都是违规的。”

  但高健律师也表示,根据他的了解,“目前还暂时没有法律法规限定警方必须履行听证程序,这也是个问题”。

  连日来,记者多次与郑州市公安局交巡警支队、郑州市公安局的有关负责人联系,采访此次道路指示牌商业化运作有关事宜,但有关人员或称“没有经手,不了解情况”,或称“需要领导审批”,始终未接受采访。

  疑问二:“变脸”是否应经过听证?

  “你看看,路上花花绿绿这么多牌子,咋能不影响开车?”对于这些从道路指示牌变身的广告牌,郑州出租车司机赵先生认为,与一般的商业广告设置位置不同,道路指示牌广告靠近道路正中央,具有视觉强迫性,过往人员特别是司机“想不看都不行”,势必会对他们的行车安全造成隐患。

  赵先生说,最先道路指示牌背面空白,后来道路指示牌背后设置了警方的一些公益广告,这些对司机的影响都较小。对这些纯粹的商业广告,他表示难以理解:“真怕因为看这些广告而闹出事故来,再说,这些指示牌咋就能当广告牌使用呢?”

  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任女士对记者说,根据她的了解,道路指示牌此前全部由财政拨款建设,“财政是全体纳税人出的钱”,这就决定了道路指示牌是一种公共设施,并非某一个单位的私有资源。“既然是公共设施,那么有关部门在没有听取民意的前提下,就不应该私自对广告牌进行商业运营。”

  她认为,即便现在东易公司对道路指示牌的设置与维修投入了一部分资金,但道路指示牌的性质整体上仍未发生改变,如果继续要商业化运作,仍应当征求民意。

  “市民是纳税人,应当享有知情权。”郑州大学研究生袁先生也认为,关于道路指示牌商业化运作的做法,不管出于何种目的,政府有关职能部门都应当公开相关资料,做到透明化。

  “这是一个‘多赢’的措施,广大市民应当理解。”郑州市交巡警支队一位业务部门的民警私下里表示,道路指示牌广告均设置在道路的左侧,在相对宽阔的道路上,并不会十分干扰司机视线。进行商业化运作后,每年都能为财政节省上千万的资金,“于公于私来说,都是一件好事”。

  疑问三:会否重蹈咪表公司覆辙?

  对东易公司运作的道路指示牌问题,有市民拿咪表公司做出对比,认为两者目前存在一定相似之处:“咪表公司起初经营也是暗中操作,造成市场垄断,获取了一些收益,但后来因为各种问题经营困难,濒临破产。东易公司会不会重蹈咪表公司覆辙?”

  “道路指示牌商业化其实并不是不可行,关键是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必须管理好,要照顾到各方面利益,要不然很可能还会出现严重问题。”一位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道路指示牌的商业化问题早晚都会呈现出来,如何面对、引导、管理,真正取得“多赢”的局面,不仅是对商家的挑战,也是对政府行政能力的一种考验。

  □记者李岩文陈晓东图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