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两老乡断桥处舍身拦飞车 寻找获救者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大河报报道□记者常佰军  一些在佛山九江大桥“6·15”事故中捡回一条命的司机至今还记得,在九江大桥坍塌后5分钟里,曾有两位老人站在路中央,冒着桥可能进一步坍塌的危险,操着河南口音用尽全力示意前行车辆停车。当时,两位老人甚至被当成了抢劫犯和逃费者。

  在俩老人拼命拦截下,先后有8辆车止步悬崖边沿。这两位老人是王文田、谢凤运,来自我省太康县朱口镇,至今仍在广东顺德做废品收购生意。

  昨天,本报记者辗转与王文田、谢凤运取得了联系,他们向记者讲述了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前面两辆车眨眼间不见了”

  “俺第一个想到的是让后来的车不要再往前开,要是掉到江里头,可是连小命儿都没有了!”昨天,记者与九江断桥事故发生瞬间的第一目击者王文田老人取得联系时,他正忙着往车上装货。在电话中,他向记者讲述当时大桥断裂的惊魂一幕时,仍显得心有余悸。

  53岁的王文田说,他和连襟谢凤运(今年60岁)及司机刘金行(谢凤运的女婿)几个在顺德大良新蟯做生意已有7个年头了,除了刮风下雨等坏天气外,每天都是凌晨4点钟从顺德大良出发去往鹤山送货并收购货物,晚上10点多才能回到大良,一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

  6月15日凌晨4时许,王文田、谢凤运和刘金行像往常一样,开着白色“时代轻卡”小货车由顺德前往鹤山。刚过九江收费站,王文田就提醒司机刘金行,江面的雾气很浓,路上开慢点。王文田说完这话,刘金行就将60公里/小时的车速降低到40公里/小时,行至九江桥中段时,随着坡度的增加,车速降低到30公里/小时。

0621a0403.jpg

  “我亲眼看见前面两辆车不见了。”王文田说,原来在他们车后面有两辆货车,其中一辆是集装箱车,车开得很快,等到九江大桥上坡时,这两辆货车超过了他们,可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刚刚擦肩而过的两辆货车的尾灯眨眼间竟先后不见了。

  “头一辆车的尾灯不见之后,另外一辆车的尾灯随后也不见了,我就感觉着不对劲儿……”25岁的司机刘金行凭着直觉,急忙踩了急刹车,卸挡位,想停下来看个究竟。因为天黑雾浓,他隐约看到了前面滔滔的江水,觉得很奇怪:“水位一夜之间咋就涨过了桥面呢?”

  “我们的车距离断处不足6米”

  紧急刹车惊醒了副驾驶位上熟睡的车主王文田,随后,他便和谢凤运一起下车前去“勘探”。

  “出大事了:桥塌了!前面那两辆车掉到水里头去了!”看到眼前的一幕,王文田与谢凤运都惊叫起来,让他们感到更恐怖的是,他们的车离齐齐整整的大桥断裂处不到6米,“当时司机吓得都不敢下车了”。

  一看到桥断了,王文田吓得后退了好几步,随后,司机刘金行将车停好之后,也走到了断裂处。“现在想起来还害怕,就恁近的距离,要是桥身断裂再延伸,俺几个那会儿也没命了。”刘金行说,在断桥坍塌处,他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王文田说,当时他们还以为水深不过四五米,掉到江里的车还能浮到水面上呢,后来《广州日报》记者崔素华说该处水深达48米,大概有16层楼那么高时,三人感到了深深的后怕。

  刘金行说,他一向开车非常谨慎小心,遭遇塌桥事件后,他开车更稳当了,那次要不是开得慢点儿,现在肯定已经死在江底了。“发现桥断后,我们就开始拦截后面的车。”谢凤运说,他和王文田先后拦阻了8辆车,其中有货车,也有小轿车,还有一辆摩托车。

  拦车救人被误认为“打劫”

  “桥塌了,许多人第一反应就是逃命,咱河南人朴实,咋能见死不救呢。”王文田说,短暂惊惧之后,三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报警,以免再有车掉到江里。

  “报警?可掏出手机却发现没电了。”王文田说,三个人共用的摩托罗拉手机紧急关头正好没电了。“想找个公用电话报警,桥上哪有啊。”

  一边是回程的路,一边是随时可能进一步坍塌的桥和滔滔的江水。“当时没想到危险,俺俩急得直跺脚,只想着要拦下开过来的车。”

  他们向过来的车辆挥着手,操着浓重的河南话,声嘶力竭地喊:“前面的桥垮了,你们不要过去了!”但不少车主听不懂他们的话,反问:“干吗,打劫啊!”

  王文田说,因为当时情况危急,两个人急得直跺脚。经过反复解释,车主们听懂了他们的话,就这样,他们在断桥处拦下了近十辆车。

  到收费站报警被误为逃费者

  几分钟后,看着来的路上没有车辆了,他们赶快开车掉头,来到九江大桥收费站,要求收费员赶快报警。

  “我们跑到收费站报警时,连收费站的人员都不相信大桥真的断了,还以为是偷逃过路费的呢。”王文田说,跑到收费站时,收费站的工作人员仍在忙着收费。

  他们让收费站的工作人员报警,刚开始女收费员还不相信,也可能是听不懂河南话,还一直催他们交过桥费。等工作人员明白过来时,双手紧张得发抖,也不再说过路费的事儿了,急忙报了警,收费站过桥路线也当即关闭。

  随后,刘金行慢慢将车开出收费站,下桥后,他们歇息平静了一个多小时才敢开车离开……

  “咋能眼睁睁看着车往江里掉呢”

  昨天,在中山市神湾镇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中,两位老人质朴的话语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记者问:“桥还有进一步坍塌的可能,那么危险,当时你们为什么不掉头就走呢?”

  谢凤运说:“这个俺倒没寻思过。你说,咋能眼睁睁地看着车子往江里掉呢。”

  记者问:“你们救下了那么多人,有没有记住他们的车牌或者联系方法,说不定以后有人要感谢你们呢?

  ”那么匆忙,哪有时间去记那些,只要是人都会这样做的。“王文田觉得不可思议。

  昨天,王文田说,《广州日报》报道了他们在桥上舍身拦阻车辆的事情后,他的电话都成了热线了,不断有人打电话向他表示感谢。

  广州市民热议河南老伯义举

  昨日,两位河南老伯的义举几乎红遍羊城的街头巷尾。很多市民希望政府能为二人颁发见义勇为奖,更有一位小学一年级学生要把自己的零花钱作为奖励给两位河南伯伯。

  昨日傍晚,尚在文德北路小学一年级就读的李卓言小朋友通过祖母曹姨致电本报表达了自己的心愿。”实在太感人了,多亏了他们。“说起两位河南老伯,曹姨赞不绝口。在广州做了几十年英文老师的曹姨用了三个词”爽直“、”开朗“、”乐于助人“来形容自己所接触到的河南人。

  广东易春秋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旭阳来自河南许昌,家乡的人留给王旭阳的印象是憨厚纯朴。王旭阳说昨天和朋友碰面,必谈两位河南老伯,大家都赞成给予他们物质、精神双重奖励。”他们两位社会低微,能做到这一步更能说明他们的本性是多么的善良勇敢“。L

  太康老家人为他们骄傲

  ”老谢这回可给俺村里妆脸儿(土语,意为添光彩)了。“昨天,太康县朱口镇坡谢行政村村干部谢学泰说,他们听说这件事后感觉着脸上挺有光的;他告诉记者,谢凤运老实、本分,也很能干,在村里为人很不错,威望也挺高。”谁家有事儿,只要他在家,都过去帮忙。“

  谢学泰说,谢凤运与孩子们分家后,家里只有不到2亩6分地,刚够吃,而且家中还有个儿子因为身体不便至今没有成家,”要是经济条件好,恁大岁数了,他还能出去打工?“

  ”俺弟弟就是那样的人,看见这样的事情,你不让他管,他也会管。“朱口镇冯庄行政村小王庄村的王新民说,王文田在外面做好几年生意了,每次回到老家见人都让烟打招呼,平日邻居爷们儿有个啥事儿,王文田只要在家总要帮忙。M线索提供华南理工大学大三学生郭显磊新闻热线0371-65766666

  ■相关新闻▲▲

  国家交通部、安监总局初步认定

  船撞导致桥断属”单方责任“

  广东认定大桥”质量没问题“

  据新华社北京电交通部、国家安监总局20日联合发布了广东”6·15“九江大桥船撞桥梁事故的通报。经初步调查,事故主要原因是船舶航行中突遇浓雾,船长疏忽观望,采取措施不当所致,是一起船撞桥梁的单方责任事故。

  通报说,6月15日,广东佛山市南海裕航船务有限公司经营的”南桂机035“轮从佛山高明开往顺德途中偏离主航道,误入非通航孔,触碰大桥非通航孔的桥墩,造成九江大桥部分桥面坍塌。初步调查有4辆汽车坠入江中,9人失踪。

  广东省交通厅昨天上午宣布了专家组评估意见:肇事船撞击力远超桥墩防撞能力;桥墩防撞力度设计合适,船撞桥前结构安全,竣工鉴定质量优良,通车以来养护规范;九江大桥坍塌事故与大桥本身的设计和质量无关。

  广东省交通厅副厅长、事故处理领导小组技术安全鉴定组组长陈冠雄同时表示,由于大桥未坍塌的相邻部分出现严重损伤,出于安全考虑,维修大桥可能还要炸两孔才能再进行维修。

  九江大桥由原广东省建委批准初步设计,1988年6月10日完工,由原广东省公路工程质量监督站检验评定,1988年7月广东省交通厅组织了交工验收,1990年6月原广东省建委组织竣工验收,鉴定工程质量等级为优良。

  另悉,昨天早晨6时05分,当地打捞出了第一辆遇难车。L

  昨天《羊城晚报》发表专家质疑

  九江大桥是否有”先天缺陷“?

  九江大桥为何不堪一击?昨天,当年参与大桥竞标的知情人士及广东省政协常委、从业40多年的桥梁专家黎宝松质疑说,当年桥面合龙时有约10厘米的误差,是被硬压到桥墩上强迫合龙的,所以九江大桥稍稍有点”扭曲“。这样的桥不知道怎么还会评上国家奖?他认为,九江大桥是否有”先天缺陷“?施工是否”豆腐渣“?养护体检年年”健康“,相关参数是否真实等问题才是目前最值得反思和检讨的。而九江大桥旁一再建桥扩建,或与此次事故有关。L

1,2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