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阳警方乱扣车

  • 2007年06月20日 09:31
  •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 记者黄普磊文图
  • [发表评论]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核心提示

  3月21日,舞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以涉嫌诈骗为由将一辆桑塔纳车和5名车上人员扣留。第二天下午,无法认定诈骗事实的办案人员又说在车上找到了毒品,将桑塔纳车和其他物品扣留,而把车上人员全部释放。昨天,记者赶赴舞阳对该事件进行调查,却发现有关部门对此根本没有立案,有关单位不仅至今没有向当事人出具任何扣车手续,而且也不让车主见到车辆。

【点图片看下一页】

舞阳警方指司机涉毒扣车3个月未立案

  王高奇说,他们的手机和钱都是在这里被收走的。点此浏览更多图片

  司机和乘客突遭传讯

  昨天上午,舞阳县公安局门口,在大雨中奔波两天一直没有见到办案人员和自己车辆的王高奇蹲在地上,忍不住哭了起来。王高奇今年18岁,是平顶山人。“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2007年3月21日早上,4个人在郏县租我的车,说是去漯河考察生意,我就跟着他们来了。”王高奇说,车刚行驶到舞阳县城,就被治安大队大队长李建军带人拦住了。

  “一到治安大队,就有警察过来收走了我们的手机和身上所有的钱,我的一个诺基亚手机和100多元钱被一个叫段文轩的副大队长锁在抽屉中。”王高奇说,直到下午4时左右,他们才被允许给家里人打电话。他给家里人打电话的同时,也给在公安系统工作的远房亲戚时某打了个电话。

  “接到电话的第二天,我向单位请假赶了过去,见到了大队长李建军。”王高奇的远房亲戚时某说,当时李建军告诉他,王高奇他们不干好事,警方把他们带回局里后,又在车上发现了毒品。李建军拿出一个烟盒,烟盒里放着一个花生米大小的东西。“这事严重了,很可能他们是贩毒的。”李建军告诉时某,每人交2万元,马上就可以放人。时某认为李建军要钱太多,“没法管”,便离开了舞阳县公安局。

  “被抓第二天下午5时许,我们几个人被送到了舞阳公安局禁毒大队,禁毒大队的人简单问了其中两个人的情况。晚上7时左右,我们都被放了出来。”王高奇说,人虽放了,但车和手机、钱都没有给他们。“李建军说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事情查清楚以后才能给我们。后来我多次打电话给李建军,李建军都说事情没调查清楚,车不能退,也不可能给我开任何手续。”

  “我从来不吸毒,也从来没有贩过毒。”王高奇哭着对记者说。

  扣了“赃车”放了“毒贩”?

  昨天上午10时左右,记者随王高奇来到舞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但李建军办公室的门紧锁着。“李队长没有来,也有可能是出去了,我们也没法联系。”该队办公室一名民警说,“案件的具体情况我们不清楚,你们必须找到大队长才能解决。”

  记者拨打民警提供的李建军的手机号,但听到的一直是“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后来王高奇拨通了治安大队副大队长段文轩的手机。“我的车和手机、钱被扣了3个月了,能不能处理后让我把车开走呀?”王高奇说。“你找李大队长,看李大队长怎么说。”段文轩说。

  记者费尽周折终于找到李建军的一个小灵通号码,联系上了李建军。“不错,那辆桑塔纳车是我们扣的,也确实没有给他们开具手续,但钱和手机的事我不知道。”李建军告诉记者,3月21日,他们接到举报,说一辆桑塔纳车上的人准备在舞阳实施诈骗,于是他们迅速出警,驾车尾随在桑塔纳车后面。

  “他们中间几次实施诈骗,但都没有成功,后来眼看他们要走掉,我们的车就上去截住了他们。”李建军说,他们把人和车都扣下后,因为没有发现诈骗事实,所以诈骗的案件很难办理。后来,办案的民警在他们的车上搜出了毒品,整个案子就被移交到了禁毒大队,禁毒大队询问了车上的人员。

  “他们涉嫌贩毒,其中一个人还在我们扣留期间逃跑了,所以我们才把他们的车扣下来。”李建军说,因为太忙,这件事还没有顾得上处理。

  这真是一起贩毒案吗?记者就此询问了舞阳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大队长汪德坡。“治安大队那天确实把案件移交给了我们,但是他们发现的毒品只有零点几克,够不上立案标准,所以我们没有立案,当天就让人走了。”汪德坡说,桑塔纳车是治安大队扣的,跟禁毒大队没有关系。“如果是我们扣的,我早就还给人家了。“

  桑塔纳车难觅踪迹

  王高奇说,他的桑塔纳车被扣留后,他曾几次到舞阳县公安局找寻,但都没有发现。车辆被扣时没有任何手续,现在又找不到车辆放在哪里,这让他感到很担心。“我前几天好像还见到了那辆车,可能是李大队长的朋友在用。”治安大队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警告诉记者。

  记者打电话询问李建军时,他说:“车放在停车场。”记者问:“哪个停车场?”李建军说:“哪个停车场我不能告诉你。你等我空闲时见你详细说吧,这很复杂,一句话说不清楚。我现在正在开会没有时间。”李建军说着挂了电话。随后,按照有关民警给记者提供的停车场地址,记者到舞阳县公安局的所有停车场寻找,但没有发现王高奇的桑塔纳车。

  昨天上午11时,记者在没有亮明身份的情况下和王高奇一起向舞阳县公安局主管治安大队的王新喜副局长反映情况。“我根本不相信你们说的情况,真是这样的话,我们治安大队长的素质也太差了。”王新喜说,“如果你们说案件的事情就去找治安大队,如果你们想举报他们违纪,那就该找谁找谁。”

  记者告诉王新喜,王高奇多次找寻李建军,但总是难以找到,希望他能过问此事,尽快作出处理。“找不到他是你们来的次数太少,你们天天蹲他门口,我就不信等不上!这事我可以过问,但也不能你们让我打电话我就马上打电话吧?!你们是谁呀?!”王新喜说。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吴志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