备受关注的小黄冠走了

大河网讯

  雨下了两天,淅淅沥沥,浇得人心烦。

  8天前的下午,备受关注的信阳白血病患儿黄冠永远地闭上了那双童稚的眼睛,临死前的几分钟,他还用两只小手拉着爸爸黄伟,哭喊着:“好疼,爸爸,别离开我!”3月9日下午3点,在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做过移植手术后的黄冠最终死于白血病。

  查看本网专题:南北网络大联手 爱心拯救小黄冠

  ●奶奶不相信孙子就这样丢了

  3月15日下午4点多,记者冒雨来到信阳市平桥区查山乡下黄庄小黄冠的家时,黄冠的奶奶马永英和继母申爱红坐在门口。马永英老人不停地念叨着天气:“别下了,别把我的孙子淋坏了。”申爱红望着婆婆,心疼地说:“都7天了,她不吃不喝,喊着她孙子的名字,她一直不相信孙子丢了。”

  这几天,每到天黑该吃晚饭时,马永英才愿意从屋里走出来,站在门口仍像往常一样,一声声喊着孙子的名字:“冠儿,回来吃饭了,别在外面玩了。”邻居们都不忍心听到这样的喊叫声:“孙子丢了,她的心也丢了。”黄冠1岁的时候,他妈妈离婚走了,黄冠是奶奶一手拉扯大的,奶奶能不心碎吗?这几天上午,马永英都不由自主地做着一件事,她把橘子剥成一瓣一瓣的,然后放进盛有温水的杯子里浸着。“我孙子有病,不能吃凉的”。

  黄冠死后,家里人把他的玩具和衣服都收了起来,害怕老人看到后想起孙子。记者去的时候,她找出来黄冠的一些玩具,放在门口,小自行车、玩具手枪等,马永英用抹布一遍遍地擦着:“等冠儿回来玩。”

  ●后妈的爱一样也是沉甸甸的

  尽管是后妈,申爱红对黄冠的感情也很深,“跟我亲生儿没有一点区别,不管是在医院还是回家,都是跟我睡”。

  “那时候,黄冠正在接受化疗,还没有进行移植手术,觉得这孩子挺可怜的,我也做过母亲,想着这孩子不能没有妈,他需要一个母亲,我想母爱对他也算精神上的支柱吧”。在去看望黄冠几次后,申爱红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她要嫁到这个一穷二白的家里来,更好地照顾黄冠。

  黄冠的死,深深刺痛了这位母亲的心。“临不行的时候,还紧捏着我的手……”后来,记者了解到,申爱红曾经有个女儿,也是死于白血病。

  说起失去黄冠的疼痛,申爱红说,最悲伤的还是他父亲黄伟,从把孩子遗弃在医院,到有勇气回到儿子身边,后来又有数不清的好心人资助,最终没有挽回儿子的生命,黄伟内心所承受的,不是一般的沉重。“他紧紧地抱着已经闭上眼的儿子,谁也拉不下来。”申爱红说,一直不抽烟的黄伟,在后来的几天里,不停地抽着闷烟,很少说话。

  就在记者去的当天上午,有人叫上黄伟去郑州一个建筑工地上打工。“家里就靠他挣钱了,不出去也不行呀”。

  ●一家人为他唱响5岁生日歌

  1月22日,黄冠回到老家过年。申爱红说,在家的那段日子,小黄冠的食欲不怎么好,脸色发黄,但还能跟村子里的伙伴玩。“他把带回来的玩具都拿出来,跟小孩们一起玩,精神好的时候,不像是有病。”申爱红说。

  2月7日是黄冠5岁的生日,黄伟夫妇给他买了蛋糕、玩具和衣服,当天,一直关注黄冠事件的电视台的记者也来了好几位,一起给黄冠过生日。“那一天他别提多高兴了,嘴里还哼着歌。”奶奶说。一合眼,马永英就能想到一群人围着孙子坐着,一起给他点蜡烛,唱“生日快乐”歌,看着他合拢着两只小手许愿……

  在家的这些天里,黄伟一直按照医嘱,每周去查山乡卫生院给黄冠做血常规检查。大年初二的那次检查令黄伟很是担心:白细胞高了好几倍。

  ●病情恶化,父亲感到“要出事”

  大年初四赶到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第二天一上班,该院血液科赵主任立即安排给黄冠做骨穿检查。两天后,一个检查结果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黄冠的坏细胞已经达到70%!

  能不能对黄冠进行再移植?黄伟很焦虑。

  “不行,孩子的身体太虚弱了。”

  “那继续化疗呢?”

  “也不行,还是身体太弱。假如有一点点希望,我们也不会放弃的。”医院的答复令黄伟感到绝望。到了初七的晚上,黄冠开始出现吐血,身体也开始有出血点了。输血、打止血敏、输水……抢救工作紧张进行。

  在医院的几天里,血液科赵主任跟黄伟夫妇商量,从赵主任的口气里,黄伟预感到儿子的病情不会好了。

  “如果我们留下来,医院照样会正常治疗。但从他们的谈话中,还是能听出想让我把孩子带回老家,跟他哥哥、奶奶好好呆几天,聚一聚……”黄伟说,又赶上临来时带的生活费也不多,就决定带儿子回家。

  春运交通紧张,3月5日,医院还专门安排了车辆送他们回了老家。

  ●梦想着晚上能陪奶奶一起睡

  “回到家的第二天,黄冠就出现异常,不想起床,一天也只能喝一点点牛奶。”申爱红说。

  第三天,黄冠高烧达39摄氏度,耳朵出现浮肿,高烧一直不退。

  黄冠虚弱地躺在床上,“很疼”的叫喊声没停止过。一家人围着他,谁也不愿意从他身边离开。

  第四天,也就是3月9日下午,黄冠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一家人喊着他的名字,哭得死去活来。全村人也都来了,为这个苦命的孩子送行。

  “那天上午,他把我喊到身边,对着我的耳朵说,回来了都是跟妈妈睡的,奶奶,今天晚上我想跟你一起睡。没想到,我没能等到……”马永英老人遗憾地说。

  当天晚上,悲痛中的黄伟拨通了郑州市一位74岁老人的电话。这位老人是位收藏家,他叫方修清,老人前后18次去医院看望小黄冠,每次去都给他带好吃好玩的,像亲孙子一样把黄冠抱在怀里,陪他看图画书。

  “(黄冠的死)谁也没说过,就告诉了方老,我们事先有约定。”黄伟说,电话那端,方修清老人哭得挂不下电话。

  ●医生都尽心了,他们都很敬业

  3月16日上午9点43分,记者拨通了黄伟的电话,此时,他正在郑州一个工地上,“下雨了,今天没干活儿”。

  记者以老乡的身份小心翼翼地跟黄伟提起黄冠的死,黄伟显得也很谨慎。

  “不敢对别人说,我知道医院也不想把这件事说出来,说了他们(指医院)会恨我的。”黄伟说出了至今没向媒体透露黄冠死亡消息的原因。黄伟一再强调:“医院对我们不错,和那里的医生都很熟悉了,也有感情了。”

  接下来的谈话中,经常接触记者的黄伟很快意识到记者的身份了,但那个时候,话题已经打开。

  “我也知道医生们都尽心了,他们都很敬业,移植也成功了,但后来出现肺部感染,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黄伟说。

  ●想成立“救助基金”帮更多孩子

  从2005年10月16日那天,黄冠被万般无奈的父亲黄伟送到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起,那时候还年仅3岁的小黄冠命运就一波三折,牵动着许许多多人的心。

  小黄冠的病情经媒体报道出来后,激起了千万人的爱心,大家纷纷给小黄冠捐款或到医院看望。“特别是那些跟黄冠同龄的孩子,他们在父母的带领下,抱着自己的储钱罐来到病房里,把他们的零花钱拿出来给黄冠治病。”黄伟说,还有很多很多好心人,他们只留下钱,却不愿意留下姓名。

  病魔无情,但黄冠却被那么多爱心包围着,陪他走过化疗,度过细胞移植的成功,黄冠病情的每一次进展,都牵动着许多热心人的心。谁也没有想到,几个月后,黄冠的病情发生如此变化,最终被病魔夺去了他幼小的生命。

  儿子的死,除给父亲黄伟带来很多痛苦之外,也有许多遗憾和愧疚。“我希望他能以自己的特殊经历成为白血病患者的代言人,鼓励和支持其他的白血病孩子战胜病魔,为社会做一些贡献。”黄伟说。

  同时,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一直在黄伟心里酝酿:成立一个“黄冠救助基金”。黄伟说,希望小黄冠完全康复之后,能做一些公益性的广告,把这些广告的收入和社会捐助全部纳入“黄冠救助基金”,用来救助更多的患病孩子。可现在,这一切似乎离他越来越远了,就在儿子死亡后的第七天,他还要挤上火车,出去打工养活他那个贫苦的家。

  救助黄冠大事记

  ●2005年10月16日,白血病患儿黄冠被查出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被父亲黄伟送到郑州市第三人民医院,高昂的医疗费吓跑了这位农民出身的父亲;

  ●10月25日,“丢”白血病患儿的父亲黄伟终于露面。由于媒体的报道,社会各界捐款3万元;

  ●10月26日凌晨,小黄冠突然大口吐血,大便出血,并大声呼唤:“妈妈,我想你呀,你快来看我呀!”

  ●10月27日,一场“网上寻母”就此展开,南北互联网史无前例地携手合作;

  ●10月29日,正在参加省委七届十次全会的王菊梅副省长作出“黄冠若需要造血干细胞移植,一定做好相关服务工作”的指示,并捐献治疗费500元;同日下午,前来郑州参加活动的央视少儿节目主持人“金龟子”专程看望小黄冠,并给予他极大的鼓励;

  ●10月31日晚,社会各界已经给小黄冠捐助了20余万元;

  ●11月4日,黄冠的母亲在广州惠州被找到;6日,母亲捐献造血干细胞;

  ●11月20日,小黄冠化疗的第25天,病情一天比一天好转,基本脱离危险期;

  ●2006年3月,最终在山东脐血干细胞库找到了一份合适的脐血,与黄冠配型相合的骨髓找到;

  ●2006年7月5日,黄冠在骨髓移植室内,接受了脐血造血干细胞的移植;

  ●2006年7月至9月,在移植室内经过两个多月的恢复,小黄冠的病情开始好转,血色素已经达到了正常水平,白细胞、红细胞都在逐步回升。根据他的具体情况,医生确认手术初步取得成功;

  ●2006年9月13日,备受关注的白血病患儿黄冠脐血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宣告成功。

  ●2006年11月21日 医院宣布治疗成功,黄冠出院。

    

责任编辑:姜秋霞
ad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