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应予以取缔

2010年06月10日 15:26来源:大河网张一一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五月初五还有好几天,而民间的官方的纪念屈原的各种活动就频频见诸全国各大媒体,这声势那叫一个浩大隆重,这一度让我很纳闷:像屈原这样一个心理素质极差、文学成就一般,各方面能力都很欠缺的旧官僚,真的就值得我们如此大张旗鼓郑重其事地掏出一个传统节日来纪念他吗?思虑再四,决定将心中颇多疑惑及张一一先生对屈原的评价昭示如下,希能与各位坚持独立思考的有识之士共同探讨,争取能还原一个真实的屈原。

  一、 心理方面有缺陷

  大丈夫当能屈能伸能下能上,能以海纳百川之壮阔胸怀,忍辱负重,包容人生不如意事,远者如周文王姬昌、越王勾践等辈,近者如伟人毛泽东、邓小平者,无一不是几落几起几下几上,艰难困苦,玉汝于成,所谓“留得青柴在,不怕没山烧”,甚至连当时一打渔的老头都懂得的“要与时推移不要深思高举”的简单道理屈原却不开化,一老认为自己多么多么牛逼多么多么怀才不遇,遇到一点点困难就消极厌世、以为少了自己第二天的太阳就不会照常升起,一味地寻死觅活死钻牛角尖,让这样抗打击能力极差、内心极度脆弱的人作为后世楷模实在值得考究有待商榷,毋庸讳言,郁郁寡欢沉江自杀的屈原心智肯定是不成熟不健全的,存在心理上明显的缺陷。

  二、 文学地位被夸大

  屈原赖以成名的《离骚》等作品其实写得超烂,无论从思想性、艺术性还是可读性来说,都与张一一先生的《炒作学》等大作不可同日而语。屈原的作品多依靠一些荒诞不靠谱的神话传说吸引读者眼球,什么湘夫人啦、宓妃啦、冥婚啦,皆多虚妄之语,放在人才辈出的今天,屈原充其量也就是一写鬼故事或美其名曰写玄幻小说的二三流的网络作家,文章的可读性极差。屈原写的那几篇文章不但我,我绝对相信绝大多数敢说真话的80、90后都没法耐着性子读完,中学时班里有一男生想要羞辱我,用尽了人世间几乎所有最恶毒的语言都无济于事,最后他受高人指点十分歹毒地说我的作文受了屈原的影响,一下子便打败了我。实话说,虽然身为湖南人,但我对屈原作品的印象几乎为零,这些年我断断续续出了好几本书,江湖人称“80后著名作家”,这与屈原也并没有多大干系,也就是说,读不读屈原,并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写作;也就是说,屈原有没有在历史上世界上出现过,其实与我们关系并不大,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历史真正的推动者和创造者,后人如此不惜代价用一个特定的节日来纪念屈原,我想这是在鱼肚子里的屈原不曾料到的,他要是还清醒的话,怕莫也要羞愧地叹几声“何德何能”吧?

  三、 工作能力很一般

  我们中学历史教科书介绍屈原是具有远见卓识的政治家,这纯粹是瞎扯淡。屈原就连自己眼皮底下的一亩三分地都看不清楚看不住,还“远见卓识”呢,真是狗屁。政治家?屈原懂什么叫政治吗?和领导和同事的关系都处理得水火不容,在职期间一老打败仗,内政外交都被蹂躏得一塌糊涂的这样一个傻瓜蛋也配称政治家?张一一先生窃以为,像屈原这样一个压根就没有任何斗争经验和政治头脑、也就能凭借祖宗荫庇和裙带关系往上爬几爬的纨绔子弟,根本就不适合在人才济济、风云变幻的官场厮混,他充其量也就能和一千年后的所谓诗仙李白们一起斗斗鸡、舞舞剑、喝喝酒、泡泡妞、写写书、发发牢骚,不是张一一先生我小看他,其它的屈原李白们还真干不了。

  四、 思想觉悟待提高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天下大势,分久必合,战国末期战乱纷纭、民不聊生,人心思定,而楚王昏庸,秦国强盛,“周末七国之争,并入于秦”本当是大势所趋人心所向,屈原不知顺应天时,却执意要以一己之力螳臂挡车,妄图阻碍历史车轮的滚滚向前,这样一位不识时务的愚昧官僚,也能美其名曰“爱国”么?倘如是,那我们今天的陕西人将作何感想?当我们中小学的历史教科书分明已把岳飞和文天祥们纷纷赶下“民族英雄”的神坛后,也不知我们的屈原先生,还好不好意思独享他“爱国诗人”的荣光?以历史的眼光看来,屈原爱的并不是“国”,最多不过是今天的湖南、湖北两省外搭重庆、河南、安徽、江苏、江西的几小块地方而已,充其量算是狭隘的“爱省主义”罢了。

  五、 炒作无度不实在

  屈原自称是寅年寅月寅日出生,大有孔丘、刘邦们天降大任来历不凡的意思,于是他在《离骚》开篇不久就大肆炒作这样一概念,“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皇览揆余初度兮,肇锡余以嘉名”,其实屈原的寅年寅月寅日出生,跟张一一先生的所谓“1981年1月1日生人”(俨然有80后龙头老大哥的迹象)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极不靠谱的。只不过张一一先生没有屈原那么恶心,还知道正视自己自我批评反躬自省吾日三省吾身不断揭露自己的丑恶嘴脸,而屈原则不同,“纷吾既有此内美兮,又重之以修能。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杂申椒与菌桂兮,岂惟纫夫蕙茝!”全都是明摆着或略变点儿相的沾沾自喜自吹自擂。屈原坚信,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饭桶,只有他屈原一个人才可以救楚国,所以他说“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张一一先生七岁读史至此,不由渭然叹曰:若是像屈平这样目空一切、内心极度膨胀的人都不受挫不碰壁不头破血流,简直是没有天理!后来的事实证明张一一先生幼年的猜测果然英明。所以大史学家班固也要批评屈原不应该“露才扬己,责数怀王,怨恶椒兰,愁神苦思,强非其人,忿怼不容,沉江而死”。

  一言以蔽之,屈原虽号称是浪漫主义诗人,但他的死法一点也不浪漫,遇到挫折便自暴自弃不懂得积极面对的这样一个人,实在没有资格成为千古师表,当毛泽东、邓小平等划时代的伟人都没有一个专门的节日可以纪念,却让屈原独享这端午节的尊荣未免就太重,以屈原的魅力和成就断然是承受不起的,一年一度往水里扔那么多的粮食固然能刺激GDP增长,但未免也太浪费,所以,我们擦亮眼睛、与时俱进,将屈原赶下神坛,立马取缔端午节方为当务之急。

责任编辑:张培君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