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20年后中国有3000万光棍?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7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大河网讯

人口普查资料显示20年后中国将有3000万光棍

二胎性别比之所以出现如此高的异常,是相当数量农民家庭“生男儿”心理压力的集中体现。CFP

  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目前全国男女出生性别比为116.9:100。全国有5个省的出生人口性别比甚至高达130:100以上。海南省出生婴儿男女性别比为135.64:100,居全国最高水平。据推算,按照如今的婴幼儿性别比例,到2020年,中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多出3000万到4000万,这意味着平均5个男性中将有一个找不到配偶。也就是说,20年后将有数千万男子面临光棍儿困局。

  如果说“单身”一词代表着潇洒的话,那么“光棍”一词就有更多无奈的味道。

  刚过完25岁生日的佟飞宇,将自己的博客命名为“光棍”。这位“80后”一代的陕西小伙并不想过早谈婚论嫁,但父母却已乐此不疲地给他介绍女朋友。在父母的督促下,“找老婆”成为了佟飞宇生活中一个必然选项。然而让他苦恼的是:找老婆越来越难。

  “难”来自女方提出的要求越来越高,除了身高、相貌这些先天条件外,收入、经济基础等后天条件也更加苛刻。但“80后”的佟飞宇工作还不到5年,“有车有房”的择偶条件让他自尊心受挫,同龄女孩更倾向于选择年长的、有一定经济基础的男士,而“80后”的佟飞宇只能面对这种尴尬的现实。这种女孩子不容易与同龄男孩婚配的现象,被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的专家称为“男性过剩的婚姻挤压”,归根结底是由男女性别比例失调造成。

  20年后,中国将有3000万光棍儿?

  就在佟飞宇写博客叙述自己苦恼的同时,陕西省社科院社会学所“陕西省人口战略研究”课题组,正在分析众多与佟飞宇处境相同的青年人的情况。陕西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江波说:“随着‘80后’一代进入婚配年龄,男女性别比例失调的问题凸显出来,表现就是男多女少。适龄男青年不容易找到结婚对象,这是20多年前婴幼儿性别比例失衡的反映。而对现在0—4岁婴幼儿的性别比例调查的结果,反映出的问题比现在更严重。这就意味着,从现在起的数十年,我国将面临性别比例失衡的严峻形势。”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研究所乔晓春教授告诉《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出生人口性别比,是反映婴儿出生时性别结构状况的统计指标,即在出生100个女婴时,男婴有多少个。在不受人为干扰的情况下,世界各国出生婴儿性别比是基本一致的,一般在104-107范围内,即每出生100个女婴时,男婴为104个-107个。也就是说,出生人口性别比在102-107之间为正常范围。但是,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我国的出生性别比开始出现失调,进入90年代之后越来越严重。90年代以来,我国人口结构性矛盾日益突出,特别是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升高。

  根据陕西省计生委《2006年人口与计划生育统计报表》显示,陕西省出生人口性别比严重失调,2005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数据是125.15(正常值103—107),2005年全国1%人口普查数据为130.7。陕西省计生委副主任张东武说,出生人口性别比居高不下,给社会稳定、和谐带来了严重负面影响。再加上生育旺盛期妇女(20—29岁)的增加,人口老龄化等问题,人口计生工作步入了前所未有的复杂时期。

  人口比例失调并不是陕西省一个省的问题。根据全国第五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目前全国男女出生性别比为116.9:100。陕西省是出生人口性别比高于120的全国11个省份之一,全国有5个省的出生人口性别比甚至高达130以上。海南省出生婴儿男女性别比为135.64:100,居全国最高水平,出生人口性别比一直居高不下,已经成为海南计生工作的“老大难”。

  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还表明,不仅农业人口中出生人口性别比较高,非农业人口的出生性别比也呈升高趋势。一些省份不但二胎、多胎的性别比升高,一胎性别比也出现偏高的态势。有人做过这样的计算,按照如今的婴幼儿性别比例,到2020年,中国处于婚龄的男性人数将比女性多出3000万到4000万,这意味着平均5个男性中将有一个找不到配偶,也就是说,20年后将有数千万男子成为光棍儿。

  这种测算并不是危言耸听。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张维庆主任在接受访问时谈到:“我们也在进行测算。我们觉得如果现在采取措施,遏制住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的势头,到2020年,中国的男性可能比女性多2400多万人。”我国人口比例的问题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不久前美国出版了一本书《光棍》,书中称人口性别比例不平衡问题将是今后中国可能面临的巨大挑战。中国人民大学人口研究所乔晓春教授说,虽然我国学者对于书中的观点不认同,予以了反驳,但无疑,性别比失衡问题已经严重损害了我国的国际形象。

  光棍儿不仅仅是婚姻问题

  “光棍儿,不仅仅是个人问题,也是社会问题;不仅仅是婚姻问题,也是社会再生产问题。”这是陕西省社科院人口战略研究课题组的主要观点之一。江波副所长说:“男女性别比例失衡,首先表现在婚配问题上,受到冲击的当然是社会稳定状态。”课题组认为,人口比例失衡首先带来婚姻性别挤压问题。如果畸高的出生性别比不能得到有效遏制,男性过剩的婚姻挤压会越来越严重。这可能产生的一个表征就是“老夫少妻”增加。

  广东中山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李若建教授认为,再过15到20年,某一性别比失衡的年龄组中,一部分男青年由于找不到对象,只能到下一年龄组的女青年中找。如此循环下去,形成男性初婚年龄推迟,女性初婚年龄提前,夫妻年龄差异可能在五六岁之间,甚至更大,“老夫少妻”现象将不再是个别现象。李若建教授说,原来有一种说法,认为女性人口的短缺,可以通过婚龄差的拉大来解决未来婚龄年龄段人口的婚配问题。但在婴幼儿人口性别比持续上扬的情况下,这种结构性和累积性的失衡,就很难想象“男性人口可以在比自己年龄小的女性人口中寻找配偶”这种解决办法的可行性。因为“大哥哥同期群”与“小弟弟同期群”之间为争夺配偶而发生的人口冲突,会愈演愈烈。

  第二个冲击表征就是,由于“女少男多”,同龄女青年无形中提高了与同龄男青年的适婚条件,这不利于遏制社会上“拜金”等不正之风。第三个表征是容易滋生买卖婚姻、拐卖妇女等不道德和丑恶的社会现象,家庭和社会不稳定风险系数便会不断增大。中国社科院学术委员、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田雪原认为,除了婚姻性别挤压问题本身,出生性别比失衡还会产生就业挤压问题。未来一二十年里,男性劳动力过剩,男性劳动就业将变得更为困难,随之产生就业性别挤压,又会产生一定量的无法就业男性群体,这将给社会稳定带来很大冲击。

  另外,如果出生性别比升高得不到纠正,还会带来养老保障结构问题。我国目前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而鉴于目前出生性别比偏高的实际,田雪原副会长预测,40年以后过低的老年性别比将会升高。据课题组研究,陕西省乃至全国出现性别比例失衡的具体原因虽有不同,但深层原因都与“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相关。从某种角度上可以说,一个地区的出生性别比越高,表明这个地区选择性流产掉女胎的程度越严重,也表明这个地区重男轻女的程度越严重。

  据调查,陕西省出生人口性别比略高全国水平,但地区差异也比较明显,其中陕北最高,关中次之,陕南最低。男女比例失衡主要发生在县以下的农村地区,如陕西省岐山县计划内二胎新生儿男女性别比高达253.5:100,这个县内青化镇南阳村、焦六村、孙家村,蒲村镇鲁家庄村,凤鸣镇陵头村,雍川镇脱家原村、小营村等7个村自2001年起连续3年间出生的计划内二胎竟没有一个女孩。

  陕西省人口战略研究课题组发现,造成出生人口比例失调加剧的直接原因来自“二胎出生性别比高”,而这一现象如果不加以控制将会愈演愈烈。因为上世纪70年代以来形成的数百万独生子女群体将进入婚育高峰期,这些人按政策可以生育两个孩子,形成政策性生育回潮,必然导致出生人口结构性的回升。现在所使用的非法胎儿性别鉴定将市场普遍锁定在二胎生育上。

  课题组的研究也与海南省的情况吻合。据海南省计生委调查,海南出生婴儿男女比例失衡呈现三大特征:一是政策规定可生子女越少,夫妇们获得生男孩的机会越小,他们想生一个男孩的意愿就越强烈;二是政策允许生育的数量越少的人口群体,生育男孩的意愿越强烈,出生婴儿性别比就越高;三是社会地位、经济收入高的人口群体,在对胎儿性别进行鉴定选择时,用权力或金钱与生物学技术进行了交换,导致出生婴儿性别比高。

  乔晓春教授分析,海南出生人口性别比居高不下,其原因也比较有代表性。部分城镇和农村的家庭,因为没生男孩导致夫妻反目、家庭破裂。因此,非法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大行其道。

1,2

点此推荐给QQ、MSN好友
责任编辑:魏瑞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