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揭露连环抄袭,为何孤立无援

2010年03月25日 08:09来源:红网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两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其中一位来自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用反抄袭软件捅出了“史上最牛的连环抄袭门”。所谓“连环抄袭”,是指一篇A医生于上世纪90年代发表的论文,10多年来被不同的医生反复抄袭。结果出现B抄袭了A,C又抄袭了B,D抄袭C,最终E不仅抄袭了C和D,同时,还把A列为参考文献的情况。两位学生发现涉嫌存在学术不端行为的医生达70余人。(《中国青年报》3月24日)

  此次涉嫌抄袭的医生多来自县一级的基层医院,很显然,之所以抄袭,是因为这些基层医院的医护人员并没有科研环境、实验条件和足够的病例资源,但现有的职称评选办法却是一刀切,只有在不同等级的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才能获评更高的职称。虽然这看似与官本位无关,但实际上,有关部门任免医院的党政群团要职,通常也会参照被提名人选的职称情况,以免闹出“外行管理内行”、低职称医生领导高职称下属的笑话,所以要当官,也得多写、多发表论文。

  尽管避免了外行管内行的笑话,但这种僵化的职称政策(及附着其上的待遇体系),却催生出科研、学术与临床医学相分离的危险趋势——如果任由这种趋势延续,未来的医学权威很可能只会“我注六经、六经注我”,既不懂望闻问切、也不会手术,这样的人反而可以得到更高的职称待遇,掌握医学学术和医疗实践的话语权——就目前而言,基层医院医生被逼撰写医学学术论文,没有条件,那就只好“创造条件”,以包括直接剽窃、移花接木、编造数据、堆砌国外翻译作品等方式来交差。

  这种剽窃、造假的行径,危害绝不止于职称评比领域,更严重的是使我国历年以来积累的医学学术成果和医疗实践经验,在真实性上大打折扣,会对往后的传承产生巨大的误导性。试想,一代又一代的医学院学生,根据这样低劣的作品做学问,然后“学成”毕业做医生,不做成庸医乃至“杀人凶手”,还会有别的可能吗?

  两位学生此番揭出“史上最牛的连环抄袭门”,不仅涉及的医生之多、分布面之广,而且连环抄袭的时间跨度也很大,这一切之前都未曾被人明确指出。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番揭露不仅没引起业内权威人士、行业组织、主管部门的响应和支持,反而令这两位学生接到恐吓电话、小心藏身,现在还在担心日后是否可能在医学界立身。联想到几年前《南方周末》报道的“打假医生”陈晓兰的遭遇,不能不说,由职称政策(医疗市场化)倒逼的造假、剽窃乃至作恶,已然演变成一个行业的深切痼疾,是“利益均沾”光环下对正义、良知和医学使命的背叛。(郑渝川)

责任编辑:许会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