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令箭不硬难免沦为鸡毛

2010年03月25日 08:25来源:广州日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23日,湖南省向环保部华南督察中心通报了郴州血铅事件,称参加检测的63名桂阳村民,21人铅超标。据了解,从建厂到生产,环保部门一直在干预两家涉事企业,并先后10次发文责令停产,但是直到“血铅超标”事件爆发后才彻底关闭。

  两个小小的乡镇企业,还是未通过环评审批的非法冶炼企业,居然劳驾省市环保部门连发多道停产令,以及郴州市政府下达市长督办卡,依然难奈其何,直到第11次发文,才彻底关闭。而且如果不是“血铅超标”事件被曝光,这第11次发文能否将其彻底关闭,恐怕还是个疑问。

  按常理理解,10道禁令都关闭不了污染企业,无外乎有两个原因:其一,企业太牛,敢于拿政府“令箭”当“鸡毛”;其二,政府根本没动真格,因为污染企业能为当地经济带来好处,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作为执法部门也并没有考虑到禁令的执行力问题,导致“令箭”到了下面,就成了“鸡毛”。

  企业太牛的原因在这里显然说不过去。以污染企业之一腾达公司为例,该企业2007年未经环评即建成投产,当时郴州市环保局就在现场检查中发现问题,并责成嘉禾县环保局依法查处。嘉禾县政府提供的一份报告中也显示,政府曾对该厂做出处罚决定,并责令停止生产。可见该企业还没有牛到让人不敢碰的地步。那么10次发文都关停不了污染企业,关键就不在企业身上,而在于政府有没有动真格——在处罚上是不是隔靴搔痒,在关停上是不是做做恣态。

  应当说,郴州市环保部门在关停嘉禾县的污染企业上,是有所作为的。但10道禁令的先后落空多少也表明,在禁令的执行力上,环保部门做得并不很到位。比如说,在腾达公司建成试产时,郴州市环保局曾对其处以罚款,但这种罚款是否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象征性处罚?长期以来,企业排污违法成本低,导致企业宁愿向环保部门缴纳罚款,也不愿治理排污,甚至宁愿让引进的治污设备空置,也不愿启动运转,究其原因即在于,环保部门的罚款太“心慈手软”,当违法所付出的代价远远低于治污投入时,企业当然会两害相权取其轻。而既然《环保法》赋予了环保部门罚款的权力,就应该很好地予以运用,让其对污染企业起到应有的震慑作用。此外,郴州市环保局也不能只抱着发禁令的单一式执法思维,而应追踪禁令为何得不到执行的关键所在,并找出对策。

  当然,10道禁令的落空最关键还是基层政府的不配合。嘉禾县作为贫困县,招商引资很不容易,“污染企业年产值上千万,有关部门不仅不希望这个企业消失,甚至还会把它当作上规模企业上报”,透露出赤裸裸的“唯GDP论”思维。在这种“污染出政绩”观念指导下,10道禁令的流于形式,也就很容易理解了。这和某些官员“经济越发达,水越黑”的不作为其实也是殊途同归。

  事实证明,要关闭污染企业并不是难事。在“血铅超标”事件爆发后,嘉禾县政府迅速掀起一股问责和治污风暴,目前已有5名相关责任人被问责,包括腾达公司在内的污染企业被彻底关闭,并将调查其中有没有官商勾结的不法行为。看来,只要动真格,10道禁令撼不动的难题,一次“环保风暴”就足以搞定。问题是这之后呢?(李龙)

责任编辑:许会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