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无权蚕食洱海

2010年04月14日 08:47来源:京华时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被誉为“高原明珠”的云南洱海宛如一弯新月,斜卧于苍山脚下,浩荡汪洋,烟波无际,洱海的美丽早为世人公认。

  但现在,这美丽并非人人都消受得起。为了某地产项目,曾经是洱海自然延伸港湾的情人湖被填,苍山洱海风景区的第一站洱海公园大面积缩水,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栋豪华别墅。公共风景区变身私家园林,没有数百万元,怕是无缘得在洱海南岸与洱海亲近的权利。

  填湖建宾馆、别墅,对此类破坏性的开发,建筑学家陈从周曾有句话,“这样填下去必将是‘苦海无边’,破坏生态平衡,乱建筑,必遭大自然的报复,将子孙饭提前吃了,到时后悔也不行了。”陈从周说的是云南八百里滇池,对于洱海也一样适用。

  事实上,和滇池一样,因为早期的无序开发,洱海一度蓝藻频发,水质恶化。曾经,为了治理洱海污染,大理市提出,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洱海”“洱海之事无小事,洱海之水金不换”。近几年来,为了还洱海一池碧水,大理市高举“退”字令旗,采取了“三退三还”与“两取消”等措施,修复洱海生态。从退渔还湖、退耕还林,到退房还湿地,取消机动船、取消网箱养鱼,大理民众一“退”再“退”,做出了相当大的牺牲。仅洱海边新邑村就有20多户取消了网箱养鱼,被取消的机动船也有20多条,退出耕地40多亩,还有7户村民拆除了在建的房子。

  一边是让民众退田拆屋,一边是允许开发商填湖建楼。同在洱海边,为何政策迥异?

  仔细对比这退与进,让人生出无限悲凉。在一些当权者的眼里,民众的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终究比不上某些集团利益。甚至,有些时候,公共利益的退,原本就是为了某些少数群体利益的进。洱海情人湖的消逝,动用纳税人的钱将洱海公园“缩建”,莫不如是。

  很多官员在公共场合都强调要为公共利益服务,然而情人湖的填埋,让公共利益成了一句抽象的口号,成了少数群体牟利的遮羞布。

  当年为了治理洱海生态“三退三还”的渔民、农民,成了洱海的河道管理员、垃圾收集员,每月拿着数百元的工资,清理着村里通往洱海的小河道。他们还有一项任务,负责查看有没有占用湖边的滩地。他们尽心尽责把垃圾清走,但是,面对那些隆隆作响的推土机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美丽的情人湖被填埋。他们说:“就像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杀死一样。”被毁灭的,还有政府的公信力。这些村民还会认为,他们的退,他们的牺牲,真的成全了洱海的清静?(郝 洪)

责任编辑:许会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