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马湖改马上湖,一出粗俗不堪的闹剧

2010年05月24日 09:38来源:红网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王乃玲/图 来源:红网)

  “清清的骆马湖啊,一望无穷,站在那湖岸上,从西望不到东。秋水养肥虾和蟹,碧波怀抱菱和藕,丰收的渔歌一声声唱到我心中。”2005年1月5日,著名歌唱家宋祖英唱响了这首《清清骆马湖》,一时间,美丽的骆马湖成了古城宿迁的一张名片。可是,最近当地却闹起了一场骆马湖“改名风波”:有人擅自把湖名改成了“马上湖”!原因据说是因为“骆马”谐音“落马”,“犯了忌讳”。(5月23日《扬子晚报》)

  在我国,名字避讳有着悠久的历史。名字避讳,说白了就是“为尊者讳”。比如皇帝老儿的名字你不能随便用,用了就是“犯上”。时过境迁,为尊者讳早已被丢进了历史的垃圾桶。但是,今天仍然有些人因某种“忌讳”而打起了改名的主意。若是为原来名字使用不便或损害了人民群众利益而改倒也罢了,可事实并非如此。

  骆马湖的改名,就是源于“骆马”谐音“落马”。而“落马”在当今是一个人人皆知之词,其之所以“著名”则又与贪官密不可分。当官者被摘了官帽,也就意味着“落马”。落马的下场,自然可悲和不光彩,也正因此,骆马湖这个名字在某些人看来就很是不吉利。这些人,当然是为官者。特别是那些“心中有鬼”的为官者,看见此二字更是心中不爽。

  于是为了迎合某些人的口味,也为了敬畏某些人的权势,骆马湖也就不得不改名了。而此类改名,其下场也着实令人啼笑皆非。如五代的冯道,在他担任宰相时,有一天他的门客给他讲老子的《道德经》。书的第一句就是“道可道,非常道”,一句话中竟有三处冲撞了冯大官人的名字。为了避讳,门客灵机一动,将这句话改为“不敢说,可不敢说,非常不敢说”。这一改,原本意义不但全无,也尽现出了某些人的奴才嘴脸。

  骆马湖改名马上湖,其历史痕迹在瞬间荡然无存,而改后的“马上湖”可谓粗俗不堪大煞风景,还赤裸裸的显示出某些人趋炎附势和一副巴结讨好的姿态!“骆马”谐音“落马”,你不是嫌难听,担心自己“落马”吗?我就要你一直稳坐“马上”。在“马上”看风景,总应该心安理得很是舒坦吧?可如此粗俗不堪的名称,除了赤裸裸的讨好还能有什么?

  而且,骆马湖的改名还反映出某些人官本位的思想和作风。按道理,一个地方的改名需要征询当地群众的意见,因为牵一发而动全身,一个地方的地名一改,就会给当地群众的生活带来诸多不便。既然事关民生,怎能自作主张?即便在古代,统治者给某处起名或改名时也会征询一下臣子的意见。如今一些人的作风,则是置人民群众意见和利益于不顾,他们想改就改,想怎么改就怎么改,大耍封建家长的派头和淫威。在他们眼里,只要巴结好领导和投资商就万事大吉,哪里会在乎普通百姓的感受呢?(夏余才)

责任编辑:许会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