遏制人肉搜索夹带多少官员私货

2010年06月04日 07:53来源:河南商报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杨涛(检察官)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在网络与信息系统擅自发布、传播、删除、修改信息权利人的相关信息。”5月25日,由浙江省政府提交省人大常委会初审的《浙江省信息化促进条例(草案)》中的这条内容引起了媒体和网民的广泛关注。有媒体将其解读为:这是对近来备受争议的恶意“人肉搜索”行为的立法禁止。不过,草案的起草部门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信息化推进处处长吴君青却说“该条文主要是为保护当事人个人隐私,并非针对‘人肉搜索’”。(6月3日新华网)

  近些年,特别是从周久耕事件以后,各级政府官员逐渐地意识到了网络监督和人肉搜索的威力,无不感觉网络是既得利益的最大威胁。由此同时,一股“潜流”在地方立法层面悄悄兴起,从《广东省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规定,禁止“擅自向第三方公开他人电子邮箱地址和其他个人信息资料”,到《徐州市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明确规定不得擅自公开他人信息资料,违者将被处以最高5000元的罚款;再到如今浙江省政府提交省人大常委会初审的《浙江省信息化促进条例(草案)》。无不对“人肉搜索”如临大敌,必欲置于死地而后快。

  然而,尽管官员遏制“人肉搜索”的意图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却没有一个官员承认这是他们针对“人肉搜索”有备而来,而是打着保护公民隐私权的旗号。

  公民的隐私权当然要保护,任何擅自披露公民隐私的形式包括“人肉搜索”都是违法的,《浙江省信息化促进条例(草案)》和诸省市的《条例》的最大问题并不在于它保护了公民的隐私权,而是在于,将官员行使公共权力和涉及公共利益的事情也一并打包成为“公民隐私”,一并受到保护,根本就没有区分公民隐私与官员的隐私。于是乎,禁止“人肉搜索”,既是禁止“人肉搜索”公布公民个人隐私,也是禁止“人肉搜索”公布官员的隐私,在保护公民隐私的旗号下,官员的隐私就作为私货悄悄地夹带进去了。

  “人肉搜索”在监督官员违法乱纪方面居功甚伟,如果不加区别地禁止“人肉搜索”,那就是在禁止公民监督和批评政府的权利,与“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背道而驰。

责任编辑:许会增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