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价成本公开为什么会这么难

2010年06月04日 09:32来源:新京报议论风生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议论风生

  只有在这些垄断行业中实现了信息公开化,才可能引入竞争机制,与民众相关的公共产品的成本才能真正降低。

  一位参加近期发改委水价成本公开座谈会的人士称,国家发改委要推进水价成本公开化改革,地方物价部门持反对意见,因为水价中有很大比例成本不宜公开,例如应由政府承担的管网投资、一些不合理的政府行政收费,都被转嫁进了水价中。(6月3日《扬子晚报》)

  自来水公司想涨价,总是称成本过高,导致亏损。而媒体和消费者,则在质疑水价中的成本真相。过去多数人以为,不敢公开水价成本的应是自来水公司,前两天还爆出深圳水务局700名公务员,每年仅工资等待遇开支就高达1.3亿元,人均近20万元,被质疑人头费太高。哪知除了这巨额的人头费,还有这些成本隐藏其中。

  过去人们在水价争议中,总是把地方物价部门当作价格监管部门,希望它们能为民众主持公道。哪知有些地方的物价部门成了“水涨船高”合谋者,对公开成本唱起了反调。当然物价部门的这个举动,并不是说他们就是涨价的受益者,他们维护的不过是当地政府的利益。从这个戏剧性变化可发现,其实对水价,主导者并不是自来水公司,真正的幕后操盘者还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分走的这杯羹,或许才是导致自来水公司亏损的源头。

  水是世间最清澈透明的事物,让水价变得像水一样清澈透明,却很是艰难。原因简单,让隐匿了多年的黑洞告白天下,不下点狠心,绝难办到。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价”。但水又是事关民生最重要的公共产品,地方政府本就肩负着建设和监管的公共职责,然而监管者如今却成了受益者。

  从这场水价成本能否公开的博弈中可以发现,任何与垄断行业有关的信息公开,可能都需要费很大周折。这是垄断行业性质决定的。凡是垄断行业,总与当地政府有着利益联系,当垄断企业从政府那里获得政策和市场地位的同时,也必然或明或暗地为当地政府做贡献,水价中15项不明开支,就属于此类隐形贡献。

  国家发改委选择水价作为成本公开的试点,目的不只是为了降低水价那么简单,或许还是为了打破已陷入僵滞的公共事业垄断格局,冲破一些行业和地方利益,对垄断资本实现倒逼机制。可以说,信息公开是打破垄断和抑制暴利最重要的武器。发改委已有了这种决策意志,但能否转化为各地的执行力,仍需拭目以待。叶匡政(学者)

责任编辑:张培君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