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钱处方”载不动看病贵的许多愁

2010年06月10日 08:07来源:大河网张兮兮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张兮兮

  常州一位市民近日在常州第七人民医院给孩子看病时,仅花了一毛钱,孩子的病就痊愈了。这个一毛钱处方被病人家属誉为“世界上最便宜的处方”。(见6月9日《扬子晚报》)

  “一毛钱处方”得到了病人家属的感激和赞扬,也得到了网友们的追捧。许多人充满了希冀,希望更多医生能像开一毛钱处方的徐莉医生一样医德高尚,为患者着想;更希望“一毛钱处方”能成为医疗常态,医生们开药都能只开对的,不开贵的。尽管希望是一颗能破土成苗的种子,有顶破重压和险阻的力量,但在眼下看病贵看病难的医疗生态里,仍显得苍白无力,根本载不动看病贵的许多愁。

  医院对“一毛钱处方”表态,坦承这只是个例,也就是说具有偶然性。但必须承认的是,徐莉医生能表现出极高的医德和品质,并能开出“一毛钱处方”,离不开她所在单位营造的宽松环境——据院方介绍,医院提倡“合理检查、合理治疗、合理用药”,对医生的考核更注重的是工作量、服务质量等方面的综合考评。看到这里不禁会令人倍觉欣喜,这家医院的体制,岂非正是公众所期待的医改方向?岂非正是一只看病不贵也不难的和谐医疗环境的小麻雀?

  可是,常州第七人民医院这一只小小的麻雀,注定也只是一个孤例。患者们在医院就医挨宰、天价药品等新闻在当下依旧层出不穷。一名小患者住院几天,遭遇3000多元医疗费,其中包括艾滋病、梅毒等莫名其妙的检查费用;治癌药品的利润达到1300%甚至2000%……放眼望去,医疗大环境依旧是一片狼烟,公众一片哀怨。

  公众之所以被“一毛钱处方”打动,是它在当下的以药养医的环境中显得难能可贵。曾经,武汉“小处方”医生王争艳事迹也让我们感动过,她因为开过最低0.27元的处方,被卫生部表彰,但她的小处方也依旧未被推广。甚至一度有医生因为坚持开小处方,未完成指标遭医院倒扣钱。在以药养医的医疗体制下,小处方根本没有生存空间。据统计,一家大型三甲医院平均药品收费占全院总收入的40%以上,平均每年至少有5000万元以上纯收入来自药品加成。在此利益面前,“一毛钱处方”根本颠覆不了医疗行业对利益的渴望和攫取。

  压在公众身上的这座“看病贵”的大山,有着复杂的成因——那是由药、税、医、体制等诸多因素综合纠缠而成的,要想真正除掉这座大山,需要体制改革的一次重大荡涤,医院的正常运营和从业者的薪资利益、百姓的负担、药企的生存,该如何平衡如何兼顾,是需要行政智慧的。而“一毛钱处方”和王争艳的小处方,不过是个人医德高尚的个例体现,担负不了公众期望的推广责任。所以,我们可以为“一毛钱处方”喝彩,却也不能天真地认为医疗环境就此可以改变。

责任编辑:张培君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用户已登录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