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陈丹青朱大可陈明远之流走不远

2009年05月27日 09:20来源:大河网宋浩浩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前一阵子算是便宜了陈丹青和朱大可,得到了我那么长的酷评,我现在是一字千金,我都后悔为什么“赐”你们这么多文字,你们该得意一辈子了。为什么这么说,我以前写小说,发觉小说太罗嗦,写散文发觉散文也不过瘾,唯独诗歌,唯独歌行与辞赋过瘾、痛快。诗歌是怎样一种文体,是四两拨千斤的文体,绝不废话,我那几篇创作之余权当歇歇脚的评论,全是废话屁话,对于陈丹青朱大可这样的人,只能以屁话相对,不过怎知恰恰中了他们要害,陈丹青呆了,不假清高了,低调了;朱大可安稳于学问了,非大可,乃大善也!这不又出来个陈明远,据说陈明远也是写诗歌的,一看,陈明远的古典诗歌,只充得宋元诗人的末流境界,入不得唐朝,意境气势全输于我用脚趾随便写写的诗歌,小时候我练习过跆拳道,腿脚很灵活,一般五个人不在话下,所以用脚趾写诗歌也是可能的,绝不瞎吹。

  有人说,宋浩浩,无论你如何批评人,你都改变不了你卑微的地位。我掩口而笑,我知道的,他们说我卑微是因为我老是以农民自居,这恰恰是他们境界不如我的地方,我深知,一个搞文学的人,一个精通文学史的人,千万要明白,从秦汉到盛唐到明清,唯独那些为百姓疾苦写诗,以老百姓自居的诗人文人才是真诗人,才有希望被称为伟大的诗人,杜甫如此、王昌龄如此、岑参如此、李义山如此、辛弃疾如此、陆游如此,即使陶渊明这样的隐士,隐居在山野了也依旧关心民间疾苦。所以,文人要清醒地为农民,为百姓写诗,写文章,才是真名士真风流。要说地位卑微,我敢说中国作家没几个有我现在富足和安逸,倒是说我坏话的一些作家自己每天装上流社会地骑自行车上班呢。但,无论我如何,都并不妨碍我为老百姓的疾苦写诗歌,我宋浩浩这辈子无论走到哪,我都要以农民自居,我就农民,怎么滴,我就爱农民,虽然我早不是农民了,但我这辈子最爱的就是那些田间耕作、皱纹满额的无名百姓,他们只是手上长满老茧,你们心里全是老茧。我以后的古风歌行辞赋诗集就叫《农民》怎么滴!我不像陈丹青当年在农场抱怨“我难道一辈子做农民了”,他的意思是,他要去美国,可是丑的人即使去了“美”国,还是丑的,永远美不起来。所以,这就决定了,这些人看不远,想不远,胸襟更不远,自然也就走不远了。

  而且,要知道,画家本身就无文学家永恒,比如陈丹青,画了几个月几年把一幅画画出来了,累啊,累得要死,确实累,我同情你。我轻巧地喝点酒,写首《长恨歌》、《酒歌行》就比你流传得时间长了,文字如水可随物赋形,永远流传,因为它们只是小汉字,只要印在书上就可以了,书哪代都可再版,画却不可重来。画画要依靠颜料纸张,这些是物质的,注定保存不了一千年,现在魏晋初唐的画,在博物馆里保存得再好,都风化了。所以,吴冠中先生是大家智者,他是清醒的,他说“一百个齐白石比不上一个鲁迅”,还好鲁迅不是李白杜甫,不然这画家和杜甫李白的汇率不知道是多少比多少呢?十万比一?这里,建议画家要全面发展,要写诗,唐寅徐文长都是诗人,古代不会写诗歌的画家真算不得文人,和木匠地位也差不多。木匠还受亲戚欢迎,因为能养家糊口,画匠还被家人鄙夷,不但卖不到钱来吃饭,还浪费纸张油墨。

  朱大可也算文学家。照理不算,因为他始终写不出一部可以流传的作品,评论来评论去,全是空中楼阁,自己没站稳,说别人不稳,这是比较可笑的事情,不过朱大可先生现在改正还来得及,可以写点小说散文。诗歌,他的才华是写不出的,一个愤怒的人,居然写不出像样的诗文,也是一大怪事,这对一个写字的人来说,到了七八十岁,不是未免有点遗憾么。努力吧,评论家先生,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陈明远,写是写了些诗词,但是水准之低,就不值得我去分析了,当代写古典诗歌,我看得上的,还没几个人,徐晋如算是一个吧,还有北大的叶剑辉,这些人才是值得曲水流觞的。

  那些白活了一把年纪的老头子,就一边乘凉去吧,别误会,我是说,以大乘胸襟看环球同此凉热的“乘凉”。这,你们是懂不了了。过端午了,作家诗人在吃粽子之余,多想想诗人屈原,多写点东西吧。此文是我《双山》小说出版前的最后一篇文章了,又费了我这么多笔墨,我得休息休息,下次我绝口不再提陈丹青朱大可陈明远之流,没意思,不是我这境界的。不过,我可以醍醐灌顶你们一下,这辈子做画家作家,首先别忘了:关心百姓与农民。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