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中文博导有才华者少!

2009年05月31日 09:02来源:大河网宋浩浩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我听过的最不负责任话,就是北大中文系说不培养作家,只培养学者。学者在他们眼里好像是个代表身份的名称,而作家则为北大中文系看不起。不过学者这个称谓,在我眼里不如农民,学就学了,还者做什么,一辈子都在学,不在创并无什么值得骄傲。中文系不培养作家,难道物理系化学系有义务培养作家,羊圈不养白羊,难道猪圈马圈养羊?北大说出这样的话,其实是极没自信的表现,因为他们深深知道,博士可以如罐头产品,如法炮制,学者可以进入流水线生产,唯独作家难成批生产,难温室培养。至于诗人、词人,这些天才,北大更是没自信培养了,他们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所以干脆直接推卸责任说“我们只培养学者,不培养作家”,至于大诗人词家,他们想都不敢想。

  就于此,我看得起的北大博导就少了。他们多是学究,胸襟不开阔,看不远,想不深,社会不了解,百姓疾苦不了解,拿着薪水安逸着研究着故纸堆,走着乾嘉学派的死胡同,还自得其乐。你说说他们,他们就捋一捋自己的厚眼镜,然后说“小朋友,板凳坐得十年冷啊”,然后一年两年后,拿出所谓的学术著作,投到以前我所在的那种学术出版社,交上学校提供的出版资金,这些资金都来自老百姓的纳税,学者们出书、拖回、贩卖于课堂。他们不知负笈万里,行遍四极,做一奇男子,激扬文字,读万卷书,走世间路的道理。他们不知道,人,特别是男人,要活得潇洒快活,写文章也如此。其实,学者作家之辩,就是当年苏轼和二程之辩,二程之迂腐比之东坡之潇洒明快,简直是遗笑后人,东坡今仍在,二程何处去?这,也不是北大一所学校的状况,我就读过的南大,我所去过复旦和浙大都差不多。博导为谋生者多,为教职工者多,一生获得个博士衔已经不容易了,一辈子守着纸文凭吃,为真名士真才子者少,如诗与学俱佳之余光中先生、如我这般超越年龄之天才则少矣。

  现在大学中文系博导,人家说他们没才,他们多不服气,于是就去写写小说,说我没才,写小说不就有才了么?这其实和庸俗商人俯弄风雅是一个道理,在我眼里,写小说就是小道,小说是文学的小乘境界,因为再好的小说,他都是罗嗦的。诗歌才为文学之正宗。当代小说地位的抬高,和西方文化的侵蚀有关系,卡夫卡、福克纳等等,如盐渗水,透向我来。中国的小说独有四大名著为最高境界,但作为翘楚之《红楼梦》,也以无数古典诗词经纬点睛其中。我认为,中国没了《红楼梦》中国文学只会黯然失色,但是没了屈原、谢眺、李白、杜甫、苏东坡、辛弃疾,那中国文学则漫漫长夜星辰毁绝天诛地灭!小说的最高成就也许在西方世界,诗歌的最高境界必在华夏山河东方盛国,西方人的诗歌,是无法和中国古典诗词比较的,最简单的道理就是,中文是一字一意的象形文字,西方单词就是无意义的字母堆砌,如何比得中文的境界?

  好了,前天正好端午,是为屈原诞辰2286年,也是李白1308年后的本命牛年。下午,我驾车来到长江边,独对天地,自己畅饮美酒,见江帆一片,故再作歌行《醉歌行》一首,直至暮色而归。我知道,这样的诗歌,当代已没几个能写得出来了,无论你是北大还是复旦博导博士,这是我的悲哀,当世可流觞之知己少矣,唯有痛哭:

  《醉歌行》

  宋浩浩 撰

  君不见,长风昨日乱青发,流水今朝牵忧烦。

  君不见,大江遥从天际下,一碧滔滔入我怀。

  嗟呼!西来长愁东逝去,明月几度醉人寰。

  明月泪人无尽时,人泪明月何满百!

  曾付逸兴擘江月,又啸剑气断沧海。

  人生得失能几时,我醉问酒酒茫然。

  长歌今世三万席,觞邀知己痛为欢。

  行路悠云空蔽日,恨潮不息向三山。

  醉笑轻王侯,生死共一看。

  转身愁鬓飞白雪,此酒岂酹黄金台!

  与我行且歌,大道倚天今安在?

  劝君饮尽樽中酒,人生百年恨苦短。

  明月醉时我愁消,长河绝际我恨散。

  大江有泪为谁恸,我送大江洗云海。

  洗云海,青天外,袖当风,何茫然。

  古来浮生空长叹,依旧无尽水自东流人不还!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