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极端和非理性

2009年05月31日 14:44来源:大河网往 东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与理波先生继续探讨极端和非理性

  很愿意与你更深入的探讨这一问题。非理性和极端化的举动应该可以划分为零星的极端化的个人行为和成规模的极端化的群体性行动。我对极端化和非理性的行为的定义,或者说认定这类极端化非理性的行为的标准是:这种行为本身已经超出了法律许可的范围,也就是说这种行为本身是非法的。

  从极端化和非理性行为的行动主体来看,有时,行动主体是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做出的极端行为,例如在情绪失控下的报复杀人或自杀;有时,行动主体是在理智清醒、目的明确的情况下实施的极端行为,包括个人犯罪和打、砸、抢、烧等各种有组织的黑社会犯罪。黑社会就等于无政府主义。在一个健康和正常的社会里,人们的正常行为是安居乐业!

  在历史的进程中,非理性和极端化的举动往往与事无补,是事实。我完全认同这种说法,从小处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冤冤相报都说明极端行为的于事无补;从大处说,中国历史上频繁的改朝换代并没有改变老百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的命运,到头来受苦受难总是社会底下的小老百姓!从这个意义上讲,虽然无法完全否定历代农民起义推动社会进步的历史功绩,农民起义等各种改朝换代的非理性和极端化的斗争往往是治标不治本,难以实现社会的健康发展、长治久安!所以说,纯粹的极端化和非理性的行动并不必然产生推动社会转型升级的结果!只有建立能够保障公平和正义的社会政治制度才能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

  中国传统“精英思想”的精髓,历来主张“中和”,但成不了事儿,相反“极端”的豪举却常常起到变革社会的作用,极具美学价值,为人们乐道。我也主张“中和”,但认为“共和”更为贴切。“共和”可以简单地理解为共存和平,为什么非得拼个鱼死网破呢?

  至于“极端”的豪举,我没有看到他的美学价值,我看的是改朝换代战争中你死我的严酷战争,我看到的是流离失所的战争难民。“一将成名万骨枯”,我不知道,在中国历代改朝换代战争中惨死的“鲜活生命”到底是一个多大的数字!想一想,他们都是像“你”、“我”一样有些有肉有思有想的人!

  传统“精英思想”缺乏西方政治法律思想中的“自然法”的内涵,即在否定的同时不能确立新的价值标准。“自然法”的内涵,我不太了解,但是我想“新的价值标准”应该是保障社会公平和正义的人们普遍认可的智慧结晶!

  “草根”的主张便大行其道,它简单有效。现在很多“草根”更多的是对一些不正之风的谩骂、讽刺,或进行道德的谴责!其实,这种做法很肤浅、是一种盲动。说句话大家可能会感到不爽,如果把“你”放到某个位置上,你也不敢保证你就清正廉洁。台湾的“陈水扁”、韩国的“卢武铉”就是例子。这样说并不是为贪腐辩护,也就是说,当权力大到不受监督和控制时,自制力往往会败给人性内心里的欲望!我想说的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不是谩骂、诅咒、极端非理性的仇恨和杀戮,而是建立能够保障社会公平和正义的能够对权力进行有效监督和制约的政治制度!我们需要的是后者,而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极端非理性的行为一定使我们的社会付出更加沉重的代价!不仅仅是物质上的更是精神上的;不仅仅是个人的,更是整个民族整个社会的。为了我们共同的家园,为了我们共同的民族,为了我们共同的国家,为了我们共有的社会理想,愿极端非理性的仇恨和杀戮远远的离开我们、离开我们的民族、离开我们的国家!

  离开极端和非理性,让我们共同“共和”地生活在一起不好吗?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