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书记写博 理太偏

2009年06月03日 15:13来源:大河网张 翼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6月1日,宿迁市委书记张新实在个人博客上发表一篇题为《以网络言论为镜》的文章,文章中指出,“宿迁“5.30案件”网络舆情跟帖几乎是“一边倒”,不相信到场记者的真实新闻,相信道听途说的发帖,指责政府拆迁不是,为杀人者叫好。但为什么不想一下,拆迁公司人员并没闯入被拆迁者家庭,也没未经法律程序强制拆迁,三名持刀行凶者就能造成一死六伤事实,不管这以前有什么纠葛,情感能代替法律吗?被拆迁者有利益诉求,被砍杀者也是鲜活的生命。”(6月3日国脉电子政务网)

  在看到张书记这片博文之前,我们看到了那份在我们看来是泣血的请愿书,那“本”书叙说了王春勇“遵纪守法,尊老爱幼,为人老实,在群众中一直受到好评”,控诉了小区拆迁中“拆迁公司雇用一些流氓地痞劳教人员对群众采取恐吓打骂,胶水堵门,泼粪,围攻等不正当手段,打伤群众多人。”因而“民愤极大”,它以清晰的逻辑和清醒的认知说明了5.30命案是如何发生的:矛盾积聚到了临界点,“在多次发生纠纷打斗,多次报警处理未果以后”,5.30“鲜活的生命”就被砍掉了。当然,“善良的人们从内心无法接受的”是受群众好评的王春勇成了罪犯,“多个家庭支离破碎”(这当然也包括被砍者的家庭,群众不会因过于激愤而丧失理智到对丧亲之痛也不予理解的地步。),而且,难能可贵,至少是应该让有关领导感到放心的是,这份100多人签了名,按了手印的请愿书集中表达了群众对政府的信任和期待,他们说“恳请政府调查真相,给群众一个公理。”。

  在看到张书记的博文之前,我们还看到了许多留言,那里既对媒体报道的死伤人数的怀疑,有对致死缘由,凶器来路,杀人者之声誉,拆迁公司之背景和其人员组成的详细说明,有对整个拆迁实施过程所引起的群情反弹及由此而对宿迁政制的评价。整体观察,没有发现为拆迁公司殉职及负伤人员叫屈正名的。

  这是我们的信息背景。事实真相,从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描述。现在我们来看张书记的博文:

  一,死亡的到底是一个,还是两个,三个?伤者到底是六个,五个,还是四个?应该有个准数。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儿,对“鲜活的生命”而已,数字出人!

  二,“道听途说的发帖”指的是什么?是那份请愿书,还是全国网友有关“后台”,“黑暗”,“ 混淆事非”,“ 遗臭万年”的短帖子?

  三,“拆迁公司人员并没闯入被拆迁者家庭,也没未经法律程序强制拆迁”,好,我们相信这是实施,那么,门外的拆迁公司人员是用什么方法让门里的三口人(也就是张书记的“三名持刀行凶者”)把门开开,把刀舞起来,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置之度外,是不是要仔仔细细地推究一下呢?而且,这里可以反证:既然拆迁公司人员一没私闯民宅,二没违法办事,那为什么“三名持刀行凶者就能造成一死六伤事实”?难道真的是这三人试图持刀抢劫或者是全有杀人基因?而且即使是这个已然惨痛的事实还是受到包括小区居民和全国大多数网民在内的群众的质疑,是不是居民,网民都错了,都糊涂了,都乖张了,都勾结起来欺负拆迁公司及其背后的政府当局这部分弱势群体了吗?

  四,“不管这以前有什么纠葛,情感能代替法律吗?”不能!所以,我们要追究前因后果,要总结经验,汲取教训,惩恶扬善。拆迁安置是民生工程,但首先是民心工程。 “我这是为你好”。真是荒天下之大谬:你觉得为我好,就是为我好。好不好的标准为什么是你来制定而不是老百姓?拆迁本身就是破坏过程,如果这个过程之前无动员,动员无效果,群众不支持,那就无法打动群众的“情感”,那就难免“纠葛”,这个时候,“法律”应该追究惨案发生的宏观因素呢,还是仅仅回归到原始法典里“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外强中干的程序正义上去呢?而且,我们要知道,此类事件就性质而言绝非个案,“以事实为依据”,事实是不是要瞻前顾后一点,而不要选择性截取!“以法律为准绳”,法律是不是要明确自己在维护谁的根本利益,是不是要遵照根本大法,是不是别把老百姓设计为天然的可能的犯罪嫌疑人?

  我们不喜欢郭德纲的相声,因为他时不时地散德性,但是,“侠义每从屠狗辈,负心多是念书人”是他曾经说过的,很有道理。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