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种坍塌更可怕

2009年06月04日 08:59来源:大河网曹友琴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5.17日下午,株洲红旗路高架桥在拆除施工过程中轰然坍塌。无辜百姓伤命,痛失亲人,呼天抢地,成为株洲刻骨铭心的痛。

  应该能完全避免的惨剧发生后,一切依例行事:当地领导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又是组织力量、全力抢救受伤人员,又是就塌桥事故向百姓道歉,又是妥善处置死者后事,又是下令迅速查明事故原因,严肃追究相关责任人员责任,又是要对全省城市高架桥进行一次全面检查,狠抓责任和工作落实,彻底消除安全隐患......历来都是这么做的,当然也都对。

  然而,仅仅依据媒体报道,对于株洲高架桥事故的追究,人们怎么也想不通一些问题。

  对涉嫌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的9个人实施了逮捕,对“建设局长等3名责任人”,则以“免职”了之。明显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而且是明知故“丢”。

  有个“兔死狐悲”的成语,说的是兔子死了,狐狸会掉眼泪。还在台上神气活现的官员,想到自己至少有用人不当之责,心里就怕,怕“免”到自己头上,对“建设局长等3名责任人”,也就有悲怜之感,就上演了一出《挥泪“免”马稷》。是“免”,不是操刀去“撤”。显然,把那三个官员头上乌纱摘下来,一方面是意在让百姓出口气,平息民愤。;另一方面,“免职”绝不是惩处。比如,甲地官员免职到乙地就职,正常得很。被“免职”的官员,薪俸和其他一切级别待遇统统不变。这种“免职”,说白了,就是让那几个被“免职”的官员躲过百姓的口水,隐入幕后好好休息快活一番,等避过风头,最多一年半载,复出做官,乌纱的尺寸是一点不会缩水的。这是官场屡见不鲜的“规则”。随手拣个例子,陕西省原林业厅副厅长朱巨龙、孙承骞因为是“挺虎派”被“免职”,时隔不久,便官复原职了,只是为了避免“炸眼”,这才“低调复出”。

  权钱交易,在工程建设中几乎是一种公开的秘密。株洲高架桥坍塌事件,同样也不例外。

  湖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凤凰县境内凤凰桥,还没有建成通车,就突然垮塌,造成64人遇难。这座株洲高架桥恰恰就是同一工程公司承建,怪也不怪?!大概因为凤凰桥的“豆腐渣工程”而心虚,株洲高架桥只使用了15年(只15年呀!),就决定拆除。隐藏在市场背后的腐败,在凤凰桥事故之后就没有得到清算,致使又发生高架桥特大坍塌事故就是必然的了。其中,建筑商与权力者之间的关系,当是不言自明。

  更加不可思议而明目张胆的是,承接株洲高架桥拆除工程是一家根本没有资质的队伍;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一家具有建设部颁发的一级爆破资质的专业公司,“竞标”报价也更低,却无缘“中标”。这其中的“猫腻”,即使傻子也能判别。塌桥事故发生了,其“严肃处理”就“严”在只抓起几个拆除工程的直接责任人,实质上就是屏蔽起权力者的作恶。在这里,还用再问什么“为什么”吗?

  据株洲红旗路高架桥招标资料显示,当初建设高架桥投资了一个多亿,这次爆破拆除部分的工程投资又是800万元(全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呀!)在这一过程中,究竟养肥了几个“硕鼠”?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这样的巨鼠,贪了700万,死刑。而株洲高架桥,别算它投资已过亿,仅是拆桥投资也超过了700万,难道不应该从这起典型腐败工程中,把那些“硕鼠”统统捉到阳光下面,让它们受到法律公正的审判吗?即使不判死刑,至少也该在铁窗里“闭门思过”几年吧。这才能做到平民愤,更对于遏制新“硕鼠”的繁殖,大有裨益。

  不去彻查株洲高架桥坍塌背后明摆着的“猫腻”,仅仅“免职”几个责任官员,其危害更为严重。百姓到哪里去建立对政府的信任和信心?又怎么能指望防腐体制的完备建设?如此导致百姓心理上的坍塌,才是最危险的。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