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大官人是多大的官?

2009年06月05日 09:05来源:大河网李月明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邓玉娇刺死邓贵大的事情依然被人们议论纷纷,也有人自觉不自觉的把邓贵大的做法和当今一些官员的作风联系起来看,于是,有人觉得过分了。六月二日,《中国青年报》刊登文章说:“这原本不过是一个简单的刑事案件”,“一个连股级都算不上的基层干部,跟官员这个符号有多大关连”?对此,我有些不同看法。

  (见6月2日《中国青年报》从邓玉娇到卢武铉:阐释的狂欢)

  说邓贵大就是邓贵大,不要过度“阐释”,这无疑是对的。可是,假如把这件轰动全国的事情就当成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简单的刑事案件”的话,我觉得也太有点轻描淡写了。特别是象邓贵大这么一个人,如果说仅仅因为只是一个连股级都算不上的基层干部——只是因为官小——就说和官员这个符号没用牵连的话,那岂不也太委屈了他?

  其实,邓贵大还是很有代表性的。第一,案件所发生的地点不是普通人所能进出的场所。就象他的很多好朋友们也觉得无法替他打圆场一样——“可惜了死的不是地方”。

  第二,邓贵大所办的也实在不是普通人所能办出的事情。让人家为自己“异性洗浴”,人家不愿意,就拿出一沓钱来炫耀,又是搧,又是砸的,人家要走,还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让,不管是按倒还是推倒在沙发上,总之是强行不让走。普通人如何做得出来?

  邓贵大在官员的系列中显然不上品、不入流,这是真的。然而就是这种不上品不入流,却经常出入于风流富贵、温柔美梦之乡,左拥右抱,“哥哥妹妹”,全国有多少老百姓过得是这样一种生活呢?试想,在全国偌大一个娱乐消费市场,支撑地下性产业的到底是哪些人?难道不是邓贵大之类大大小小的官员?难道这还不具有典型的讽刺意义吗?

  邓贵大的官职确实也不够大,可是,就是他这个不够大,却做了此等惊动全国的事情,试想,假如一个地方,连邓贵大之类不入流、不上品的官员都如此胆大妄为、横行无忌的话,那这地方还有没有比这更恶劣的问题呢?还有没有比他更“霸道”的官员呢?

  为此我认为:不能因为官小,就说和官员没用关联。西门大官人究竟是多大的官?也原本不过就是一个乡绅恶棍兼地痞流氓而已。然而正是他,成为了封建时代官僚、恶霸和富商等市侩势力的代表。

  当然,邓贵大不能跟西门庆同日而语,我们的社会也更不是西门庆生活得那个社会。可是,“一粒老鼠屎,能坏满锅汤”。我们是不是可以也应该从这件“简单的刑事案件”中看到更多复杂的东西呢?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