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去大泽乡的路怎么走?

2009年06月08日 09:25来源:大河网顾晓军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小河边。

  一老妪,磨着一根粗铁棒;她,欲将铁棒,磨成根绣花针。

  远处,一青年大步走来。

  “敢问,去大泽乡的路怎么走?”青年,向老妪作揖、问道。

  老妪指了指远方,道:“这,是条不归路。”

  “管不了这么多!他们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他们个说法。”青年说罢,远去。

  小河边,老妪依旧磨着她那粗铁棒。

  一儒生走来,作揖、问道:“敢问,去大泽乡的路怎么走?”

  老妪指了指远方,道:“先生,也要去大泽乡?”

  儒生道:“不怨‘仇富’、‘仇官’呵!是富者,不仁;为官者,不正呀!”

  小河边,老妪继续磨着她那粗铁棒。

  一老汉杵仗而来,作揖后,问道:“敢问,去大泽乡的路怎么走?”

  老妪指了指远方,道:“汉子,这是条不归路呵!”

  “只要是个洞,就敢掏雀雀。逮谁日谁、逮谁日谁……逮谁日谁呵!”老汉自语着,远去。

  小河边,老妪仍然磨着她的那根铁棒。

  一烈女走来,作了万福,问道:“敢问,去大泽乡的路怎么走?”

  老妪指了指远方,问道:“闺女,也要去大泽乡?”

  “抗‘日’,是死;被日死,不也还是个死?”烈女,一声长叹;叹罢,自去。

  小河边,老妪还在磨着她的那根铁棒。

  邓贵大走来,作揖、问道:“敢问,去大泽乡的路怎么走?”

  老妪指了指远方,不敢相信、问道:“怎么?你……你也要去大泽乡?”

  邓贵大道:“怎么?他们去得、我就去不得么?”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