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男传

2009年06月15日 09:41来源:大河网顾晓军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假男,假假的人生,假假地活在这人世上。

  他说话、办事,皆假里假气。

  ……

  假男,长着一副假面孔。

  他板着脸时,很威严,是男相。

  他一笑,就变成了一张老太脸,标准的女相。

  假男,是一副假身材。

  在前面看他:高大、挺拔,是个有模有样的大男人。

  转到后面去看他:哦哟,门面老宽!那臀部--铺铺塌塌,典型的一个老女人屁股。

  假男,有一副假嗓子。

  人前,他捏着嗓子说话,是男低音,带点沙哑。

  人后,或生气时,突然冒出句粗话,这才是他的真嗓子,绝对的女高音、高八度。

  假男的头发,也是假的。

  他用脑过度,30就成了白头翁,40就全谢了顶。如今,虽年近花甲,他还是选了个曲卷成花的假发套,套头上。

  ……

  假男,办事假、待人假;说假话、做假人。

  他,假习惯了,自己倒也不觉着假。

  假男,假假的人生,假假地活在这人世上。

  ……

  假男,出生在一座假山村。

  说那是一座假山村,这话一点也不假。

  他的家乡,就在大上海的边上。大海边、滩涂上,哪里会有山呢?

  可,有钱人,钱多了;没事,造假玩,造出座假山来。

  假男,就出生在这座假山旁的村子里。

  ……

  假男,生长在假府。

  假男,祖上脉分两支。他爹这一支,自他爷爷起,好上抽大烟,衰败了。

  他叔伯那一支,自爷爷辈,就贩大烟,聚敛财富,置宅子、圈园子、造假山……富得流油。

  然,到他叔伯堂兄这一辈,人丁不兴旺:单支,无后;大、小老婆先后讨了十几个,就是没有一个能下仔的。

  他爹贫病交加,临终之际,恳求富贵侄儿:身后,多多照料假男。

  侄儿道:“谁没鸟事,替你养儿?要不,过继给我!”

  他爹道:“你俩同辈,如何过继?”

  侄儿道:“是你说了算?还是钱说了算?”

  ……

  如此,假男便出了茅屋、进了假府。

  假男,渐渐长大。

  有知情的小伙伴,戏他:你爹,是个假爹。

  儿时,他倒也痛快,回道:“谁有钱,谁就是爹!”

  这,几乎是他一生中,说的唯一真话。

  假男,他假习惯了,自己倒也不觉着假。

  ……

  谈恋爱,假男谈的是假恋爱。

  那时,他成份高,是大地主出身。他心里明白:要想有前途,就得找个贫下中农子女。

  假男,选来选去,选中了学院的造反派副司令菜女。

  菜女,是当初学院征收土地时,收进来的菜农之女;在后勤,负责打扫厕所。

  文化一革命,别人对她说:凭什么叫你打扫厕所?为什么就不能培养你当教授?

  对呵!菜女,觉着有道理,就揭杆造反。

  敢打敢拼,又肯陪司令睡觉;菜女,不久就当上了副司令。

  司令有老婆,跟她也就是睡睡而已。菜女,总得弄个名份上的老公;这样,她就与假男假恋爱。

  假恋爱,自然无爱可谈,也就是谈谈条件。

  谈好条件,假男就与菜女结婚了。

  假男接受的条件是:不准过问菜女与司令睡觉的事。

  ……

  文革一结束,菜女没势了,她倒是想与假男好了。

  假男,心里不愿意;但,他不说。

  他把假爹接了来,对菜女说:“房子不够住,要又要不到;不如来个假离婚,就可以再弄一间房子了。”

  对呵!菜女,觉着有道理,就与假男把婚离了。

  离了婚,房子是一人一间了。可,假男不理菜女了,理由也很正当:离了婚,还在一起干什么?

  菜女,大呼上当。

  ……

  离婚后,假男就苦修假学问;功成名就后,又假结婚。

  这一回,他找的是一个名媛。

  假男与名媛,唯一的共同语言是:追求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假男,假假的人生,假假地活在这人世上。

  ……

  与菜女婚离后,假男决心:著书立说。不再蹉跎岁月!

  他的研究方向是:假文化。

  那时,网络尚不盛行,找资料很不容易,他就每天跑图书馆。

  假爹跟着他过,就帮着他总管家务、兼男佣。

  学习古人:头悬梁,锥刺股。

  假男,没有头发,就从房顶上垂下两根绳、系上两只铁夹子,夹住两只耳朵;屁股下、椅子上,再撒满图钉……

  ……

  几度寒暑,假男潜心假学问。

  终于,他把假文化的书,写了出来;取名为:《假文化的艰难拔涉》。

  他也没有料到:此书,竟大受假读者们的欢迎。

  何为假读者呢?

  过去,生活艰难,人们追求碗橱、衣橱。如今,日子好过了,大家都时兴在家里摆上个书橱;买书,当然是为了装饰书橱。谁真看?

  买书不看,岂不就是假读者?

  而《假文化的艰难拔涉》,这书名,好呵!有“文化”二字,能大大提升书橱主人的品位呵!

  假男的书,很快就成了畅销书;大家都买了去,装饰书橱。

  书市,跟股市一样--跟风的人多。

  很快,假男就脱贫致富了。

  ……

  假男,决心: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他日夜奋战,又写下了:《假文化与孔孟之道的渊源》、《道家思想中的假文化》、《三国人物与假文化》、《清朝历代君王与假文化》、《戏说后宫假文化》、《大明王朝与假文化》、《中国民间假文化研究》等一批新著。

  从而,奠定了假男,在假文化领域中的假领军地位。

  假男,他假习惯了,自己倒也不觉着假。

  ……

  假男,在学术上成功了;但,在学院里,尚无地位。

  其时,正值招生难;假男,大胆地向学院领导提出建议:开设--假文化专业。

  假文化专业?学院领导,宁死都不相信:能招到学生。但,招生难呵!也只有试试,死马当作活马医。

  假男也没有料到:假文化专业,竟大受假学生们的欢迎。

  何为假学生呢?

  其父母生不逢时、或其它原因,未能成就大学梦,转而寄托下一代。而下一代,非苦读材料;但,受父母软硬兼施、要挟威逼,不得不踏上求文凭之路者。为假学生是也。

  假学生,要的是一张假文凭,回去好向父母交代,谁愿意真读书?

  读理工科,多难?而读假文化,反正是胡说八道、胡言乱语、胡说胡话,岂不简单、岂不省劲?

  ……

  假文化专业,火了。

  假男,又适时地向学院领导提出:带假研究生。

  研究方向,自然还是:假文化。

  学院领导,尝到了甜头,欣然同意。

  告示,刚贴出去。

  哇,考研的学生,趋之若鹜!

  报考的学生,多半是学院在校的本专业学生;也有的,是听了假男的学生的介绍而来的。

  不爱读书的孩子,咋都喜欢上了假男开的假文化专业呢?

  假学生们,回答的干脆:好读呵!胡说八道、胡言乱语、胡说胡话,谁不会?就跟上网、拍板砖似的。两年半,拿张文凭;没准,还能出名!

  有的假学生,甚至开诚布公地宣称:若假教授肯带假博士、假博士后,就继续读!读他个:假到真时真亦假,真假难辨混天下!

  ……

  假男,大受启发。

  后,又带了假博士、假博士后、假博士后辅导站。

  假男,假假的人生,假假地活在这人世上。

  ……

  学术界、学院里,都混红了;于是,假男决心:向社会进军!

  假男,首选的目标是:上假网,开假博客,记假文化日记;说点假话,哄哄网上的假读者。

  网上的假读者,此话怎讲?

  如今,网络上的文章,多得跟文化大革命时芦席棚子上的大字报一样;谁当真去看?且,又有多少文章能让人真的看得下去?

  大家,也就是以假对假,对付着假看看罢了。

  ……

  假男,在网络不火。

  他,就给网络编辑们发邮件,亮出自己的假教授身份。

  别说,这一招还有点灵。网络编辑们都比较年轻,有的就被他唬住了。

  可,假男并不满足。他又组织自己的学生,开骂!

  骂,如今可以出名呵。

  骂人的人,很容易出名;挨骂的人,更容易出名,一不留神就大红大紫了。

  假男,就叫他的学生们,齐声骂。

  但,效果不是很佳。假男,又把他的学生们,分成两拨,对骂。

  这骂,自然都是假骂。有不知情的,竟傻乎乎跟着骂,且是真骂;骂开了,还舍不得收手。

  假男,十分脑火!命学生们,轮番到真骂的博客上去,拉屎、上药!

  真骂的,是真傻!居然,还没感觉。

  假男,又掏钱,叫学生出面,请网管吃饭、送礼;买通网管,关掉真骂的博客。

  ……

  如此这般,假男的博客,就渐渐火了,涌现出一批假粉丝。

  假粉丝,又怎讲?

  如今,在网络上游荡的玩家们,谁怕谁、谁尿谁?谁又该是谁的粉丝?

  你又不是莫迫桑、契可夫……你写的东西,又不是世界名著!就算你是,拍你一板砖,又能咋的?

  不过,既然你有名了;咱就跟上一贴,权当是发广告。对不?

  央视的广告,要多少钱才能做一个?当然,假男的博客,是没法跟央视相提并论的。

  但,央视,那是读秒;而假男这里,是永久性的。不发,傻呵?

  假男,他假习惯了,自己倒也不觉着假。

  ……

  如今,假男,假忙、忙开了。

  他得经常上电视,做些假节目;还得经常接受假邀请,到各地去做些假报告。

  他喜欢搞一些假文学命题解答、做一些假经典名著诠释、弄一些假文化知识普及、推广……

  ……

  有一次,他在某地作假文化报告,说:“一根手仗,躺在一片沙漠上……请问,你们看到、想到了什么?”

  有人答:“看见了手仗。”

  他道:“显而易见。”

  有人答:“想到了沙漠。”

  他道:“无用赘述。”

  有人答:“大概是有人来过吧?”

  假男,高兴地道:“对!我们可以通过手仗,想象出有人来过;进而,想象这片沙漠,可能繁荣过……这,就是我所说的假文化!”

  一位真男,站起来反诘道:“如此,我想问:一个茅缸里,有一群大蛆……请问,你看到、想到了什么?”

  假男,语塞。

  真男道:“我看见:芸芸众生们,在挣扎、奋斗……他们渴望:蜕变、变成蝇,从而飞起来、摆脱那肮脏的地方!”

  假男大怒,喝道:“你,这是低俗!”

  真男回道:“玩高雅,玩不出高与雅来,是庸俗!而貌似低俗,却不流俗;这,才是真高雅!”

  假男,勃然大怒!他突然用高八度的女高音尖叫道:“反革命、反对假文化的现行反革命!踩死他、给我踩死他!”

  假听们,齐身奋起,把真男踩的个半死不活。

  假男,不肯罢休,又尖叫道:“割下他头颅,挂到我的讲坛上来,示众!”

  假听们,一起动手,划断真男的喉管、砍断他的颈椎、割下他脑壳,把一个血淋淋的头颅,挂在假文化的讲坛上,祭奠。以警示后人:谁敢反对假文化,就是这么个下场!

  ……

  真男,其勇可嘉!

  然,其致死未明:其死,不在于反对假文化;而在于,他触怒了--学阀。

  假男,假假的人生,假假地活在这人世上。

  ……

  假男,其实也不是十恶不赦;有时,他会假惺惺、献爱心。

  他,假习惯了。捐款,也要做假。

  假男,拿出捐资的30%,请慈善机构的大小领导们,吃饭;再把60%,包成大小不等的红包,塞给他们。仅把所剩的10%,投进捐款箱。

  大小要员们,得了他的好处,自然就卖力地替他宣传;把那些不留名的捐款者捐的数目,一起加在他的名下。

  这样,假男的捐款数目,就不断地往上攀升。他的公益形象,就树起来了;社会影响,也更大了。

  ……

  假男,在社会上的努力,最终反馈到了学院里。

  学院领导,反复研究、反复讨论,决定:让假男享受真处级待遇。

  ……

  学而优则士呵!

  享受真处级待遇,假男当然高兴;他暗下决心:要不断努力,争取将来享受--假处级待遇。

  假男,他假习惯了,自己倒也不觉着假。

  ……

  回到家里,假男把享受真处级待遇的事,告诉他的假妻名媛。

  名媛道:“祝贺你!我真诚地祝贺你!”

  假男觉着:名媛说的话,假假的。

  他又告诉其假父。

  假父道:“祝贺你!十二万分高兴地祝贺你!”

  假男觉着:更假。

  ……

  假男发现:自己的快乐没有了。

  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把快乐给弄丢了呢?他想不起来。

  搜肠刮肚地回忆一生,他发现:这一生,快乐很少、很少;或者说,几乎就没有。

  他换了个方法:找最近的、最快乐的。

  想来想去,他觉着:也就是那次在廉价舞厅里、玩快乐小姐,还算有一点点快乐。

  假男,就去找快乐小姐。

  ……

  “你们这些做小姐的,也应该有远大理想、要求上进。”假男,又假假地进入上一次的角色。

  快乐小姐,也一句接一句地与他对答。

  演练了一遍之后。假男,没有能从中找回到快乐的感觉。

  怎么,会与上一次,一模一样、一字不差呢?突然,假男醒悟:快乐小姐的这一套,是事前演练好的;原来,快乐小姐的快乐,也是假的。

  假男,一直觉着自己很成功;而成功的秘诀:就在于--自己会做假,别人却不会。

  他惊呼:原来,大家都会、大家都在做假呵!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