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余秋雨

2009年06月18日 09:02来源:大河网曹友琴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读余秋雨才认识了这位秀才。其文字的行云流水,思维之深远独到,蕴含之丰厚绵绵,一派文学大家风采。星空简直就仿佛升起了一颗文曲新星。

  以后,看到二余(余杰)之争,说余秋雨先生在文革中参加过一个叫“石一歌”的写作组,写有大量“大批判文章”,很为文革时期的“上海帮”效力,指认余秋雨为“文革余孽”、“文化流氓”。笔者在文革中也是遭大难者,恨屋及乌,余秋雨在笔者心中也就一落千丈。但余秋雨矢口否认,似乎就成了一笔糊涂帐。出于姨余文和喜爱,也就淡化了对余先生的恶感。

  再后来,余秋雨先生一个心血来潮,就宣布“封笔”,笔者殊以为可惜。不想,没多少时间,又见余先生作品了。想来,他是逗你玩儿的,当不得真。从此,也就不指望余先生说话算数,也就不把余先生的话当真了。

  再再以后,余先生在银屏上频频露脸,又是当评委,又是高谈阔论。这就给笔者一个印象,在市场经济大潮中,他终于奈不住书斋的寂寞了,于是也就不指望能读到他初期文采斐然的文章了。不想,在青年歌手大赛中,余先生充当知识性评委的时候,发生了常识性的评说错误,一时间舆论哗然。笔者大为惊愕,原以为余先生一肚子学问,看来也不过尔尔,也就不再迷信他那学富五车的形象了。

  再再再以后,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了。他的一篇《含泪劝告请愿灾民》让人大开眼界。从标题看,他是流着眼泪写出来的,是出于对灾民的真诚爱心写出来的。针对灾民的请愿,他考虑到“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考虑到“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他劝告灾民不要再有“不当”行为,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提供反华弹药,这就更体味到他对国家对政府的一片忠心和爱心。他又借助一位佛学大师劝慰灾民,“有十几亿人护持,这些往生者全都成了菩萨”,一片慈爱之心可见。至于当时有人不客气地说他,“一个文化人,没有独立的人格......就是一个工具而已,一具脑满肠肥的行尸走肉”,甚至指责他“殷勤主动迎合权力”,笔者以为过激和偏见。要不然,他怎么会和着泪水写下那篇文章呢?泪是感情所动而流呀!余先生在灾后,一下子捐出20万善款救济灾区,就足以证明他的真情呀!

  实在想不到,近日《北京文学》编辑萧夏林先生揭露余先生向四川灾区捐款20万纯属子虚乌有,实为“假捐款”,是一种“商业炒作”。是真是假?余先生要还击,实在是太简单了,把捐款的收据或是捐款得来的荣誉证书公之于天下,不就连一句话也不用多说就澄清真相了吗?但事实是,上海基金会证实,没有以余秋雨为名义的捐款,更没有20万元的捐款;四川省红十字会又证实,“并未查到”余秋雨的捐款,即使在匿名捐款中,也只有一个十万元的捐款(6.12日《南京晨报》)。这就足以证明余先生已经像某些老板在电视镜头前捐款作秀之后,背过脸就赖账一样的嘴脸了。再想到他自称是流着眼泪写的“劝”灾民文章,恐怕是不但没有流泪,倒是一边看电视,看灾民当真地听倾他悲情诉说,一边在偷偷地笑着呢。不难推想,余先生在写文章时候的流泪,就十有八九是鳄鱼的眼泪,是一个“文痞”的眼泪了。

  至此,一个被正式受封为“大师级”的文学“巨人”,在笔者心中便轰然倒地了,想扶也难以扶不起来。一颗文曲新星便在笔者心空逐渐暗淡而至于消失了,想拽也拽不住。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