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膀爷”

2009年07月02日 09:50来源:大河网宕 子
移动用户发送HNZB到10658000,订阅河南手机报。早报+晚报,每天一角钱。
  “膀爷”是一个颇具调侃意味与表现力的词儿,“膀”呈现了上身的赤裸状态,而“爷”字则将“膀”的主人那种旁若无人,悠然自得的神情表现得惟妙惟肖——如同那位并没有穿什么衣服的骄傲的皇帝,他们似乎意识不到自己的赤裸状态。

  同样说的是光着上身,“赤膊”的表现力却逊色得多。不过,历史上却出了不少关于“赤膊”佳话。据说大名鼎鼎的老子不屑穿上衣,美其名曰“师法自然”;而“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的墨子却舍不得穿上衣,曰“节用”;大书法家王羲之因为在东床上“袒腹卧”,即“打赤膊”,赢得了未来老丈人的欢心,轻而易举地就领了一个美女回家当老婆;《三国演义》第23回“弥正平裸衣骂贼”,显出了弥衡“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气概,第59回“许褚裸衣斗马超”,连他的对手马超都称赞许褚为“虎痴”,虽然因此“也就很中了好几箭”,以至于后世金圣叹笑他“谁叫你赤膊?”;古人说,“是真名士自风流,唯大英雄能本色”,据程思远回忆,我们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接见建国后刚回国的李宗仁一行时,也是赤着膊的,因为他老人家刚从游泳池里爬上来。这些都是在庭广众中的“赤膊”,至于关在自己私人空间里的“赤膊”,甚至“全裸”,大约没人看见,也就不见诸史册罢。可见,“赤膊”也曾有着光荣的历史。

  人刚生下来的时候和人类的童年时代都是“赤条条”地,坦然地面对着自己的肉体,并没觉得有什么不雅。后文明渐开,羞恶之心日益发达,肉体上的衣服覆盖率随之也日益增加。在我国的封建帝国时代,男人为了独占女人肉体,将她们以衣服和各种伦理道德观念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并用远离社交场所的闺房将她们从人群中隔离开来。可随着人类理性的发展和女人的走向以前是男人们独占的工作场所,慢慢地见出这种作法的不人道来。到了现时代,人类的着装似乎走向了一个反面,女性的身体裸露得越来越多,因为那是“美”,是“性感”;而男性倒喜欢用西装革履将自己的身体裹得越来越严实,此之谓“风度”和“文明”。若深研起来,这其实是男人以另一种方式保持着自身对女性的优势和对女性肉体的占有——男人的目光将女性的肉体“物化”和“色情化”了,即用目光占有更多的女性的肉体。自然,在大庭广众中“打赤膊”的男人便成了男性中的异类,因为他们“女性化”的行为方式是对整个男性和男性文化及建立在其上的男性秩序的潜在威胁——大多数女性已接受并内化了这种文化及建立在其上的秩序,在这种语境下, “膀爷”们的“赤膊党”便成了整个社会的“视觉垃圾”和“对女性的不尊重”。

  尽管对“赤膊党”的妖魔化是一种“文明的造作”,但入乡随俗,在一个和谐而稳定的社会里,至少在公共场所,每一个公民还是应该充分地尊重大多数人的文化习惯,因为尊重他人确实是一个社会的文明与进步的十分重要的标志。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膀爷”们在公共场所的时候还是应该委屈一下自己,在他们的“皇帝的新装”上披一层薄布为好。

责任编辑:吴志全
返回新闻中心首页 counter

版权所有:河南日报、河南日报农村版、大河报、大河文摘报、大河健康报、河南商报、今日安报、今日消费、期货日报、漫画月刊、新闻爱好者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大河网发布,大河网原创及论坛、博客等原创信息,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 “大河网-大河报”或“大河网”。咨询电话:0371-65795752。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大河网版权所有 经营许可证编号:豫B2-20040031 网络视听许可证1607212号

未经大河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